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十章 夢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萬道龍皇 最強升級 隨身空間:末世女穿七零 重生之都市狂仙

      第一卷 入世 第十章 夢


          小紫目光深邃的看望著澡盆里沉睡的傻白,發著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瀟湘繼續自顧自的說道:“這小兔子,應該受了很多的委屈吧!”

          雖然李夢雨只是在小紫的卷宗上,看過對這小家伙過去的一言半句的記載。對于她的過往,至于到底經歷了什么辛酸,她也不知道。

          瀟湘轉過頭去看了一眼李夢雨。接著抬手,只見她們面前的空間扭曲,一道畫面呈現。

          小紫,李夢雨目光轉去,兩人眼中都閃過一絲驚駭。

          畫面里,許小兔柔弱的躺在鋼板上。她們的目光落在鋼板上,瞳孔猛然縮小。

          只見鋼板之上,鮮血就如同潑染開來的一樣。這是一副由鮮血繪成的美麗而凄涼的畫。

          而畫邊,兔子就如同一個受傷的小鳥一樣,卷曲著身子,輕微的顫抖著。

          那畫面如同一錘落在她們心上。就算是眼底沒有情緒波動的李夢雨,此時看向兔子,眼神也柔和了幾分,不再像之前那么冰冷。

          小紫嘆息的轉過頭去。

          她在離開的時候,把自己屬于那個世界的感知全部屏蔽了。原本是不想看見傻白傷心的樣子,可不曾想到傻乎乎的她居然如此不愛護自己的身子。

          三女沉默不語,一個小時過去。

          小紫與李夢雨先離開了,她們離開的原因無非就是瀟湘提著酒壇坐在許小兔身邊。

          瀟湘時刻關注著許小兔的變化,時而灌一口酒。

          外面天也暗了下來。

          不知是幾時開始,瀟湘對著許小兔自言自語起來。

          “小兔子,我知道。你心里肯定背負了不少痛苦。唯一的親人離開時帶來的痛苦我也經歷過。你可能不知道,我們學院閣里的人都是同病相憐的。你表面上看起來傻白傻白的。但我可以感覺到你傻笑下藏著的那份痛苦?!?br />
          瀟湘說著,便舉起酒壇又灌一口:“小兔子,曾經我和夢雨,也是親眼目睹了自己的母親在自己面前離去,我們只能無力的看著。之后又看著公子在我們面前離去,那感覺不比你所承受的痛苦少?!?br />
          “當初若不是公子。我與夢雨,也不會活到現在。小兔子我不知道為什么你會與公子有關。但你來到了我們續緣閣,你便是我的續緣閣的妖了。放心,你到家了!”

          瀟湘說著又灌起酒來。

          此時許小兔沉靜于一段,特別的記憶中。記憶里她是一個男子,負劍走天下,斬世間一切為非作歹的妖。

          這個夢很長,長到一生。同時這個這個夢又很短,短到彈指一瞬。

          瀟湘那段話響起的時候,她便已經夢醒了。只是她還睜不開眼來。

          許小兔靜靜地聽著瀟湘姐的傾訴。她心里很酸,想哭,但是又哭不出來。她爺爺走了后,她也想過要隨自己爺爺而去,但是又不甘讓那些害了自己爺爺的妖還安然的活著。她咬著牙活了下來,她把痛苦埋在心底。把笑容掛在臉上。

          可是此時瀟湘姐的真情坦露,讓她那再一次感覺到了世間的溫情。在青丘里,只有自己爺爺關心自己,別的妖不是欺負自己便是想把她給煉化,昨日提心吊膽的,實在是待不下去了,才來人間的??傻搅死m緣閣,她感覺自己不必提心吊膽了,她很安心......

          許小兔在這份安心中又睡去。

          她夢里。

          “想不到這么快又見面了!”就在兔子感激涕零的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她再一次看見了,讓她咬牙切齒不知道是要感謝還是該恨的小屁孩!

          許小兔想要沖過去,可是四肢都動不,好似被定住了一眼。

          小男孩蒼白的嘴唇微微的泛起一點笑容,見兔子那要吃了自己的表情。

          不哭笑不得的盤根坐下,平復了自己的氣息,淡然笑道:“想不到你這么想我,看見我連嘴巴激動的都抖起來了?!?br />
          想你個兔兔呀!

          許小兔心里吶喊著,自己既不能動,也不能說說話。

          她原本還猶豫要不要收拾這個小屁孩,他雖然被坑騙了,但是來到續緣閣十分幸運。但是剛剛那句話太欠了,自己那一點激動了?明明是咬牙切齒好不好!她發誓一定要把這小屁孩按到打一頓,不然自己心里的那口惡氣出不了。

          反觀小男孩,他嘴角依然微微一翹著。他有一點無力的伸出手對著兔子一點。

          許小兔身子一顫,感覺自己四肢恢復了過來,二話不說立馬沖過去,恨不得一步就到小屁孩面前去。

          可當她來離小男孩還有一米的時候,小男孩毫無征兆的抬起手來又一點。

          兔子心中頓時感覺到不妙,她的身子頃刻之間便被定格住,因為抬起了一只腳,所以重心不穩的向前倒去。

          她立馬閉上眼睛,你個兔兔的,不帶這么的!

