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十五章 與太陽肩并肩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萬道龍皇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十五章 與太陽肩并肩


          兔子看著自己手中的胡蘿卜,一臉有茫然。

          剛剛夢雨姐說用自己手中的胡蘿卜什么來著……

          許小兔伸出一只手呆呆的抓了抓自己的兔頭問道:“夢雨姐……你剛剛……說什,什么……”

          李夢雨那毫無情緒波動的眼眸,淡然的盯著小家伙。

          兔子全身汗毛一顫。

          只見夢雨姐伸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手中的胡蘿卜:“用靈力把它把它托起來!”

          許小兔恍然大悟:“這有什么難的!”

          雖然兔子天賦不怎么的,但是她身上畢竟有五千年修為。那還是有一點靈力的,雖然稀薄,可是托起一根胡蘿卜還是輕而易舉的。

          兔子憋足了力氣,然后咬牙把自己手中的胡蘿卜用她那稀少的靈力托起來。

          此時李夢雨不知從何處掏出一根針,還在小家伙面前晃了晃。兔子看著冒著寒光的針尖,心中傳來不安的感覺……

          又是這感覺,莫非要出事,兔子下意識想到。

          只見李夢雨抬手把那針插入胡蘿卜中。

          兔子當今眉頭一跳,把針插胡蘿卜里干什么?

          下一秒,她反應過來。胡蘿卜下面就是自己,因為走神所以靈力中斷,胡蘿卜掉了下來。兔子立馬閉上眼睛把自己身體里的靈力毫不保留的釋放出去。

          當她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胡蘿卜就在離自己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搖搖欲墜般的飄著,她當即松了一口氣。

          李夢雨看著松了一口氣的小家伙,嘴角微微的一抿。其實兔子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皮膚韌度已經十分強悍了,就算是針掉下了,她也會覺得不痛不癢。

          可是某兔子根本不知道呀!她生怕那針掉下,在她身上扎一個窟窿。

          李夢雨在旁邊,悠哉悠哉伸出手來指了指左邊:“把胡蘿卜尾端轉到左邊去!”

          許小兔頓時一臉為難的看著李夢雨。

          她能把胡蘿卜拖起來都是盡力了,要她控制胡蘿卜轉向,本兔辦不到呀!

          李夢雨不慌不忙的指導她如何調整靈力:“感受自己的靈力,控制著靈力的輸出。讓你的靈力來牽引胡蘿卜!”

          兔子咬著牙,她想要控制靈力,可是她的靈力因為剛剛釋放了太多用完了。

          見胡蘿卜落下,兔子她立馬蹲下。連貫的一個后跳。身子也在那一瞬間變回兔子,并在空中蹦起了一米高……

          李夢雨瞬間出手把她定空中,同時把她兔形給強行壓回去,恢復人形道:“胡蘿卜掉下來一次,我便讓你體驗一次飛翔的感覺!”

          兔子被定空中,還在撥動雙手雙腳好似在游泳一樣。但聽見這句話,一時間有一點反應不過來,啥?飛翔的感覺?

          接著許小兔感覺自己身體居然慢慢的動了起來,他被一股難言的靈力給送出了續緣閣,直徑沖向云霄。

          兔子瞬間感覺到失重感,窒息感,壓迫感……一起席卷而來。呼嘯的風,吹的她連眼睛都睜不開。風聲不斷在她耳邊回蕩,淚水,口水在風中凌亂,落下。

          …………

          芳城一棟別墅里,一個絕美的女子正在陽臺上看著露邊的朝陽?;腥婚g好似感受到了什么。微微的轉頭看向續緣閣方向,只見一道影子劃破黎明,直逼云霄而去。

          女子眼眸中帶著黑白的光韻,盯著那沒入云霄的許小兔。嘴角提起一點點弧度,在朝陽下,美的難以言語:“續緣閣?怎么今天大清早的就開始瞎折騰了?看來續緣閣終于來新妖了!”

          …………

          芳城外的一座山上。

          一個庭院坐落于山頂。

          庭院中,一個男子正在俯身給桃樹松土。他手頓了一下,放下自己手中的活,看向天空。瞇了迷眼睛。

          “續緣閣熱鬧起來了,可惜你不在了……”

          說著他惆悵的嘆了一口氣,繼續給桃樹松土。

          而旁邊房間里一個貌美的婦女走出來道:“剛剛說啥?”

          男子回過頭:“沒什么,你快回去歇著吧!早早上濕氣重?!?br />
          婦女來到旁邊石塊上坐下,看著頭頂含苞的桃花:“蘇鷲那丫頭為了躲我給她解釋的對象,居然躲起來了!你知不知道那丫頭在那?”

          男子手一頓,對著婦女搖了搖頭表示并不知道..........

          …………

          回到續緣閣里。

          此時李夢雨已經坐下,還在那慢慢的品著早茶。

          反觀某兔子,此時還在云霄中。

          許小兔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上升感才消失而去。她睜開眼睛來,只見自己被一股無形靈力拖住立在空中。

          如火的朝陽在自己面前,身邊飛過一只鳥。

          兔子腦袋短路了,自己在那?發生了什么?為什么現在和太陽肩并肩?為什么在鳥看著自己?

