•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三章 : 回宗

       推荐阅读:鉴宝秘术 元娘 黎明之剑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许你万丈光芒好 我有无数技能点 穿越从龙珠开始 修真界败类 美女的贴身兵王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三章 : 回宗


          曾易拿出了一枚铜魂币的价格,拍下了拍卖场原本定价十万金魂币的少女。

          这种赤裸裸的打脸行为,拍卖场即使明白了,也要笑着把脸伸过来,给人家打。

          这就是封号斗罗能够拥有的能量。

          曾易的做法,宁风致是很欣赏的,这也让他心中无比的快意,舒服。因为,这种事情,他早就想做了,就是因为作为一宗之主,所要顾虑的东西太多,才没有动手。

          但这一次,曾易却让他有些思想豁然了。怎么说自己的宗门也是上三宗之一,加上昊天宗已经封山,七宝琉璃宗就是上三宗最强的宗门了。能压自己一头的,也只有武魂殿。有着这般强大的力量,在面对这种小鱼小虾,却有些束手束脚的,说起来挺可笑的。

          宁风致这样想着,不禁失笑的摇了摇头,暗笑自己太过于谨慎了。

          如今的宗门,现今有着剑叔,古叔两个实力强大的封号斗罗作为宗门顶梁柱,而未来,也有着曾易作为支撑,加上荣荣作为辅助,七宝琉璃宗的辉煌与荣耀,依旧可以屹立在整个大陆之巅。

          至于武魂殿那边,我们现在可是盟友呢,还不必太过于担心什么。

          就这样,随着曾易的拍卖完成,这次的拍卖会也草草的结束了。拍卖一结束,那些原本向留在这里看戏的竞拍者,慌忙逃离似的迅速跑了出去。

          十几秒后,整个拍卖会场里,就只剩下曾易一行人,和礼台上瑟瑟发抖的竞拍主持人,和几位拍卖场的工作人员。

          曾易的身影在原地瞬间消失,闪烁出现在礼台之上。

          主持人见曾易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不禁吓了一大跳,吓得一屁股倒在了地板上,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位少年,刚才他毫无感情的挥剑斩杀那名魂圣的情形主持人现在还历历在目,生怕这少年一言不合就把自己给宰了。

          见到曾易开始抽出腰间的刀刃,主持人不禁心头一紧,感觉自己的脖颈有些凉凉的。

          不过曾易并没有理会这人,迅速挥出刀刃,几道剑光闪过,囚禁着少女的铁笼被曾易轻易斩开。

          这名少女被曾易救出,但情绪还是非常的惊恐,身体蜷缩在原地,浑身还在微微的发颤着。

          不过,她还是微抬起头,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把自己从铁笼中救出的人。

          这名少女抬起头后,曾易才得意看清了她的容貌,长得却是很漂亮,不然拍卖场也不会把她当作拍卖品来拍卖。而且,最令曾易诧异的是,这个少女的长着一对毛茸茸的猫耳,双眸是异色,湛蓝和碧绿,宛如宝石一般。身后尾骨位置,还有着一条细长的尾巴。

          这是......猫耳娘?

          这让曾易有些错愕。难道斗罗大陆还有兽人族?或者说她武魂是猫,现在是处于武魂附体状态?

          这个少女的模样,曾易倒是挺熟悉的,因为同时猫武魂的朱竹清,她武魂附体后也是这个模样。

          “有极少数的人,在自身觉醒武魂的时候,身体随之发生了变异,拥有了一些同武魂的外形,就像她拥有了一些猫的特征,而且这不像兽武魂附体可以接触,这是伴随终身的变异?!蹦缰禄夯旱淖吖?,似乎发现了曾易的错愕,便向他解释道。

          曾易理解的点了点头,从储物手环中拿出了一件长袍,盖在了这猫耳少女的身上,遮住了那外露的白皙肌肤。

          “把这个披上,跟我走?!?br />
          “好......好的,主人?!迸⒂锲跞醯幕氐?,她知道是这个少年拍下了自己,虽然出的价格极其低,但既然被拍下了,那自己就是他的奴隶了。

          主......主人?只是什么称呼啊。曾易不禁有些尴尬,作为原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好青年,这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曾易也没有让她纠正对自己的称呼,毕竟她应该是接受过这里的教育,思想一时半会儿是掰不过来的,等回去后,让人给她好好上思想教育课,改正思想,重新做人。

          “对了,你不再宗门呆着,跑来这干嘛?”曾易不禁看向自己的便宜师父,出声问道。

          “什么你你的?叫师父!”剑斗罗眼角不由抽了抽,闪身出现在曾易的身后,一个巴掌就拍在了这个不懂得尊敬自己的弟子脑袋上。

          “哎哟,疼,你下手怎么没轻没重的?要是把我打傻了,你去哪能找到这么帅气的人当徒弟?”

