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四章 女帝們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四章 女帝們


          小紫與李夢雨臉色頓時變得復雜起來。

          小紫撇開頭讓許小兔看不見她的神情,而李夢雨眼中不斷閃爍著波瀾之色。

          她靜靜的看著瀟湘,空氣突然安靜了,許小兔感覺自己站在她們中間壓力巨大呀!

          “咕嘟!”

          許小兔頓時全身繃緊,剛剛就咽了咽口水,怎么聲音都怎么響?她全身發毛的悄悄瞄著瀟湘與李夢雨,見兩人看過來。

          立馬把頭低下心中默念道: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李夢雨目光從許小兔身上移到瀟湘身上,帶著警告的語氣把聲音壓低道:“有的事情,我們心里都明白!這么多年了,他都還沒有消息就連大自然都躲起來不見我們,當下.....”

          說著李夢雨目光又轉回到許小兔身上:“當下我們只能著手于這個小家伙,到底有什么,居然引起了大自然的關注!”

          瀟湘聽見這句話,低頭擰眉思索起來,最后妥協的點了點頭。

          轉眼她臉上又掛起了嫵媚之色。

          而許小兔小心翼翼的把目光從她們身上不斷轉變。

          她現在深深地明白自己五千年修為在她們面前什么都不是,只能低著頭祈禱著自己快點離開這龍潭虎穴。

          她發現自從自己想來人間后,不幸的事情就經常發生。

          從哪個什么道家考試開始。

          完全就是折磨兔呀!

          本兔原本是高貴的四肢著地,道家的人拿一個十字架把自己綁在上面!把本兔當耶穌??

          他們逼著自己綁著十字架走,硬生生把本兔子四肢著地,折磨成了兩肢著地!最后還說自己是一只笨兔子!學了這么久。

          要不是打不過,她早把那個人給按在十字架上當耶穌插茅坑里!

          從道家出來后,知道通過了。又被雪狼那壞蛋給扔山窟里,錯過了第一趟去人間的車。

          若不是自己機智在天黑前出來了,恐怕最后一班車自己都搭不上。

          接著又被小屁孩坑,被騙到了這個地方。

          這幾天經歷的事情,現在想起都是淚呀!許小兔還在傷感自己的經歷。

          小紫轉過頭來,臉上恢復了正常,她看著走神的許小兔問道:“那,這兔子怎么辦?養著?還是……”

          “我走了!”

          許小兔見機會來了,二話不說自覺的轉身。

          在瀟湘她們注視下,許小兔躡手躡腳的走到一旁,拉著自己行李箱,輕手輕腳的向門口走去。

          一步,一步。希望,自由!都在向本兔招手!我出來啦!

          “??!”

          可是一聲慘叫響起。

          只見許小兔臉好像貼在什么上面一樣,而且鼻血也被撞出來了,兩對長耳朵腌巴在頭頂,腿還在抽搐。

          “你個兔兔,什么東西呀!磕的本兔臉痛,鼻痛……”更重要的是心疼呀!眼看就要出去了的。

          “咳!小兔子我們續緣閣可不是想進就進的!”小紫微微的咳嗽一聲,笑了起來抬手只見許小兔鼻子上的血消失而去。

          許小兔僵硬的轉過頭去,看著小紫的笑容,心中一涼。

          她有一點想哭,但是又哭不出來。但是,這時候自己要笑,而且要笑的很開心的那種!

          “嗚.....三位神仙姐姐,你們放過這只天真無邪,可愛無比的兔子吧!”許小兔真的是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該相信那小屁孩了。

          睡大街不好嗎?為什么要來這受苦遭罪?

          小紫見她那比笑還難看的表情,抿著嘴巴:“小家伙,你青丘來的吧!”

          許小兔耷拉著耳朵一臉吃了白蘿卜,便秘一樣的點了點頭。

          “那可知道她們兩是誰!我又是誰?”小紫打趣的看著她,轉手便指了指李夢雨與瀟湘。

          許小兔心中吶喊著:我怎么知道!知道的話,打死都不過來了,小屁孩不要讓我在遇到你!

