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二章 落幕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二章 落幕


          巨狼當機立斷就是一尾巴掃去,可是終究還是慢了一步。許小兔扇子向前一記格擋接下他掃來的尾巴。同時還借助它掃來的尾巴,以力借力的一腳落在巨狼身子上。

          瞬間巨狼如同一顆炮彈一樣飛出去,落入外院的湖里,濺起大片的水花。

          不管怎么說許小兔可是和熊還有袋鼠搏斗過的。戰斗經驗雖然不能說很豐富,但是也不可小覷。

          而在剛剛兔子展開扇子的瞬間,其實用上了幻術。她這些天來不斷的在瀟湘姐的幻境里磨煉。就算是沒有刻意的去學,她也明白了一些簡單的原理。在展開扇子的瞬間,她控制著靈力把周圍光線都集中于扇上。

          那狼妖當時注意力也在扇子上,所以才會中招。

          許小兔扇子一甩,靈力化為幾桿冰箭對著湖中落去。

          兔子現在可以簡單的掌握基礎的五種靈力,同時還學會了冰屬性這極致靈力的掌控。

          若是有一個詞語來形容現在的兔子,那只有用天翻地覆來形容了。以前兔子根本毫無殺傷力,但現在的她都可以勉勉強強的搏一下四千年修為的妖了。

          當然拋開她肉體強度不說,她若是靠肉體可以活活把七千年的妖給耗死。

          而這五千年的狼妖之所以會吃虧,還是因為它輕敵了。

          冰箭入水,只是濺起一圈圈波瀾,這沒有什么大的動靜。

          兔子可不認為自己這就殺了那狼妖,她左腳一發力。整個兔子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帶著殘影頃刻間便來到湖面上。

          她扇子一轉,隱隱約約之間居然可以看見黑白的光韻包裹著扇子流轉起來。兔子那通紅如同寶石般的瞳孔中,彌漫上了黑白的光影。

          許小兔此時此刻只感覺全身順暢無比,好似有用不盡的靈力一樣。

          兔子失神的瞬間,湖面突然炸開。一道黑影頃刻間便來到她面前,兔子一驚,太快了!

          她急忙用扇子去當。

          “咚轟!”

          一聲悶響,雖然擋住了,但她還是被撞飛了出去并撞斷一棵樹。

          許小兔喉嚨一甜。忍不住一口鮮血吐出,扇子上的黑白光韻也暗淡了幾分。

          狼妖立于她剛剛的位置,全身的毛發就如同一把把利劍一樣。它眼中的血紅變為了暗紅,殺氣彌漫開來,它可是狼!浴血殺戮的種族!

          它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開始就輕敵了,本以為這兔子。是毫無戰斗之力的??墒潜凰荒_踢飛后,它怒了。自己好歹也是一只五千年修為的妖,居然被一只兔子給踢飛了。它在躲閃開許小兔的冰箭后,立馬認真了起來。

          兔子不敢停留,一個翻滾起身捂住自己腰。太疼了,那疼痛感不斷刺激著她腦神經,她咧著牙齒強忍著疼痛感。

          狼妖如同看一只手到擒來的獵物一樣,看著許小兔:“你是許小兔!?”

          兔子見它并沒有急著出手,立馬暗暗的穩定自己紛亂的靈力。不緊不慢的冷聲開口回道:“是!”

          狼妖又打量了幾分許小兔:“跟族里傳來的消息不一樣,你一開始就在隱藏實力?”

          許小兔咬著牙,把口中的血沫咽下去:“你試試不就知道!”

          話音還沒落下,兔子抬手頃刻間。周圍的溫度下降了好幾度,她毫不保留的把自己靈力釋放出來。若是自己在有所保留恐怕就要死在它手中了。

          狼妖心中又一驚,她發現這許小兔給自己帶來的震驚真的是不斷的呀!不但可以破開虛空存放物品,還隱藏了實力,甚至于還是冰屬性的極致靈力。它此刻也明白為什么族中要抓這兔子了。

          狼妖下方的湖面已經開始結冰。它也不在廢話,巨大的身子一閃這一次連影子都沒有留下。

          兔子的心一沉,她捕捉不到那狼妖的身影。此刻自己在明,它在暗。而且實力懸殊,自己危已!她深深的吸了幾口涼氣,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心中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冷靜!

          這是她在這十天來學到的之一,不管面對什么情況都要冷靜。

          一道殘影從她身邊拂過,就如同一陣凜風一般。兔子手腕處手鏈悄然上一抹彩光,她感覺到手臂上的刺痛,立馬低下頭去,只見手臂慢慢呈現出一條血痕。

          兔子握住扇子的手緊了幾分,依然還是捕捉不到那狼妖的身影。

          同時暗處的狼妖又一驚,自己那一抓可以把一塊石頭都抓成粉末??墒侵皇窃谠S小兔身上留下一道血痕罷了。

          這許小兔肌膚韌度到底多強?它心中冒出這大大的疑惑來。

          狼妖并不知道,其實它根本是傷不了許小兔,若不是李夢雨給許小兔的手鏈壓制著她皮膚韌度,就算他在那沒日沒夜的抓一年都抓破許小兔的皮膚。

          而李夢雨此時這么做是為了給這傻傻的小家伙一點壓力,只有壓力才能讓她積極一點。

          狼妖時不時從許小兔身邊掠過,并留下一道血痕,兔子此時根本不去看那些上口而是警惕的看著四周,尋找反擊的機會。

          突然兔子靈機一動,她想到了一個方法。她手中的扇子一轉,只見湖里的水被她牽引過來,凝結成幾面冰墻,并把她的四面八方封住。

          暗處狼妖看著許小兔的舉動冷冷的一笑,天真!你那些冰墻擋得住自己的利爪嗎?

