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一章 來襲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一章 來襲


          兔子望了望幾眼蘇鷲不解的問道:“蘇鷲姐,這么大一個窩,就你一個住么?”

          蘇鷲倒是刻意于窩這個字,她嘴角輕抿的微笑起來。抬手來按在許小兔頭頂,胡亂的揉起來。兔子立馬縮了縮頭,蘇鷲扯著她頭發了,有一點生痛。

          蘇鷲揉了揉便收回手來,眸光暗淡了幾分,瞳孔上挑。眼中帶著追憶之色:“原本不只是我一個人住的,可那家伙在二十多年前就消失了?!?br />
          說著蘇鷲眼眸中染上了幽怨之色:“他無情的讓我一個人,獨守空房這么多年!”

          兔子頓時眼中一亮,那啥情的味道?激情?還是隱情?管它那么多,反正就是這個意思!

          “蘇鷲姐,你說的是你丈夫?”

          兔子在小紫夜夜懸梁刺股的教導下,她也具備了人與人之間的基本的親友關系。比如什么閨蜜,冤家,死黨,夫妻……

          小紫姐曾經教導她異性之間只有夫妻才能同床共枕住一起,當時小紫還幽怨的看著瀟湘姐的房間意味深長的說道:她是意外!

          而獨守空房的意思,兔子也具體說不出來。但她知道就是那種形容夫妻之間的意思就對了。

          蘇鷲撇過頭來打量了一眼好奇望著自己的兔子。嘆了一口氣從自己兜里掏出一包女士香煙,點上一支,憂心的吸一口吐出白煙來。香煙的煙把她的容貌掩蓋起來,就如同煙雨里的廬山一般朦朦朧朧的美。

          “兔兔,你這句話讓我很高興。但是很遺憾他并不是我丈夫,而且我還沒有丈夫?!?br />
          兔子眉頭一跳,自己記錯了嗎?獨守空房不是那意思嗎?

          蘇鷲騰云駕霧的在度開口道:“想必你也聽李夢雨她們提起過那個人吧!”

          兔子暫時把剛剛的問題拋開,她還聽夢雨姐她們提起過?可是自己怎么不記得了。

          “續緣閣的主人就是我一直在等的人……”

          兔子當今蹦了起來,又是他!自己來人間心中最大的疑惑就是,續緣閣主人到底是什么人。

          先是那小屁孩提起,接著又是瀟湘姐她們對他也是片言帶過,現在就連蘇鷲姐也提及他。

          雖然瀟湘姐說了,時候到了自然就會告訴自己,可是她就是好奇。

          兔子她眼睛睜的老大的盯緊蘇鷲姐,問道:“蘇鷲姐,那個續緣閣主人到底是誰呀!”

          蘇鷲抬手撥開云霧,看著兔子猶豫了幾秒,把自己手中的煙滅掉。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婀娜多姿的身材讓兔子咽了咽口水。

          她又瞄了一眼咽口水的兔子,風雅一笑轉身上樓道:“你先等著,我換一身衣服我們也該出發去宴會了?!?br />
          兔子眨了眨睜的發痛的眼睛,蘇鷲姐這是撇開話題呀!

          可是她想追問的時候,蘇鷲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了。想問也沒機會了。

          兔子無奈的坐下,自己思考起來,這個續緣閣主人到底是什么人。兔子大概的按照自己現在知道的線索分析了一下,第一肯定是一個男的。而且還是夢雨姐她們的師傅,說不定是了一個老頭。

          可是又不對,蘇鷲姐怎么可能喜歡一個老頭。兔子搖了搖頭不對,她又重新推演了好幾遍,最后耷拉著頭。實在是想不通,她開始打量起四周起來,并沒有發現什么奇特的地方。她的目光最后還是落在自己那些買來的東西上,她身子撲過去開始搗鼓起來。

          而蘇鷲上樓后,又點上一支煙。她靠在一間房門前,慢慢的抽起來。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支煙的時間過去了,蘇鷲煙頭隨意一甩。煙頭還沒有落地便化為灰燼,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她推開自己靠的房門,進去點亮燈來。

          只見寬大的房間里一塵不染,而且中央位置那面還擺著一張簡易且可收疊的單人床,床上被子床單沒有一點折皺。

          蘇鷲她走過去小心翼翼的躺下,伸出手去環保抱住那被子。此時她沒有了往常的氣勢,現在她就如同一個小女孩一樣把頭埋在被子上,有一點委屈的蹭了蹭兩下。晶瑩的淚光落下……

          半個小時過去了,兔子也把蘇鷲給自己買來的東西都大致的搗鼓個便了。

          但那些在香奈兒店里買回來的衣服卻被她給直接扔一邊去,連看都沒有看一下。

          若是別人知道肯定要扇這兔子一巴掌。這些香奈兒牌子的衣服一件都是上萬元,而且蘇鷲選的都是巴黎時尚周,當中排得上名次的衣服。這更加是貴呀!可是就這樣被兔子拋在一邊不理睬,完全就是糟遣天物呀!

          兔子之所以不搭理那些衣服就兩個原因,第一個就是本就不喜歡那些繁瑣的衣物,第二個就是她此時在搗鼓著她向蘇鷲姐討買的榨汁機。

          她迫不及待的從小紫姐給她開辟的空間里取出好幾根胡蘿卜,然后按照說明的插上電源,可兔子拿著插頭找了半天的電源,就是沒有看見電源插頭呀!