          就在許小兔感覺自己撞在地上的時候,并沒有摔倒的疼痛感。她下意識慢慢的睜開眼來,只見自己下面壓著小一個肉墊,那肉墊正是小男孩。

          許小兔,看著小屁孩那可恨的臉近在咫尺。她現在恨不得咬他一口,但是就是動不了呀!

          近距離的時候許小兔才注意到,小屁孩臉蒼白如紙,嘴唇干枯的裂開了。因為她壓在小屁孩身上,她可以感覺到小屁孩那因為無力而顫抖的身子。

          小屁孩怎么了,為什么一副虛弱不堪的樣子?

          小男孩抬起有一點顫抖的手,輕輕的挑著兔子的下巴:“兔子,我可以告你猥瑣未成年孩童嗎?”

          許小兔眉頭一跳,地上暗罵,自己擔心他干什么,還是那樣一臉欠揍的表情。

          兔子狠狠的瞪著他。

          小男孩嘴角泛起邪魅的笑容,但是蒼白的臉讓邪魅之色加上了蒼涼之色。

          許小兔心跳慢了一拍,在小屁孩笑起來真的要兔命呀!這么小就這么勾搭本兔,長大了還得了!

          “兔子,你怎么這么重?”

          許小兔:“..........”你個兔兔的,我要用我的胡蘿卜大劍拍死你個小屁孩,敢說我重!

          小男孩見她神情越來越不對勁,便不打趣她了。認真道:“兔子,記住你最近忌扇子!所以看見扇子千萬要避開……”

          兔子那愿聽這小屁孩的話呀!現在恨不得把他生吃活剝了。

          但是下一秒她僵住了,小男孩抬起兩只手搭在許小兔脖子上,頭緩緩地向上靠近過。

          許小兔心中一嗝,小屁孩要干什么?她捕捉到為什么自己心跳不斷加快。

          接著,淡淡的清香鉆入她鼻中刺激著她的腦海,嘴唇上傳來若有若無的柔軟感。

          許小兔目光呆滯,可是下一秒全身如同觸電了一樣,一顫。

          她回過神來,盯著小屁孩。你個兔兔的!我居然被一個小屁孩強吻了!雖然她作為妖也不在意那么多,但是自己還是第一次被親呀!

          兩秒不到兩唇分離,小男孩好似耗盡了全身力氣一樣躺在許小兔身子下:“兔子,記住……住……不要……碰……扇子……子……”

          小男孩聲音落下的時候,許小兔還來不及抱怨,便感覺到天旋地轉。她的眼前一黑,她掙扎的伸出手去,同時猛的睜開眼睛來。

          只見周圍的一切都帶著重影的,她連忙把手在周圍胡亂的抓起來,她抓住了澡盆邊緣才有了安心感。她耷拉著晃了晃頭,眼前重影才消失而去,周圍的一切才清晰起來。

          這是啥情況?

          許小兔打量著周圍,低頭看著光溜溜的身子。自己怎么躺在一個跟玉一樣的澡盆里?

          澡盆里淡紫色的液體此時已經被許小兔吸收干凈了,只剩下一盆清水清澈見底的水。

          兔子有一點反應不過來,自己不是見到了小屁孩嗎?而且還被小家伙給強吻了。想到這,許小兔咬牙切齒,感覺那一幕很真實又很虛假。她又看了看周圍。

          她好像還做了一場夢,至于是什么。自己也記不清了,不過那小屁孩的聲音還在她耳邊回蕩。

          “兔子,記住……住……不要……碰……扇子……子……”

          許小兔又搖了搖頭,把小男孩的聲音甩出腦海里,怎么這個小屁孩陰魂不散呀!

          這時她背后的房門打開。

          她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只見李夢雨拿著一套長裙看了一眼她,悠然的走了進來。

          此時兔子才想起來自己在小紫姐的世界里,對著鋼板發泄了半天然后睡了過去的事情來。

          她立馬看向自己的手,驚訝的發現自己肌膚居然比以前還白了幾分,身上好幾道被雪狼一族追殺而留下的疤痕都消失了。

          許小兔不解了,這到底怎么一回事?

          李夢雨注意到了小家伙打量著自己身子還一臉好奇的表情,她把衣服放在一邊椅子上:“小家伙,不要疑惑了。是瀟湘把你帶回來的,你也夠狠的呀!對自己都下得去手!”

          她傻笑的看著李夢雨,同時也大概猜測的出這一切都是瀟湘姐她們干的吧。

          她也把自己夢里的事情腦后去。

          “夢雨姐……我為什么躺這澡盆里呀!”

          說著許小兔直接站起來,一絲不掛的站在李夢雨面前。

          李夢雨看著許小兔赤裸的身子眉頭微微的一跳,抬手直接把她給按澡盆里。

          “我可不想長針眼!”

          許小兔把半個頭埋水里冒著泡,眼巴巴的看著李夢雨。

          怎么感覺夢雨姐對自己態度不一樣了……

          李夢雨眼中帶著一點心痛之色的看了看澡盆里的水。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