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一章 入世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一章 入世


          芳城的夜晚,哪怕已經到了午夜依然燈火闌珊。熱鬧了一天的車站口,也終于迎來了它今日最后的一班車。

          緩緩駛進站的班車上,只有寥寥幾人。他們稀疏的坐在昏暗的車廂里。

          有的在打盹,有的在玩手機……但最后一排的女孩卻奇葩的啃著胡蘿卜。

          車減速停下,靠站。

          司機疲憊的扭了扭自己脖子,通過后視鏡,見他們都不著急下車。

          便高聲催促道:“各位乘客到站了!”

          聽見司機的催促,他們這才起身,一個個帶著疲倦之色,下車離去。

          司機正在揉著朦朦朧朧的眼睛。

          說起來今天是該他值班的,雖然白天補過覺,但是開了近五小時的車,身心都疲憊不堪。

          這時候他余光,瞄到最后一個下車的女孩。

          那女孩吃力的托著一個行李箱,小心翼翼把頭探出車門東張西望。

          也不知在看什么,她一直停在車門口處,也沒有離開的意思,她不離開司機就沒辦法下班。

          說起來,司機對她印象深刻。

          他還記得這女孩當時嘴里叼著一根胡蘿卜,站在一個快要報廢的站臺上候車。

          讓他記憶深刻的不只是女孩的容貌,還有那個站臺。

          自己開車來回芳城與化城兩地多年,自己還是第一次在哪個站臺上見到乘客。這乘客還是一個可愛的女孩,他當時以為自己看錯了。

          那站臺的方圓幾公里,都沒有人煙還是深山老林的。能不印象深刻嗎?

          司機目光落在女孩的行李箱上:“小姑娘,要不要我幫你?”

          女孩聽見司機聲音。身軀一抖,好似被嚇到了一樣。

          慌亂的轉過頭來,伸出小手急匆匆的提起行李箱就下車,一溜煙的逃去。

          司機也是在剛剛的一瞬間,才看清楚女孩的容貌,瓜子小臉,櫻桃小嘴,細眉綠裙,一頭烏黑的長發,扎成馬尾辮。

          給人活力滿滿的感覺,可是不知道是自己看錯了,還是真的。 那女孩的眼中怎么帶著陰翳之色?

          他好奇的回頭瞄了一眼,見女孩遠去的背影,自己莫非嚇到了她?

          那女孩急匆匆的跑出車站才停下,轉過頭看了看后面確定沒有人。這才放松下來,拍著胸口松了一口氣。

          一眼好奇的打量起周邊,眼中盡是新奇之色。

          “這就是.....人間?”她自言自語道。

          東張西望四處看了幾眼,便神神秘秘的蹲下,在自己行李箱里胡亂的摸索起來。

          過了好幾秒,她從自己行李箱里拽出一本被壓的皺巴巴的書:《人間指南》

          她立于只能勉勉強強照亮路面的路燈下,翻開書仔細的看起來。時不時抬頭東看看西看看。

          良久后,她便頭痛的把書合上。

          一臉茫然的看向這冷冷清清的街道,眼眸中又帶上陰翳之色。

          “爺爺我一定會給你報仇的!”

          女孩眼中閃爍著冰冷:“青丘雪狼一族!我許小兔還會回來的!”

          她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好幾口涼氣,平復了心情,同時嘴角微微的翹起一點幅度來,看了看沒有星星和月亮的天空。

          眼眸中冰冷與陰翳也散去,回復了清澈,但又染上了疲倦。

          抬起手來深深的伸了一個懶腰,露出婀娜的身材:“當下之急還是得去找一個窩呀!”

          她又翻開書,一臉不情愿的來來回回的翻著,另外一只手拉起行李箱。

          那拿著書的手,還熟練的從自己包里摸出一根胡蘿卜。放小嘴上“咔!”清脆的聲音響起,一臉滿足的嚼起來。同時還邁著小碎步,含糊的哏著小調。

          “~胡蘿卜~甜呀甜!”

