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六章 鐘毅與依蘿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六章 鐘毅與依蘿


          瀟湘復雜的看著許小兔,語氣嚴肅了幾分:“小兔子你要記住,在我妹妹面前千萬不要提及續緣師這個名字!不然下一次她就不只是白你一眼那么簡單了!”

          許小兔看著瀟湘嚴肅的樣子又想起了剛剛李夢雨看自己的眼神,頓時心里發虛,全身的毛一顫。

          就說剛剛夢雨姐的目光,她絕對不想在經歷一次,太嚇兔了!乖乖巧巧的抬起兔頭使勁的點著。

          瀟湘看著她豎起來的毛,臉上再一次掛上嫵媚的笑容。

          抬起玉手輕輕的幫她順毛:“我知道你心中肯定疑惑,但是我們不說的,你千萬不要問。而且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為好!當然當你有能力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的!”

          許小兔耷拉著兔頭,一臉享受的躺在瀟湘懷里愜意的擺了擺頭。

          續緣師這三個字了,還記得那小屁孩送自己過來的時候,問過自己知不知道續緣師,現在又聽見這三個字。

          隱隱約約之間許小兔總覺得自己好似知道??杉毾?,好似又不知道。

          她不想思考,因為瀟湘姐摸著好舒服……上面一點..對在左邊一點.....就是那.....

          瀟湘知道她在想什么,手也跟著她想的地方慢慢的動起來。

          一邊摸著一邊問道:“小兔子,你應該要去芳城清芳大學吧!”

          許小兔瞇著眼睛點了點兔頭。

          “恩!”

          她在來之前,道家就給許小兔安排了一所芳城的大學。

          當時這安排都是孫離的意思,孫離知道李夢雨一直在找大自然冤下,從當初那事后,大自然冤下就從來沒有出現過了,如今大自然再現,居然是為了一只兔子。為此她才安排許小兔來到芳城,因為續緣閣就是在芳城里。

          可是她收到消息許小兔并沒有去,當時還在想辦法讓許小兔和李夢雨她們見上一面的,直到接到小紫電話。

          孫離才知道許小兔居然已經到了續緣閣,看來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

          瀟湘意味深長的看著她一眼,同時帶著莫名的語氣吐出一句:“小兔子,你來歷還真讓我好奇呀!”

          說著手移到許小兔下巴處輕輕地把她兔頭挑起。

          挑逗著她,那酥軟入骨的聲音如同春風一樣拂過:“小兔子給爺笑一個!”

          許小兔抬頭傻乎乎的笑起來。

          這時,小紫聲音傳來:“瀟湘姐,來客人了!”

          瀟湘收回手,摸著許小兔背,抱著她蓮步輕移向前廳走去。

          當來到前廳時,許小兔眼睛一亮,門口站著一個男子還是特別養眼的那種!

          他鼻子高挺,薄薄的嘴唇。眉毛似劍一般的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發中,英俊的側臉此時帶著焦急與不安之色來回走著。

          小紫站在一邊看著他走過去走過來,眼中有著明顯的玩弄笑意。

          許小兔悄悄的躲在瀟湘懷里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這個帥的不像話的男子。

          但是瀟湘看見那男子,嫵媚與笑容消失而去。

          一臉淡然的看了他一眼。但是還是要出于禮貌向他微笑點頭一下,表示打招呼。

          許小兔注意到了瀟湘姐的變化。

          瀟湘臉色驟然間就變了,現在的瀟湘完全不是許小兔見到的那個妖嬈嫵媚,風情萬種的女子。

          她現在反而變成了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寒宮仙子。

          男子見瀟湘來了,當即停下腳步,焦慮的看著她。

          瀟湘倒是不急,慢悠悠的坐下。把許小兔放在自己膝蓋位置。

          不緊不慢的撥動她毛發:“鐘毅你怎么有空過來坐了?”