          翻找了半圈,終于她在客廳角落里找到了隱蔽的電源插頭。她激動的把插頭插進去,正在幻想著自己的胡蘿卜汁。

          可是下一秒一聲巨響在她耳邊炸響開來。兔子前面墻壁突然炸開,她瞬間感覺自己被一輛高速行駛的火車撞中。那一瞬間,兔子手腕處李夢雨給她的手鏈閃爍起淡彩色的光芒。

          …………

          此時續緣閣里,李夢雨突然與瀟湘對視一眼。

          瀟湘嘴角有一點不屑的一翹:“我們續緣閣的小兔子也敢動?莫非那獅族真的察覺到了什么?”

          李夢雨思索了一下搖頭:“不,它們不可能察覺到。而且小紫這些天也調查了許多資料。這小家伙身世也有一點奇怪,對她沒有開啟靈智前的一切記載都是一片空白。她就如同憑空出現一樣?!?br />
          瀟湘思索著問道:“兔子不是按小紫命運卷宗上記載的那樣吞噬了一株靈草開啟靈智的嗎?”

          李夢雨白了她一眼:“你好好想想,一只就吞噬了靈草的兔子怎么能引起大自然的注意?而且命運卷宗在強者眼中想改還是可以改的!”

          這么一說瀟湘也不得不承認,的確大自然作為人間主宰想要修改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罷了,可到底是什么原因讓她插手人間的事情的。

          李夢雨繼續道:“而我時時刻刻檢測著虛空動靜。若大自然想要來人間,我必定察覺??晌也]有察覺到大自然的氣息!”

          瀟湘眉頭一跳驚道:“你的意思是!”

          李夢雨點了點頭:“無非兩種可能。第一種:大自然冤下真的出現了,可是我沒有察覺到。第二種:他可能回來了!”

          瀟湘瞬間激動的站起來:“真,真的!?”

          李夢雨到是比較淡定,但是眼中還是有著難以掩蓋的興奮:“這也只是一種猜想?!?br />
          瀟湘抿著嘴唇,眼中淚水翻滾著,此時的她就如一個被奪走了心愛之物委屈的小女孩一樣,完全不是那妖嬈嫵媚的瀟湘了。

          “我,我要去找他!哪怕把人間翻過來!”

          李夢雨突然抬手定住她:“不要亂來,若是他回來了不見我們自然有他的理由。我們只要像往常一樣,什么都不知道。安安心心的留下在他給我們留下的續緣閣中就行了?!?br />
          瀟湘看著李夢雨,眼中帶著猶豫。良久后她緩緩的閉上眼睛平復了激動的情緒。睜開眼來時她又繼續掛上那放蕩不羈的嫵媚笑容,點了點頭。

          …………

          此時兔子倒在一片廢墟中,她只感覺自己眼前一堆胡蘿卜不斷的繞著自己轉,而是耳朵里還傳來重鳴聲。

          放眼看去,客廳已經變為一片廢墟,兔子那些買的東西也不可避免的全部遭殃了。

          而冷風不斷從那炸開的墻壁口涌進,同時缺口上還站著一只兩米多高的巨狼。它眼睛通紅。全身灰色的毛發如同鋼針一樣。

          它抬起一爪,向前一步。腳下的石塊頃刻間化為粉末,巨大的靈壓不斷對著兔子壓去。

          兔子此時頭頂冒出兩對雪白的兔耳朵,她耷拉著掙扎的起身來。

          巨狼見許小兔還能坐起來,瞬間化為殘影對著兔子撲去。

          兔子睜開眼睛看著不斷搖晃的重影,心中一緊。危機感傳來。

          她立馬一個翻滾,深跳從原來的地方來到三米外。

          巨狼撲了一個空,它眼中帶著一點驚訝之色。轉過身去看著站在三米外拍著自己頭的許小兔。

          他可是五千年的狼妖,在雪狼一族發出通緝許小兔的命令,得知許小兔來了芳城。

          它在芳城尋找了二十多天,今天終于在商場里察覺到了許小兔的氣息。一路跟了過來,來到這。

          它在外面觀察了半天確定,這個地方沒有別人才出手的。

          按照傳出來的資料,這兔子不是一只弱的很嗎?原本它還擔心破開墻時直接把兔子給弄死了,可是兔子不但沒事還躲開了自己一擊。

          它當下認為傳出來的資料有誤。不過它并不擔心,這兔子只是一種誤食了靈草的普通兔子何懼?

          許小兔回過神來,看著自己面前不遠處站著的灰色巨狼,瞬間瞳孔放大。

          自己爺爺落下懸崖的場景再一次浮現,兔子全身顫抖著,這不是害怕的顫抖,而是憤怒的顫抖!

          兔子咬著牙,眼中帶著冰冷之色,伸手直接從虛空之中抓出扇子。

          兔子這十多天也不少白訓練的,不管面對什么樣的敵人,哪怕比自己弱小的都要盡全力。

          巨狼見許小兔從虛空中取出扇子,眼中頓時警惕起來。能在虛空中存放東西的行為至少要上萬年,這兔子不簡單!

          許小兔扇子展開,瞬間巨狼眼前一亮,它短暫的失神。

          回過神來來時,兔子已經消失了,它暗叫不妙。

          許小兔已經不在原地,并悄然來到巨狼側身。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