          “~小兔子喜歡~大兔子愛!”

          “全部都~到本兔嘴里來!”

          “…………”

          許小兔按照書上的介紹,找了大半圈終于尊循那《人間指南》上講述的,找到了一家賓館。

          “累死……本兔了……要不是不能用法力!那輪得到本兔親自……動手!人類的世界真的麻煩!”

          許小兔氣喘吁吁的提著行李箱,抬起頭來按照書上的樣圖,比較了一下這叫嘉興的賓館。

          最后抖了抖酸痛的肩膀,把書收起來,吃力的把行李提進去。

          前臺的工作人員看向進來的她,連忙打著哈欠開口道:“歡迎光臨!”

          現在時間都已經到了凌晨?;旧线@個時間段都很少有客人來了。就算是來的,都是成雙成對的。

          可是這一次居然破天荒的只有一個人,還是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家,有一點新鮮。

          許小兔看著那前臺工作人員下意識開口道:“麻煩,給我一個窩……”

          工作人員剛剛打完哈欠回過神來,聽見許小兔這句話。下意識以為自己是困了,出現幻聽。

          帶著不確定的的看著眼神她:“窩?什么窩?”

          “就是....是房間!對!是房間!”許小兔立馬反應過來,傻笑著改口。

          見她長的還挺單純可愛的,那前臺工作人員也并沒有在意,甚至于還有幾分好感,畢竟長的漂亮的女孩都很受歡迎。

          “身份證!”

          許小兔連忙在自己包里摸起來,摸出好幾根胡蘿卜,最后才摸出一張卡,傻笑的遞過去。

          “許小兔?”前臺工作人員怪異的看著她那些胡蘿卜,沒有多問。低頭看了一眼身份證又抬頭看了看眼前的小姑娘。

          許小兔眼神一呆泄,這個名字是自己爺爺取的,她最近老是情不自禁的想起爺爺。因此眸中色彩也暗淡了幾分。木然的點了點頭。

          前臺工作人員到是沒有注意到許小兔的神情變化,她悄悄地瞄了一眼下面的戶口地。

          眼中帶著疑惑之色。

          青丘?她這么多年站前臺見過的身份證恐怕不下萬張,自己還是第一次看見青丘這個地名。

          不過她還是在刷卡機上一刷確定沒問題了,看來這是一個小地方呀!轉手便把身份證遞回去。

          又打量了她一眼,這小姑娘的確長的不錯,而且才十九歲。應該是來芳城讀書的吧!

          工作人員在電腦上點了幾下,臉上掛上微笑:“我們只剩下豪華間了!”

          許小兔眨了眨眼睛,一臉疑惑與不解:“豪華間?”

          工作人員的聲音頓了一下,含笑的點了點頭。

          自己閱人無數自然看得出她并不富裕,不然聽見豪華間也不至于是那表情:“豪華間:七百一晚!請問是現金,還是刷卡或者某信還是某寶?”

          “啥?七百?”許小兔險些把自己兜里的胡蘿卜扔過去。

          她全身上上下下加起來都才三百多一點,而且一個不到一米的窩就七百?搶劫呀!

          前臺工作人員看見她的臉色變化,自然猜出來她沒錢。

          她也見多了這種情況。以前什么男子帶著一個小姑娘來,原本嚷嚷開豪華間,結果聽見價格后,表情比許小兔好不到哪去。

          她手上的動作驟然間就定住,臉上也盡量保持著微笑。

          慢慢的吐出一句:“七百元對你來說的確有一點多了,但是我可以保證。我們店服務是別的地不能比的,而現在這個時間段。周圍可能就只剩下我們一個賓館還有空房了!”

          “那個……我錢不夠……”許小兔結巴道。

          “.......”

          許小兔看見她笑容有一點勉強,焦急的把自己兜里為數不多的胡蘿卜拿出一根。

          一臉為難,不舍猶豫不決, 最后下定決心似的拿起一根:“要不我用一根胡蘿卜來換!”