          那被瀟湘叫作鐘毅的男子把焦慮之色收斂幾分,抿著嘴微微的一笑,就如同暖陽一般。

          許小兔呆呆的看著他,自己情不自禁的想要親近他幾分。

          瀟湘注意到許小兔的變化,眼中閃過一絲不悅,逮著許小兔背上一個毛,動作優雅而連貫的一拔。

          “??!”

          許小兔痛呼道。

          她抬起頭來,眼淚汪汪的看著瀟湘,咋了??

          但是瀟湘并沒有看自己,而是一臉認真的玩弄著自己的那根毛發,她也只能把委屈埋在心底.....

          本兔的毛發都連心的嘞!怎么能不說一聲就拔嘞?一點準備都沒有。

          瀟湘把毛不動聲色的收起來,接著伸出手按住小兔子的頭胡亂揉起來,好似在安慰她:“若是沒事,我可以叫依蘿過來坐坐,好久都沒有和她聊天了!你—覺—得—嘞?”

          瀟湘把后面一句聲音拖長了幾分,眼底也帶著如小紫一樣的玩弄之色。

          原本還帶著笑容的鐘毅,笑容驟然間便垮了下來,如同吃了蒼蠅一樣的苦著臉:“瀟湘,不要這樣吧?大家都是老相識了……這樣多傷感情?!?br />
          瀟湘目光從鐘毅身上挪開,并落在許小兔身上,繼續為她梳理毛發:“別!千萬別給我套近乎,有話直說?!?br />
          鐘毅苦著臉:“就是我和依蘿鬧了一下,結果……忘了第一時間哄她……被記恨了……”

          瀟湘眉頭一跳:“我又不是你們夫妻之間的矛盾調解人,你找我干什么?”

          鐘毅干咳一聲,時時刻刻注意著她的臉色變化。

          小心翼翼的試探道:“那個……就是我來給你們說一聲,我要穿過虛空去冥界避避風頭……”

          瀟湘沒好氣的抬頭白了他一眼:“你要去就去。沒事跑來通報干什么?我們又不收路費?!?br />
          鐘毅但是哭喪著臉委屈道:“上一次,我去冥界的時候,抬手撕開虛空,結果被不知那來的一掌直接給拍回來了,還讓我在床上躺了一個月……”

          真的委屈!鐘毅每一次想起來就想哭,上一次自己也是因為一點小事和依蘿鬧了一番,原本打算去岳父岳母家避避風頭。

          結果剛剛撕開空間,準備橫渡虛空去冥界的,他的半只腳才踏進去一點點,突然虛空里迎就是一巴掌呼來,猝不及防.........

          瀟湘下意識看向小紫帶著詢問之色,她不記得有這件事呀!

          小紫瞄了一眼鐘毅,干咳一聲把自己的聲音逼成線道:“瀟湘姐,就是幾個月前的中秋節呀!我們在院子看月亮?!?br />
          “結果有一個不開眼的,在上面撕開空間,擋住了夢雨姐看月亮。夢雨姐當即就一巴掌呼過去,把那人直接扇飛了呀!”

          說著小紫又瞄了一眼委屈的鐘毅。

          經小紫這一提,瀟湘也想了起來。

          當時她也注意到了,而且感覺那人影還有一點眼熟,結果還沒來得及細想。

          李夢雨就出手一巴掌把別人打飛了,事后她也沒有多想.....想不到居然是他.....怪不得覺得眼熟來著......

          瀟湘點了點頭:“哦!想起來了。這一次放心大膽的去吧,你要橫渡虛空我不會攔你的!”