          “滋滋!”

          許小兔磨著牙齒她又想起那小屁孩來,她茫然的看了看三女直接搖了搖頭。

          小紫不緊不慢的指了指瀟湘:“你左邊那位,可是上任青丘女帝言帝!”

          許小兔還在磨牙,同時下意識點了點頭。

          管你是誰,能上天不成?但是回想了一下,又意識到不對。上一任言帝?青丘女帝?上一任言帝!上一任青丘女帝言帝???

          她腦海里一片空白,該怎么形容現在心情嘞?

          瀟湘見許小兔只是點了點頭,心中疑惑起來,以往不管是什么修行者或者妖聽見這個名號不是都跪了嗎?

          這兔子居然如此淡定!莫非自己名號沒有什么威懾力了?

          她贊許的看著許小兔:“小兔子,不錯居然可以如此淡定,像以往聽見我名號的不管什么妖直接跪........”

          “咚!”

          許小兔腿一軟,直接跪下。而且聲音之響,就連話都說不清了:“上......上......上任言......言帝!?”

          瀟湘:“.............”

          看來自己想多了。她就是純粹反應遲鈍。

          小紫已經摸清了這小家伙就是傻白,而且反應很慢的那種。

          李夢雨:“..........”

          許小兔身子顫抖的話說不利索:“小....小民....青,青丘......山中的,的小妖,許.....許小兔見,見過言帝大人....大人!”

          瀟湘干咳一笑:“小兔子我怎么感覺你老是慢一拍來戲耍我嘞?”

          說著,只見瀟湘背后十條虛無的雪白尾巴出現,氣勢鋪天蓋地壓來。

          許小兔只感覺自己好像馱著好幾大匡胡蘿卜一樣,就在自己身體要崩潰的邊緣不斷徘徊著。

          李夢雨隨手一揮,把那鋪天蓋地的氣勢散去。

          順便把茶杯端起抿一口,同時瀟湘背后十條虛尾也散去。

          許小兔如釋重負的兩手撐地,大口大口喘著氣。

          但是眼中帶著驚駭之色,她原本還是沒有太相信,但是看見瀟湘背后十條虛尾,她可以確定自己眼前的就是言帝。

          在青丘歷史上,歷代女帝中有三位是狐妖,而在妖族歷史上狐妖可以修煉出十尾的只有兩位,這兩位都是她的偶像。

          第一位,是開創青丘的雨帝大人,而且雨帝大人最后成仙而去,從古至今天地間只有兩位成仙,當中就有雨帝,另外一位是人族的一個叫啥,她也不記得了。

          而雨帝在青丘的歷史上從而刻下一段不朽的佳話一直流傳后世。

          第二位是以青丘的上一任言帝,言帝就如同一顆流星一樣突然出現,耀眼無比,但是轉瞬即逝。言帝她只管理了青丘并不久短短數年便轉手給了現任女帝紫帝。

          最后一位狐妖是叫白帝,并不怎么起眼,她是第四任青丘女帝。

          許小兔別的不敢說,但是對于青丘的這兩位女帝可是十分了解,就連她們傳說都,可以倒著背出來。

          “你,你是言帝大人,我的偶像!”許小兔激動的站起來想要上前但是也猶豫,整個兔子變的手忙腳亂起來。

          瀟湘看著激動的許小兔心情大好:“小兔子~妾身很高興!有賞!”

          只見瀟湘虛手一抓,許小兔身子縮小,兩個呼吸間,便變成了一只雪白的兔子。

          全身毛發如同白云一樣柔軟,額心還有一枚紅色的朱砂印記,就如同冬然大雪里的一朵臘梅一樣。

          瀟湘伸出兩只玉指提起它放入懷中輕輕的摸著。

          “摸著還挺舒服的~以后跟我睡覺啦~”

          許小兔受寵若驚的眨了眨眼睛,吐出人話來:“真,真的嗎?”