          “.......”

          “兩根!”

          工作人員笑容已經消失了。

          “三根???不能多了,這可是我的口糧!”

          “?!病?!”

          接下來許小兔被無情的踢出了賓館,不,不!大家都是文明人怎么能用粗暴的動作呢?應該是溫柔而又禮貌的“請!”出了賓館。

          雖然許小兔長的不錯,那工作人員也同情這小女孩,當然是同情她的智商......就試問在那個賓館會用,胡蘿卜來當錢的?

          同情歸同情,她也是為別人打工,為了就是有一口飯吃。

          許小兔嘟著嘴巴看著酒店門口保安,底語抱怨道:“人真是粗暴!”

          保安大叔還是聽見了,眉間瞬間擰成黑線。

          他雖然在外面保安室里,但是還是聽見了里面的對話。

          他曾經也是見過各種各樣的奇葩客人的??山裉爝€是第一次見這么奇葩離譜的客人,那有用胡蘿卜來住店。

          “你還不走,信不信我報警了!”保安厲聲道。

          聽見報警二字,許小兔氣勢驟然間便落了下去。轉身,灰頭灰臉的拖著行李箱快步離開而去。

          見她走了,保安大叔才回到自己值班室里繼續打盹。

          其實他并不知道許小兔怕的不是警察,而是擔心警察把道家的人給引過來。到時候恐怕自己要直接回青丘!

          許小兔現在并不想回青丘,那地方有自己美好的回憶,也有自己最痛苦的回憶。痛苦卻多于美好……

          “一個窩就要七百!怎么不去搶呀!”她心累的抱怨道,同時漫無目的的游蕩著。

          她從自己兜里把那本《人間指南》掏出。

          沉默了幾秒,一把把那書扔在地上,使勁的踩了好幾腳。

          發完氣后,轉頭看著不遠處。見有位子,干脆托著行李箱過去坐下。

          “真狼狽,明明還要給爺爺報仇的!還想風風光光回青丘的!”她委屈的抱著自己腿,把頭埋在膝蓋上。

          片刻后。她撇開頭,側臉靠在自己膝蓋側,接著從兜中掏出一根胡蘿卜慢慢的嚼起來。

          這時她的眉心處,一抹紅色的朱砂額印閃過。

          “許小兔,青丘的妖。本是一只兔子,不知何緣故開啟靈智修煉有五千多年!初入人世,經過道家特批,無考過關。來芳城清芳大學就讀!可對?”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

          許小兔聽見聲音立馬打了一個寒顫,怎么會有人!?

          她眨了眨眼睛,叼著胡蘿卜轉過頭去。

          只見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坐在自己旁邊一臉天真無邪的笑著。

          看見小男孩的瞬間,她被嚇的跳了起來,慌亂的坐遠了幾分。同時手里還握著自己啃了一半的胡蘿卜,對著那小男孩。

          她不知道這個小男孩到底怎么冒出來的,沒一點點氣息,好像憑空出現的一樣。

          她是妖,但是要知道自己是妖的。只有兩種生靈,第一個便是同類,第二種是人族特殊的修行者?;旧闲扌姓叨即龑俚兰?!

          而自己面前這小男孩不但沒有修為,還沒有一點妖氣,那么他便不是妖。同樣也不可能是道家的人,那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妖的?

          小男孩見她坐遠了幾分,毫不在意繼續說道:“天,地,人。三界中!”

          “天界為仙,冥界為靈。人間已融萬物!在人間中:人為明,妖為暗!世間大多數的妖都被道家與青丘共同所管治著!雙方都立下規定:妖族不可在普通人面前暴露!

          ”

          說著小男孩一臉天真的笑了起來。

          兔子被這小男孩的目光弄的心里發毛,立馬起身拖著行李箱轉身準備跑路。

          可是剛剛轉身。小男孩不知怎么的,就來到自己面前。

          她下意識回頭看了看剛剛小男孩坐的地方,已經沒了人影。

          她一臉震驚與不解。

          “你……你是人還是妖?”她咽了咽口水,一邊后退一邊問道。

          “兩者都不是!”