          鐘毅一臉感激的看著瀟湘。

          因為有了上一次的經歷,他后來也想了想,當今可以阻止自己橫渡虛空的。兩只手就數的過來,然后一一排除,只有續緣閣里的三位可以辦到。但是自己又打不過她們,只能在橫渡虛空前,來找這幾位報備一下。

          他可不想在挨一巴掌然后又再床上躺一個月。

          瀟湘難得看他那感激的表情,低頭摸許小兔,但是下一秒手一頓,好似感覺到了什么,又緩緩地抬頭怪異的看了鐘毅一眼:“…………”

          鐘毅身子也一震,察覺到了什么一樣,全身繃緊。驚慌的向外拔腿就跑。

          許小兔見鐘毅都不說一聲就跑,跟做賊一樣,不解的看向瀟湘姐問道:“他怎么了?”

          瀟湘瞇眼看向門口笑道:“可能被什么追殺著吧!”

          聲音剛剛落下,許小兔也下意識隨著瀟湘姐目光看去。

          只見門口空間扭曲,一頭櫻紫色長發微卷、凌亂的挑起幾縷別再腦后、淡妝,脖頸上櫻花項鏈、還在隨風飄揚,一身以黑色的風衣為主,面容還有一點憔悴之色。

          這又是那位,許小兔用爪子摸了摸自己頭。

          瀟湘看見那女子臉上沒有像對待鐘毅那樣的漠然之色。

          而是帶著一點微笑之意:“依蘿,他剛走?!?br />
          許小兔立馬明白過來,這位應該就是剛剛瀟湘姐與那叫鐘毅男子口中提到的依蘿。

          門口的依蘿聽見這句話,沒有驚訝也不急。

          臉上掛著可掬的笑容走進來:“瀟湘姐,他怎么來這了?”

          瀟湘點了點表示打招呼,同時沒有隱瞞鐘毅來的意圖:“他來給我說要橫渡虛空,去冥界!”

          依蘿笑著露出一顆小虎牙:“我就知道!”

          小紫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泡了一杯茶,還端過來放在離依蘿最近的桌子上。

          八卦的問道:“這一次他又干了什么,怎么就變成追殺了?”

          依蘿嘟著嘴巴冷聲一哏:“你們說氣不氣!前幾日是我和他結婚紀念日,說好一起去珠穆朗瑪峰上看日出的。結果我在上面等了一晚上他都沒有來!”

          說著依蘿一臉氣憤的揮舞了一下自己的小拳頭,半顆虎牙露在外咬著嘴角。

          小紫來到瀟湘身邊坐下,而且還抬手把許小兔給抱過去。

          她學著瀟湘的樣子不斷摸著許小兔背上的毛,一臉滿足。

          許小兔到不介意,她趴在小紫腿上安逸的聽著,挺愜意的很,反正都是被女帝摸,自己還求之不得,她打算今年不洗澡了。

          自己的背可是被女帝摸過的呀!等回青丘后,自己要開一個摸背的店,摸一次一根胡蘿卜!不!要兩根!

          “噠!”“噠!”

          的兩聲跺腳聲把許小兔拉回神來,她看向跺腳的依蘿。

          依蘿此時端起小紫端來的茶,一口直接喝到見底:“然后我跑了去找到我姐姐,從我姐那才知道,他居然出去跟姐夫打牌去了!”

          瀟湘:“…………”

          小紫:“…………”

          許小兔:這劇情這氣氛,一定很狗血!有沒有胡蘿卜?我要開始看戲了!

          瀟湘倒很快緩過來,對于他們兩個,這這一次也不算太大,就是結婚紀念日放自己老婆鴿子,去打牌嘛!

          她記得上一次,鐘毅在她們女兒和兒子生日的時候,她出手做了一個十米高的蛋糕,還奇丑無比。因為太高了家里放不下,于是他直接把房頂掀了……

          還驚動了警察,那個生日,他們一家人在拘留所里過的,出來后……鐘毅被依蘿追著打了十條街……接著又被抓,兩人關了半個月,最后若不是依蘿姐姐來保釋他們可能還要關幾個月……

          他們兩個干的荒唐事情多了個去,比如前年,他們一家去海邊玩,正好下雨,他包了一個足球場大的體育館,叫車拖沙子把體育館填滿,最后因為沙子把門堵了......一家人被困了一天一夜.....