          瀟湘認真的點了點頭。

          小紫:“.......”

          慘了這兔子要在這個年齡里經歷不該經歷的事情了.......

          李夢雨扶著額頭惋惜的看著許小兔輕嘆氣道:“慘了!”

          許小兔有一點不解的看著她們,膽子也大了幾分。

          抱著自己的可是青丘上任女帝呀!自己也是青丘的妖,以后有女帝罩著自己。

          想到這,許小兔口水都笑出來了。

          不過也意識到了恐怕這兩位也不簡單吧!能與言帝平起平坐而且談笑的,恐怕也是身份不凡!

          “那兩位神仙姐姐你們又是誰?”許小兔微微的收斂笑容問道。

          小紫立馬指了指李夢雨,表情尊敬起來:“這位可比抱你哪位厲害多!”

          “咳~小紫,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單獨促進感情呀~”瀟湘輕輕的咳嗽著,還向小紫拋了個媚眼。

          小紫急忙改口道:“其實這位是瀟湘姐的妹妹,李夢雨!”

          “有一點耳熟?好像在那聽見過……”許小兔自言自語的小聲低語道。

          的確有一點耳熟她想起了,這名字怎么跟青丘第一任女帝名字一樣呀?

          雖然她聲音小,但是到了瀟湘她們這修為,也可以清清楚楚的聽見。

          “哈!哈!妹妹,你看看,現在青丘小輩都記不住你了!”瀟湘捂嘴矯笑道。

          李夢雨并沒有什么表情,瞟了許小兔一眼,眼眸中看不出悲喜。淡淡開口:“本就是他交給我的事情,我并不求流芳百世!只求完成他的吩咐!”

          小紫有一點無語的看著許小兔:“這可是青丘第一任女帝!雨帝呀!”

          許小兔當即腦袋里又一片空白。

          我里個兔兔,什么情況,上一任女帝言帝抱著自己。

          而第一任女帝雨帝就在對面!她們都是自己偶像呀!

          許小兔一臉震驚的看向小紫。

          “莫非神仙姐姐,你是第二任女帝?”

          “不是,我是第七任女帝!也就是現任女帝紫帝!”

          “噗!”

          許小兔用毛茸茸的爪子拍了拍自己胸口形象的動作,讓小紫一笑。許小兔差點把昨天吃的胡蘿卜吐出來。

          這續緣閣到底啥子地方,創立青丘的第一任女帝在自己對面,而現任女帝也在自己對面。

          自己則是被上一任,也就是第六任女帝抱著。

          這是在做夢嗎?

          許小兔伸出自己的爪爪放在兩兔牙上一咬。

          “??!嗚~痛……”

          她捂住自己的爪子哭道。

          小紫嘆息的搖了搖頭,真的是傻的可愛。

          “小兔子以后你就是續緣閣的妖了,叫我們也不用用尊稱!直接叫我們名字后面加一個姐就可以了!”瀟湘緩緩地撫摸著這小家伙的毛發道。

          許小兔感覺自己有一點飄,自己居然與青丘女帝以姐妹相稱。那么以后自己回青丘豈不是……

          瀟湘又開口輕笑:“奴家叫你小兔子就好了~”

          李夢雨起身:“那我叫你小家伙吧!”

          小紫笑著跟著李夢雨向后院走去,同時回頭道:“我的話……叫你傻白!”

          許小兔聽見這三位女帝對自己稱呼已經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前兩個名字可以接受,但是那傻白是什么鬼???

          不過自己又不能反抗,只有自己叫她們姐姐的份,是兔子我想多了。叫姐姐也可以,不虧!

          瀟湘也起身,并把許小兔提起,轉手放在旁邊的椅子上。

          “小家伙自己玩,我們要接客了!”

          許小兔下一秒想到道家教的那些什么風花雪月場所的接客:“接……客?”

          “咔嚓!”

          許小兔心中的什么好像碎了一樣,我的偶像……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