          小男孩漫不經心的看著她。

          “那……那你是神仙?”許小兔小心翼翼的問道。

          “不是!”

          “不會是亡靈吧!”許小兔眼中帶著膽顫之色。

          兔子因為小的時候,只要她一調皮,她爺爺就講幽靈的故事來嚇她。那使得她從小到現在都對幽靈什么的敬而遠之!

          小男孩嘴角微微的翹起,邪魅一笑。

          許小兔心中嗝了一下,立馬抱頭蹲下:“不要吃我!我只是一只沒有肉的兔子。不好吃,放過我……吧……”

          小男孩看著她這樣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你作為妖還怕鬼?”

          兔子緊緊的閉著眼睛,語氣中帶著一點哭音:“我又不是神仙,為什么不怕!”

          小男孩微微的踮起腳尖來摸了摸她頭。

          “??!不要吃我……我只是一只兔子……”

          許小兔被小男孩一碰,因為全身繃的太緊,就如同繃緊而斷掉的弦一樣。向后一倒去,一屁股坐在地上,接著她的頭頂冒出兩對雪白的耳朵。

          看著這一幕小男孩實在是憋不住自己的笑聲了:“噗,你這好歹也是五千年修為的妖,也不至于被我嚇出妖形來吧!”

          許小兔抱著頭坐在地上不斷的顫抖著,連話都不敢說了。

          突然小男孩眼眸中神色轉變,帶著根本不屬于他這個年齡的溫柔:“好了,起來吧!”

          兔子還是不敢動一下,全身上下繃緊著,時不時還顫抖一下。

          小男孩嘆了一口氣,眼神又變得深邃起來:“我來找你!是因為道家給你安排了住處,原本是接你來著的??墒悄愫孟皴e過了時間!”他打趣的聲音,也恢復了正常道。

          過了好幾秒,許小兔才緩緩的睜開眼睛。原本一雙漆黑的瞳孔不知何時化為紅色,就如同一塊輕盈剔透的紅寶石一般。

          “你真的是……道家派來的?”許小兔打量著這個小男孩,不管怎么說她都不太信,畢竟對面只是一個小孩子。

          小男孩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

          許小兔開始并沒有認真的看過這小男孩。

          現在咋眼一看,他雖然還小,但是臉頰上的棱角分明,而且細發微垂,瞳孔深邃完全不像一個小孩子應該有的眼神。長大了不知道要禍害多少女子。

          她回過神來,立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對面就是一個孩子自己怕啥?說不定也可能是道家的人,她也得把自己當妖的風度拿出來!

          許小兔臉不紅,心不跳的摸了摸自己的兔耳朵。低身把那還沒有吃完的胡蘿卜撿起來,叼在嘴里。手一拍頭頂,那一對雪白的耳朵消失,瞳孔的顏色也恢復正常。

          她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小男孩:“嚇死本兔了!還以為撞鬼了!”

          小男孩臉上帶著笑意,心中感嘆:好歹也有修行了五千年呀!怎么這么……傻?

          許小兔瞪了他一眼好似對剛剛的事情不滿:“我們走吧!我現在累的恨不得找一個窩就躺下睡個三四天!”

          說著她拉著行李箱,悄然的看著小男孩。

          雖然看這小屁孩不爽,但是自己還是一個尊老愛幼的妖,還不至于出手教訓打小屁孩。

          小男孩也不提剛剛許小兔的丟臉的事情,轉身沿著馬路走起。

          許小兔把距離拉開幾米,小心翼翼的跟著他。原本心中也憋了不少疑惑,幾次想開口,最后都把想說的話咽了下去。

          而小男孩的聲音卻毫無征兆的響起:“想問什么就問吧!不然下一次……可能會等很久的!”他說著還回過頭神秘一笑。

          見小男孩突然回頭,許小兔差點在嚼胡蘿卜的時候,把自己舌頭咬到,她把胡蘿卜拿手中。

          看著又回過頭去的小屁孩問道:“你……到底是……”

          小男孩沒有多想直接回道:“這個,你以后會知道的!”

