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二章 續緣閣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二章 續緣閣


          許小兔抬手敲了敲門,但過了一分多鐘,見還沒妖來開門。

          她看了看天色,現在都已到深夜了。芳城的大多數的人基本已經睡下。

          但是這續緣閣里卻還是燈火通明的,那面的妖肯定還在活動,可就是不見有誰來給許小兔開門的。

          許小兔跑到一旁窗戶瞄了幾眼,發現那面根本沒有一個妖。

          轉身回到正門,依然不放棄的又敲了好幾下,門扉依舊緊鎖著。

          她自己也試著,看能不能直接推開??墒遣还茉S小兔怎么使勁,這門連動都不動一下,她咬牙一臉不服。

          強行把自己身上少的可憐的靈力調動起來,想要強行進去。

          可是……不管自己怎么推,這門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許小兔氣不過,抬腳就踹向門去。

          結果門沒事,她反而吃痛的捂住自己腳尖,原地蹦跶著。好一會才緩過來,轉眼就是一臉幽怨的盯著那門。

          明顯這只傻兔子和這門,較上了勁。

          許小兔一邊揉腳尖一邊抱怨道:自己好歹也是有五千年修為的呀!要是被別人知道自己竟然連一扇門都推不開,恐怕要把別人大牙都笑掉!莫非現在連一個門都成精了?

          許小兔又使盡了全身解數,那門從始至今都沒有動過一下。這還沒多久她已經累的不行了。

          這門邪乎呀!

          她坐在地上有一點懷疑人生,不!應該是妖生。

          許小兔盯著那門想到,莫非人間的門不是這樣開的?因為剛剛開門使勁過度,現在手都還在顫抖,她艱難的摸出一根胡蘿卜,眼淚巴巴的啃起來。

          不禁思考著這個門是要提?還是旋轉?跳躍?還是要暗號?

          自己敲了這么久門,沒有妖來開,莫非小屁孩說的里面三個都睡覺去了?

          看這架勢今晚上,有一只傻兔子要睡門口了!

          許小兔看了看四面來風,她感覺自己在風中凌亂了。她看著門,門看著她。她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睛。

          門:“..............”

          “誰呀!”

          就在許小兔懷疑自己的妖生的時候,一個清脆如同音符一樣的聲音從里面響起。

          許小兔一把手中啃了一半的胡蘿卜慌亂的塞進自己口袋里,急忙起身。

          故作淡定的回道:“本兔!是本兔!”

          她不想讓里面的妖,看見自己第一眼就覺得自己狼狽的一面,那多丟面子呀!

          那不管許小兔怎么推的木門,居然在緩緩敞開。

          同時一個一頭紫發女子闖進她眼眸中。

          許小兔眼睛呆泄的看著自己眼前的女子,好美!她眼瞳還是淡紫色的,全身肌膚如同杏仁一樣。

          她下意識咽了咽口水。

          旁人肯定以為她是被自己眼前的女子驚艷到了,其實并不是。這傻兔子應該是在想這皮膚咬起來應該很有口感吧!

          女子看著呆住,咽口水的許小兔,好奇道:“本土?什么是本土?”

          許小兔被女子動聽的聲音給拉回神來,她曾經本以為自己已經是天下第一美妖了!

          可是自己面前這女妖讓自己居然有一點……有一點讓自己自慚形穢的感覺?不對!怎么會自卑嘞!自己也是一位美女呀!她立馬挺了挺胸膛。

          不過以后跟這樣美妖住一起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突然自己還想要感謝那小屁孩了。

          她顫抖的手,吃力的提起行李箱。二話不說就往里面鉆。

          絕貌女子見她直接鉆進來,有一點不解的看著她。

          “小紫,誰呀!大半夜的~嗝~”

          軟綿綿而且還十分嫵媚的聲音從后院傳來。但是那個嗝是這么回事?