          看着这师徒两人的互动,宁风致不禁感觉这个曾易的性格,有些让人捉摸不透啊。

          宁风致道:“剑叔,你们就别闹了,我们先离开这里,有什么是路上在聊?!?br />
          一行人先是来到拍卖场的后台,把之前拍卖的东西那到手,才走出了拍卖场的大门。

          路上,宁风致也了解了,原来在拍卖场坐在自己前面的唐三和小舞,竟然是自己女儿宁荣荣的同学,都是在史莱克学院里修行,这让他不禁感叹世界之小。

          而雪清河带着曾易去拍卖场,其的目的,也是让曾易和宁风致碰面,作为帝国太子,她自然有着情报知道宁风致出现在哪里。带曾易过来,也是为了让曾易能和宁风致一起回宗门。

          因为,曾易在天斗城中,却是有着危险,已经有很多势力盯上了他,包括武魂殿。她现在还不想让曾易进入武魂殿之中。

          雪清河和宁风致都非常想从唐三这里进购暗器,而唐三又是曾易,宁荣荣的同学,这样就好说话了。两人纷纷和唐三留下的联系方式,等有时间了就进一步商量合作方案。

          很快,唐三和小舞就回学院了,雪清河也因为有事要办,也离开了。而曾易没有回学院,反正他已经毕业了,而剑斗罗和宁风致在这,他正好跟着两人一起回七宝琉璃宗。

          “你不会学院吗?”见曾易还在这里,剑斗罗不禁问道。

          曾易道:“我都毕业了,回学院干嘛?跟你们回宗门看看?;褂?,我觉得你脑子真的有问题,收了我当徒弟,不让我回宗门修炼,而是放在学院里修行,难道学院的资源还比得上三宗的七宝琉璃宗?你这是在浪费我的天赋知不知道?”

          说着,曾易不由白了一眼剑斗罗,这让剑斗罗有些尴尬,旁边的宁风致也是有些小尴尬的呵呵笑着。曾易说的确实没错,但是当时是形势所逼,没有办法啊。

          “对了,毕业?你这么就毕业了?不是才上了一年的学吗?”剑斗罗发现了问题的不对劲,连忙问道。

          “提前毕业呗,我的修为达到了毕业的标准,加上通过了毕业考核,自然可以毕业?!痹椎λ档?。

          “达到了毕业标准?难道你已经是魂宗修为了?”宁风致不由问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史莱克学院就读,他自然了解过史莱克的毕业规则,那可是要达到魂宗境界才能毕业啊。

          “真是这样?”剑斗罗也被吓住了,他第一次见到曾易的时候,是一年前,那时他魂力才三十六级。过来一年的时间,竟然修炼到了四十级以上,这修炼天赋,也太变态了吧。

          “嗯,四十三级了?!痹椎坏乃党隽俗约旱幕炅Φ燃?,而宁风致和剑斗罗尘心都被曾易这魂力等级给惊讶得倒吸一口凉气。

          一年升七级,这修炼天赋,真是妖孽??!

          宁风致回过神后,仔细的思索了一下,以曾易现在的实力,在学院里确实没有什么作用了,回到宗门,用宗门的资源培养他,加快他的成长,这样宗门的实力也会更加强大。

          而且,曾易这个恐怖的战力,要是成长起来,那实力得多么恐怖。

          到时候的七宝琉璃宗,将连武魂殿也不会畏惧。

          “对了,荣荣呢?你出来怎么不带她一起?”剑斗罗不禁关心起自己的小宝贝。

          “她啊,前天就回七宝琉璃宗了,不在天斗城?!?br />
          “什么?你竟然让荣荣一个人回宗门?要是她在路上出现了危险怎么办?你负责吗?”剑斗罗不由吓了一跳,双手猛然抓住了曾易的双肩,用力摇晃着曾易质问道。

          “不行,我们的赶紧回去!”

          见自己那便宜师父一副焦距万分的模样,曾易心中有些无语。

          这个恶心的孙女控,竟然是自己的师父,真的感到丢人。

          ......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章节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1933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