          “那你要帶我去那?”

          小男孩速度加快了幾分:“住的地方,當然至于你能不能留下……就看你自己了!”

          “哈?你們道家也太不負責了吧!你們安排住的窩,居然還有競爭?”許小兔驚呼道。

          其實在許小兔小的時候還有一段黑歷史,她曾經和一只還沒有踏入修行的狗搶過窩。

          結果她連一只普通的狗都打不過....最后自己爺爺把那件事當笑話笑了她好幾年。

          小男孩回過頭白了她一眼,然后繼續走著。

          “咳!那競爭力……大不大?”許小兔耷拉著頭,把自己的那段黑歷史甩出腦去。

          小男孩微微的一笑,但是又不回答,一副你猜的表情。

          “喂,小屁……小家伙,你剛剛說的想問就問!現在問了你又不回答了,什么態度!”許小兔快步追上去嘟著嘴巴不滿道。

          小男孩帶著玩味的笑容撇過頭去,看著許小兔:“我是那么說的,但是又不代表我要回答呀!”

          “你!”許小兔咬牙指著小男孩。

          小男孩一臉無辜的停下腳步看著她:“嗯?”

          許小兔咬著牙,哏了一聲。

          小男孩才繼續抬腳向前走去。

          只剩下某只兔子在原地跺腳,最后還是屁顛屁顛的跟上去。

          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恩……雖然本兔不是什么君子!但是我是兔子呀!而且還要五千年修為!

          別的不敢說,反正我活的久!一百年后,我還活著,這小屁孩肯定已經進棺材了!到時候我要在你墳前羞辱你!

          某兔子現在不斷遐想著,那時候的情景。

          殊不知,此時小男孩笑容已經消失了。他表情凝重的看著前方,聲音緩緩地響起:“你知道續緣師嗎?”

          小男孩突然開口道,打斷了許小兔的遐想。

          她在小男孩背后做了一個鬼臉:“聽說過!”

          小男孩突然停下。

          許小兔差點就撞上去,慶幸自己并沒有跟的太緊:“干什么?”

          小男孩回過頭凝重神情消失,又帶上笑容:“到了!”

          “到了?”許小兔下意識看去,這才注意到自己現在居然是在巷子里,明明剛剛還在馬路上的呀!

          正前方有一間閣樓,三層高。

          許小兔上前一步,眼中帶著驚訝之色,呆呆的點了點頭:“不錯,我很滿意!這么大的窩符合本兔氣質!”

          小男孩忍不住白了她一眼:“這地不只有你一個??!還有三位!你自己進去吧!”

          許小兔聽見還有三位笑容頓時僵?。骸斑@么多人?”

          遙想當初某兔子跟一條普通的狗搶窩。結果慘敗,現在三個人,怎么搶?

          “是妖!”小男孩復雜的看了續緣閣一眼。

          “那三位實力強不強?”

          小男孩轉過身去一邊離開一邊回道:“在我眼里,不強!哦!對了,不要跟他人或妖提起我哦!”

          說完小男孩化作一道白光沒入她身體??墒悄泻⒃谠S小兔背后,所以她并沒有察覺到。

          許小兔轉過頭去的時候小男孩已經不見了。

          她便托起行李箱:“不強?你一個小屁孩裝什么裝!還搞神秘!哏!”

          她輕哏一聲,直徑向那閣樓走去。

          來到門口。

          大大的“續緣閣”三字擺在自己頭頂。

          許小兔點了點頭。不錯!可惜要本兔起名字的話,比這霸氣一百倍。

          而兩邊還有一對聯。

          “步入塵世情自亂,身出塵世情需靜?!?br />
          許小兔看了一遍后一臉懵了的摸了摸頭。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