          她已經不能思考了,直到李夢雨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小家伙,現在是紫氣東來之時天地靈力最充沛,最純凈的時刻。盤根冥想吸收靈力!”

          兔子呆然的跟著李夢雨說的那樣盤根于空中,開始吸收起靈力來。她之所以這么聽話是因為這兔子還沒有反應過來是什么情況,她只是按照李夢雨的話照做而已。

          坐于續緣閣里的李夢雨,抬手一握。頃刻間,整個芳城的靈力瞬間化為一個巨大的無形漩渦不斷的向天空涌去,而兔子正是這靈力漩渦的中心。

          芳城的修煉者或者妖,此刻都感覺到了變化,一個個抬頭看向天空,眼中露出驚訝之色。

          這恐怕是大能出手呀!想要調動整個芳城的靈力恐怕只有頂尖強者才能辦到。

          兔子在旋渦中吸收了近半個小時,李夢雨才抬手散去那些靈力。

          她手一頓,一個虛按許小兔瞬間失去支撐,直線落下。原本還在冥想狀態的兔子,瞬間驚醒??粗_下不斷放大的建筑些。

          想要尖叫,可是剛剛張開嘴巴。風就灌進來,她半點聲音都發不出。

          她立馬緊閉上眼睛,毫不保留的把自己剛剛吸收的靈力,全部外放。想要減緩自己下落的速度。

          可是她那點靈力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

          在離地還有千米的時候,許小兔感覺到自己靈力耗盡的時候,周圍那些還沒有散盡的靈力居如同潮水一樣涌來,灌入她身體里。

          五百米的時候,那些灌進來的靈力又被自己消耗的干干凈凈,可是這依然沒有減緩她下落的速度。

          兔子以為要涼了的時候,卻不知續緣閣里的李夢雨,時時刻刻都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當她靈力耗盡的時候,李夢雨嘴角一翹。

          其實一開始,李夢雨就計算好了一切。她送小家伙上天,就是為了讓她吸收最純凈的靈力,然后在刺激她讓她毫不保留的消耗靈力。在她全身都處于極度繃緊狀態時,牽引靈力灌滿。又消耗干凈。

          這樣來來回回,就如同一個氣球一樣,一下子灌滿氣,氣球有的時候承受不了,會爆炸。所以當即把氣全放出來,接著又灌滿氣,在放完,那氣球一定會被原來大上幾分。

          同理,兔子身體就是一個氣球,讓她一次性吸收滿靈力,身體肯定不適應,所以要釋放完。接著在吸收滿,在釋放。那她的身體的儲存靈力將會擴大幾分。

          李夢雨出手把下墜的小家伙給拖住,然后牽引回續緣閣里。

          當小兔子感覺自己下墜的速度消失了后,才試探的睜開一只眼睛,確定自己沒有被摔死,一臉險象環生的拍著自己胸口。

          看看周圍,她確定自己是回到了續緣閣。突然兔子有一點想哭,原來活著這么美好。

          她轉眼看著一臉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的夢雨姐,淚水花中眼眶里打轉,一切的源頭都是她呀!

          這是妖干的事嗎?她心里吶喊著。

          李夢雨托著把小家伙放在椅子上,坐下。兔子實在是扛不住了。刷的一下變回兔子本身,委屈巴巴的卷曲縮在椅子邊上,通紅的眼睛中淚水泛著,撇開頭去,看都不敢看李夢雨。

          兔子委屈,難受??墒怯植荒茉趺礃?。原本是自己偶像,這不是活生生讓她粉轉黑嗎?

          李夢雨瞄了一樣在椅子角落里瑟瑟發抖的小家伙,抿著嘴角道:“現在給我盤根吸收靈力!”

          許小兔聽見李夢雨的聲音,全身雪白的毛發頓時立了起來,立馬搖晃著兔頭。她又不知道夢雨姐會不會再給她來一下。而且她實在是起不來了,現在她手腳都在哆嗦,還咋吸收靈力?

          李夢雨微微的抬起頭來,直接瞪了她一眼:“在來飛一次?”

          瞬間,只見兔子瞬間變回人身,臉色煞白。還來?我你個兔兔的!兔子淚水往心里流著,縱使百不情愿,也不想在飛一次呀!

          她憋住了氣,穩定住自己的人身。托著幾乎要虛脫的身體站起來,掙扎的盤根坐下。開始吸收靈力。

          李夢雨見她好一會從入了狀態,細手虛按,淡白色的光芒向小家伙圍去。

          兔子此時心中還在抱怨,可是她身在福中不知福,她光是今天早上的修煉都頂她她好幾年的沒日沒夜的修煉。

          這一坐,許小兔便坐了一早上她從吸收靈力開始,便覺得自己被棉花包裹著,舒服無比。所以一直到了中午,她感覺那暖洋洋的感覺消失了才停下。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