          而我們的許小兔原本想開口說自己是新搬來的。

          可是聽到這句話,當即全身打了一個寒顫然后全身發起軟來。手腳發酥。非常無力就如同躺在在棉花里一樣,還有柔和的陽光落在自己身上。

          許小兔立馬搖了搖頭,回過神來,可是下一秒又一臉陶醉的半瞇著眼睛??礃幼?,這傻兔子被這個聲音給征服了。

          在她思緒紛飛的時候,那被稱為小紫的女子,抬手把門關上。

          好奇的打量著許小兔。但是沒幾秒又一臉不在意的把客廳里的燈罩給放上去,讓燭光柔和了幾分。一臉絲毫不擔心這許小兔是什么歹人,直徑向后院走去。

          許小兔隨意的把行李箱放在一邊,立馬找最近的一張老太椅坐上去。整只兔子就如同癱瘓一般,兩腿耷拉著,兩手搭在把手上。

          雖然進來的時候沒怎么在意觀察,但是給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復古!

          房屋里基本上都是木頭家具,而且還有熏香!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熏香但是很好聞。燈光采用的蠟燭,十分柔和,柔和的想讓兔子睡覺。

          美好的環境,在加上這幾天自己從青丘出來一路上舟車勞頓,已經疲憊不堪了,她盯著柔和的燭光慢慢的眼皮子也開始打抖。

          這傻兔子真的心大,居然絲毫不擔心她睡覺的時候,這續緣里的妖把她給吞了一眼。

          許小兔此時倒是一臉安逸。心里想著:天大地大吃飯睡覺最大。不對!現在當務之急當然是……先睡一覺在說......

          思緒剛剛平復,她已經開始夢周公種下的胡蘿卜去了。

          那被稱為小紫的女子回頭看了一眼突然闖進來的許小兔,眼中帶著怪異之色。

          她不但不說話,而且現在還堂而皇之倒在椅子上睡覺。這小兔子有一點意思還是該說她是一個傻白?

          “小紫~不回答我的話,可是要~懲~罰~你的哦!”嫵媚的聲音再一次傳來,而且聲音越來越近。

          小紫已經走到后院的門口,她轉頭看去。

          一個身穿紅色寬松古服的女子坐在石桌上,而且長發如同瀑布一樣不扎不束的垂下。整個人毫無形象的露出香肩。

          一只玉足踩在石凳上,另外一只懸著蕩來蕩去。玉手上拿著一壇酒。沒有那種空靈感反而如同一位沾染紅塵的仙子一般,加上那迷人的眼眸與容顏倒是有幾分放蕩不羈的氣質。

          咋眼,仔細一觀,居發現小紫與那嫵媚女子有一點相像。

          “瀟湘姐!你又在喝酒了!”

          小紫有一點幽怨的看著喝酒的女子,眼前這位一喝酒那就要騷。只要一騷起來,恐怕今天晚上她們就別想睡覺了.....

          “沒辦法!她不喝酒就騷擾我!受不了就只能讓她喝了!”這聲音從一旁的樹下傳來。

          樹下的那女子與小紫和那喝酒的女子長的都很相,唯一不同的就是另外兩位的頭發與瞳孔并不是紫色,而是如黑寶石一樣的烏黑,除去這些,她們好似三姐妹。

          小紫轉頭看向樹下的女子有一點無奈的嘆息道:“夢雨姐,我才去開一個門一分鐘都不到!怎么就……”

          那樹下女子抬頭微笑起,如同春風拂過一般,讓人心動。無形中她好似這片安靜的星空一樣,又讓人心中十分安寧。

          “小紫,今晚你幫忙看好她,怎么樣?”她的聲音有很動人。

          可是小紫聽見這句話不禁大了一個寒顫,還沒有開口。

          那提著酒壇被稱為瀟湘的女子不滿的看向樹下之人:“李夢雨你居然嫌棄你姐姐我!你……你……”

          “嗝~”

          話還沒說完就打了一個酒嗝,另外兩女汗顏呀!

          被稱為李夢雨的自然就是樹下女子,她淡然的看了她一眼:“不是居然,是本來!”

          小紫也不是第一次見她們這樣,只能搖頭苦笑:“兩位姐姐,說正事,門外來了一只兔子!看樣子也不像續緣的呀。怎么辦?清蒸?紅燒?還是直接拔毛燒烤?”說著小紫打趣道。

          瀟湘立馬拍了拍手,酒壇放下:“這感情好呀!燒烤配我這酒就是絕了!”