          狼妖并沒有第一時間去打破冰墻,他怕有詐。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同時周圍的溫度也開始一點點回溫。狼妖知道自己出手的時機到了。

          狼妖全身毛發縮起,緊貼身上,就如同披上了盔甲一般。在月光下泛著一點點凄寒之色。它身子一閃便來到冰墻前,同時一同趕到的還有她的爪子。它一抓破開冰墻,可是冰墻之中沒有一點許小兔的影子!

          狼妖一震,怎么可能?不好!狼妖反應過來自己中招了!

          就在它失神的瞬間,它背后的土地破開,兔子從土里跳起。把扇子當劍一般對著狼妖背部刺去。

          她在剛剛想到的方法其實就是用冰墻遮擋狼妖的視線,讓他以為自己還在那面,她其實早已以土屬性力量破開地面在地下一直等待著機會。

          這一招她是聯想自己很熊搏斗時,不管自己怎么打都打不動它。而它每一次見自己動作過大,直接一巴掌把她呼地上。

          這就叫做蓄勢待發。兔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該這么形容。

          可是兔子扇子落下時,原本以為自己贏了,但她臉色一變。

          自己扇子雖然破開了狼妖的毛發,可是也只是沒入了一點點,傷口又不致命。

          狼妖已經覺得許小兔做的很不錯了,它在同修為中,沒有妖可以破開它防御,但許小兔做到了。

          當然當中大多數原因還是許小兔手中的扇子來帶的成效。

          狼妖也不會在給她就會了,轉身直接露出猙獰的獠牙對著許小兔脖子咬去。

          許小兔頓時閉起眼睛來,她這一刻想到了兩個人,一個是自己爺爺,一個是那小屁孩……

          “叮!”

          一聲清響,許小兔并沒有感覺到疼痛,她睜開眼睛來。

          只見狼妖此時咬著一把傘,扇樸素無比,而扇的邊緣掛著很多小鈴鐺。

          清冷的聲音響起:“好大的膽子,居然敢來我家殺兔兔!”

          許小兔轉過頭去,只見蘇鷲姐一步一步的從遠處走來。而且那龐大的威壓把那狼妖直接給從空中按入地中去,還陷入了將近半米多。

          兔子倒安然無事的立在空中。

          那傘從狼妖口中飛入蘇鷲手中,蘇鷲手一晃。撐開傘來。傘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

          兔子看見蘇鷲姐來了心中不知道為什么安心了,她眼前的蘇鷲也開始變為重影,她搖晃著身子失去意識的倒下去。蘇鷲一腳跨出,直接縮短距離來到兔子背后抱住她。

          狼妖被蘇鷲的靈力壓的七竅流血,它眼中充滿了血絲猙獰無比的盯著蘇鷲。它的目光落在她那傘上時,直接倒吸一口涼氣:“華……華……華裳傘!你!你是……”

          蘇鷲不滿的看著自己遠處被許小兔撞斷的樹,直接瞪了狼妖一眼。

          狼妖慘嚎一聲倒下,蘇鷲并沒有殺了它,而是把它給震暈了。

          蘇鷲對著許小兔眉心一點,淡綠色的光芒包裹著兔子。她全身上上下下的傷口頃刻間便盡數愈合了。

          接著蘇鷲又把許小兔送回被炸了一洞的別墅中去。沒一會便自己一個人打著傘出來立于昏死的狼妖邊等待了著。

          又過了好幾分鐘,幾個身穿道袍的人踏著木劍落下。

          派頭一個看見倒在深坑里的狼妖眉頭一跳。

          他開口道:“道家前來處理,麻煩你……”

          蘇鷲轉過頭淡然的看著那自稱道家的人:“過幾日我找孫離反應一下你們道家的管理!這妖膽敢襲擊我家兔兔!你們道家是干什么吃的???”

          那男子看見蘇鷲手中的傘頓時瞳孔放大,他低下頭去恭敬道:“抱歉,蘇九前輩,是我們管理不當,你的損失我們道家全權賠償!”

          蘇鷲看著她淡漠的冷笑一聲:“賠償?笑話!若有下次,我會親自上道家要一個理由!”

          她傘一收,只見周圍被破壞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起來。

          那道家幾人看著這一幕震驚無比。開始他們察覺到了此地靈力紛亂。便急忙的趕來,結果是如此一幕。

          他雖然不認識打傘的人,但是她認識那傘。傘名為華裳在道家記載中是一把上古神器。而傘的主人叫蘇九,也是一位強者。

          后面的人問道:“老大,我們……還賠償……嗎?”

          那開始開口的男子咽了咽口水,苦澀的瞪了他一眼:“賠什么!快點把這作死的狼妖給我抬回去!”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