          還有,他跟蹤自己兒子去上學,結果被當成人販子,被校園保安打了一頓.....

          荒唐事太多了。

          ....................

          小紫輕笑,一臉別有韻味的說道:“那也不至于這樣呀,不就是放了鴿子嗎?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依蘿擺了擺手:“的確,我氣不是因為他放我鴿子,而是那晚上珠穆朗瑪峰上在下冰雹。烏云密布,連一顆星星都看不見……我實在是氣不過才拿他出氣,結果他到好,居然跑了!”

          小紫:“…………”

          瀟湘:“…………”

          許小兔:胡蘿卜!我的胡蘿卜嘞!?

          依蘿這時候也注意到了許小兔,她起身幾步來小紫面前,蹲下摸了摸許小兔的兔頭:“這小家伙叫什么名字?真可愛!”

          許小兔一臉享受的把頭仰了仰:“本兔姓許,叫小兔!”

          依蘿聽見這句話手一頓,抬頭眼神復雜的看向瀟湘。

          瀟湘見她臉色變化便問道:“怎么了?”

          依蘿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沒什么……我先走了!對了瀟湘姐,我也去冥界一趟,我那兩小家伙就麻煩照看一下!”

          瀟湘含首點頭。

          依蘿又摸了摸許小兔的兔頭:“小兔,我走啦!”

          說完依蘿起身向外走去,許小兔伸出一只爪子擺了擺:“慢走?!?br />
          她發現續緣閣還挺有意思的,雖然開始進來被嚇的不輕,但是待了一會發現這樣的生活還不錯。

          驟然間,小紫與瀟湘抬頭看向一個方向,許小兔見她們這突然的動作,問道:“怎么了?”

          小紫眼中反正紫光:“鐘毅開始橫渡虛.......”

          小紫還沒有說完,一道恐怖氣息從續緣閣里一閃而過,許小兔被嚇的一身冷汗,剛剛那是什么。

          在抬頭,只見小紫臉色變得有一點怪異起來。

          許小兔小心翼翼的往小紫懷里鉆了鉆:“小紫姐……剛剛那是……什么好嚇兔!”

          小紫干咳一聲看向瀟湘:“瀟湘姐......剛剛是不是夢雨姐又出手了.......”

          瀟湘抿緊嘴巴,防止自己笑出聲音來,她點頭。

          反正自己答應了鐘毅,只是自己不出手,可不代表夢雨不出手呀!

          突然剛剛鐘毅那感激的表情浮現出來,是不是坑別人了.........

          一段插劇后,瀟湘與小紫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許小兔又不知道她們在交流什么,耷拉著頭繼續躺在小紫懷里,打算打一個盹。

          沒一會,瀟湘對著小紫點了點頭。起身向前一步邁出去,只見她身子扭曲消失不見。

          原本打算打盹的許小兔見一個大活人毫無征兆的就消失了,睡意瞬間全無:“小紫姐,啥情況?”

          小紫把許小兔提起,隔空對著她一點,許小兔毫無征兆的又變回了人形:“傻白,離芳城大學開學還要半個月,你雖有五千年修為。但是你還是太弱了,這五千年修為就是一個擺設?!?br />
          許小兔也不可否認,她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當初爺爺一直說就是自己運氣好誤食仙草害了她,讓她完全沒有修行的絕心。

          自己在青丘也老被嘲笑,說是史上最弱五千年修為的妖,連一只千年的妖都打不過,可是自己并不喜歡修煉呀!天天吃胡蘿卜,然后在打盹不舒服嗎?

          這時小紫聲音突然見變得柔和了幾分:“所以這半個月跟著我,我來好好的磨練磨練你!”

          啥???

          許小兔看著小紫的微笑不知道為什么心里一涼,不好的預感慢慢的浮現出來!?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