          說著她搖搖晃晃的起身直接以玉足落向地面,可是仔細一看發現她玉足離地面還有整整十多厘米,跌跌蹌蹌的邁著腳步向前廳走去。

          李夢雨也起身,拍了拍衣上的草屑。

          “走,我們去看著,免得她干出什么荒唐事來!”李夢雨搖頭眼中盡是無奈之色。

          小紫一臉贊同的點了點頭。

          當李夢雨與小紫來到前廳的時候,看著瀟湘拖著一個菜板而且還有刀。轉眼看看旁邊甚至于已經在那擺好了燒烤架!

          咦?燒烤架上好像綁著一只睡著的兔子?哪來的?

          而一旁睡覺的許小兔已經不見了......

          看著這一幕,李夢雨拍了拍頭無語的問道:“小紫怎么回事?那來的兔子?修為才五千年也敢出來瞎晃!”

          小紫聳了肩膀,事不關己:“不知道,我都好奇著嘞!她怎么通過道家考試,而且還找到我們這的。按理說我們有結界呀!除開續緣的人與妖以外還有那幾個人,貌似別人和妖都進不來的。開始聽見敲門聲還以為是幻聽!”

          就在她們交談的時候,瀟湘已經開始撒著料了。

          李夢雨眉頭一跳臉色立馬沉了下去,伸出如翠蔥般的手拍了拍小紫肩膀指了指瀟湘:“先把她給我……拖回房間里去!”

          小紫嘆息的搖著頭,走上去拖著還在撒著料的瀟湘就往樓上走。

          瀟湘想反抗來著,可是身上被不知何時居纏上了淡紫色的鎖鏈緊緊地綁這她。

          “小紫~想不到你居然喜歡捆綁~我們晚上一起共度良宵嗎?要好好疼我哦~”

          小紫立馬打了一個寒顫,有一點膽戰心驚的看著她,堅決的搖頭道:“不用了!”

          說著只見小紫化為殘影帶著她上樓而去,沒幾秒聽見開門聲音,接著就是關門聲音。然后急匆匆的腳步聲。

          小紫以最快速度逃離是非之地,回道李夢雨身邊。

          松了一口氣,低頭好奇的打量著這只毫不知情的兔子,思索了一下問道:“夢雨姐,你說她是不是來續緣的?”

          小紫也只想得到這個原因,便直接道出自己的猜測。

          李夢雨看著那流著口水的兔子,思索著的搖了搖頭:“不會,最近來續緣的,里面沒有一只兔子!”

          “那這……這是什么情況?”

          “不知道?!?br />
          “這小家伙睡的還挺安心的,恐怕都不知道自己要被烤了!真不知道,道家在干什么連這種沒有一點在人間生活意識的妖也敢讓她來人類的世界!”

          小紫微微有一點責備之色。

          李夢雨放棄了思索:“算了明天等她醒過來就知道了,走我們去睡覺了!”

          “呃……夢雨姐,現在我們還有上去睡覺的機會嗎?”小紫有一點惆悵的看著樓上。

          李夢雨立馬反應過來,嘆氣的搖了搖頭:“我的錯,不該讓她喝酒……我們今天晚上只能在這過夜了……”

          小紫:“…………”

          而某只兔子還在夢中,完全不知道自己剛剛真的差一點被烤……

          第二天清晨。

          “唔……睡的我全身酸痛,手都沒知覺了……”許小兔緩緩的睜開眼睛,自言自語道。

          可是下一秒她立馬清醒過來。

          “啊嘞?”

          她睜開眼睛第一眼便看見自己被綁在烤架上,而且身上怎么有蔥和蒜還有調味料!?

          怎么……怎么一回事!?

          “你醒了?”清脆而又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許小兔立馬撇過頭去,只見昨天給自己開門的女子正看著自己。

          同時她又感受到了另外一個目光,她下意識的看向另一邊,一個與那女子長的很像的女子站在那自己另外一邊,不同的就是沒有小紫的紫發與淡紫色的眼睛,那女子也在好奇的打量著自己。

          不好的預感浮現出來,都說人會吃妖,她們該不會在研究怎么吃本兔吧???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