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四章 雙胞胎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四章 雙胞胎


          兔子目光直接落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上。發現有兩個空位,一個空位上坐著一個低著頭的男子,另外一個空位上坐著一個在打盹的女子。

          她瞄了一眼那長得的文文弱弱的男子頓了一下選擇了坐他旁邊。兔子之所以這么選擇,還是因為放眼望去基本上班上都是男女一組坐著的。

          許小兔可不想成為獨特之一,她還入世未深。二話不說兔子直接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下。

          那文文弱弱的男子見兔子走過來坐下,下意識微微的抬起頭來,悄悄的打量起許小兔來。

          兔子察覺到他的目光,盡量掛上笑容的轉過頭去正準備打招呼。

          可是男子連忙撇過頭去不敢看她,許小兔心中納悶了。小紫姐教導自己要注意禮節,可是對方完全不給自己打招呼的機會呀!這算什么特殊的打招呼方式嗎?

          她無聲的嘆了一口氣,自己怎么這么難呀!

          白老師在上面講著開學注意的事項,而許小兔在下面神游。

          “許小兔同學!”白老師突然叫道。

          兔子依然在神游,并沒有聽見白老師的聲音。

          白老師眼中帶著打趣之色,繼續叫道:“許小兔!”

          依然沒有回應,全班的人都轉過頭看向最后一排的許小兔。

          兔子旁邊坐著的男子見周圍人的目光轉向他這,立馬低著頭去用手在課桌下小心翼翼的戳了戳許小兔的腰。

          “哈!癢……”兔子被戳中腰,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男子頓時把頭又埋低了幾分,慌亂的收回手去。而許小兔前排的那女子看見這一幕頓時不滿的皺了皺眉頭打量了幾眼兔子。

          兔子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為什么大家都看向自己?

          白老師見她回過神來,不喜也不怒的開口道:“許小兔同學!”

          兔子聽見白老師叫自己,急忙把笑容收斂并起身來有一點結巴的問道:“怎,怎么了?”

          白老師輕輕的敲了敲課桌,臉上居然掛上了笑容。

          可是那笑容讓許小兔心中發慌,每一次要發生不好的事情都是這感覺。莫非要出事了?

          白老師笑了一笑道:“我覺得我與小兔同學很有緣分,老師也很喜歡你這活波的性格!”

          兔子立馬搖了搖頭,她可是記得那一晚,瀟湘姐就是挑著自己的下巴。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喜歡你,接著就是噩夢的開始。想到這兔子身子就是一顫,冷汗直冒。

          白老師見許小兔那反應,頓時有一點不滿與傷心的問道:“怎么小兔同學,不喜歡老師我嗎?”

          兔子當即點了點頭??煽匆娝碱^一跳,自己的背脊一陣陣的發涼。她連忙擺了擺頭:“不,不!我,我喜歡老師你……”

          白老師抿了抿嘴唇,有一點惋惜的搖了搖頭:“可是作為老師的我很為難呀!我們是不可能的!”

          兔子心中:???

          班上其他人也怪異的看著許小兔與白老師。

          白老師頓了一下鼓勵的看著許小兔繼續道:“小兔同學,老師我喜歡的可是能擔當重任的同學!”

          許小兔有一點無語,但還是遲疑的點了點頭。這老師可能是一個戲精!不要問自己是怎么冒出這個詞的!而且這腦回路自己完全跟不上呀!

          白老師見兔子點頭,便干咳一聲收拾情緒,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那好,許小兔同學,你就是我助手了!”

          兔子眉頭一跳:“哈!?”

          啥情況?兔子有一點懵逼,怎么回事?

          白老師不給許小兔反駁的機會:“好了各位同學,你們先自己相互熟悉一下。我去拿你們宿舍分組單過來?!?br />
          她話語還沒有落下,人已經出去了。兔子見人走了想反對也來不及了,頓時一臉垂頭喪氣的坐下來。原本打算平平靜靜的在這大學里過著小康生活的,怎么一來就碰到這事呀!

          許小兔前面的一男一女以及左邊的一會女子都很默契的轉過頭來好奇的盯著許小兔。那文文弱弱的男子也抬頭看向前面那女子。

          “你好!許小兔同學,我叫鐘旭?!痹S小兔前排的那男子伸出手來笑道。

          兔子聽見別人叫自己回過神看著他。立馬伸出手去握住他手使勁搖了搖傻笑起來:“你好!你好!”

          而鐘旭旁邊的那女子,伸出手來指了指兔子身邊那文文弱弱的男子道:“我叫許蘭溪,和那一個姓!你旁邊的是我弟弟,白雨墨!記住不準對我弟弟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說著許蘭溪晃了晃自己的拳頭,這一看就是典型的弟控呀!

          兔子連忙點頭,同時也瞄了瞄自己旁邊害羞的白雨墨。直覺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得罪許蘭溪。

          許小兔左邊的女子趴在課桌上,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對著許小兔打著啊欠,懶惰的招招手:“啊哈!我叫鐘可,是鐘旭的姐姐……”

          說著說著她聲音便小了幾分,轉眼便瞇著眼睛又打起盹來。

          許小兔自認為自己的睡覺速度是一流的,可是見到這鐘可的入睡速度。明白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和鐘可比起來完全就是望塵莫及呀!

          鐘旭有一點不滿的起身,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走到鐘可身邊把衣服給她搭上。不滿道:“老姐真的是,老這樣懶惰怎么行?”

          這明顯也是一個姐控呀!

          兔子眼中帶著怪異之色的看著自己前面的許蘭溪,轉眼又看了看自己旁邊的白雨墨還有左邊的鐘可兩姐弟。

          她仔細打量了他們四個好幾眼后,想到了什么便開口問道:“為什么你們姐弟兩人的姓不一樣?”

          許蘭溪沒有開口而是看向一旁一直想要開口的白雨墨。

          白雨墨好似鼓足了勇氣一樣抬起頭看向許小兔,但眼光卻不斷的躲避許小兔的目光:“我,我跟我媽媽姓。姐,姐跟我爸爸姓……”

          說著說著白雨墨又低下頭去,不敢看許小兔。

          他的聲音十分小,兔子若不是聽力好,不然還聽不清楚呀!

          兔子耷拉著兔頭,小紫姐不是說雙胞胎基本上都是一個姓嗎?為什么這兩個要分開來?

          許蘭溪看著低下頭去的白雨墨,嘆了一口氣,心痛的看著他補充道:“你是疑惑為什么我跟我媽姓,我弟跟我爸姓?”

          兔子眨了眨大眼睛望著許蘭溪好不隱瞞的點了點頭。

          許蘭溪眼眸中有一點幽怨之色道:“還不是我爸媽信了一個神棍,然后就給我們安的這名字的!”

          兔子當即聯想到了小紫姐給她講的那些招搖撞騙的神根!果然不能隨便迷信,自己眼前就是兩個受害者。

          鐘旭回到自己位置上,看著自己那睡著的姐姐道:“說起名字來,你為什么叫許小兔?總感覺這個名字有一點……”

          的確許小兔這個名字不但單調,還顯得有一點土。

          兔子眼眸中的色彩暗淡了幾分:“因為,這是我爺爺給我取的……”

          許蘭溪與鐘旭都沒有注意到兔子眼光暗淡了,鐘旭繼續問道:“那你爸媽不管嗎?”

          兔子身子瞬間繃緊,她只是一只普通兔子得到機遇才開啟靈智。若是自己有父母,恐怕早已不在是老死,就是被別的妖吃了。

          鐘旭與許蘭溪見兔子沉默了,都轉過頭看看向她,白雨墨也抬起頭來看著許小兔。

          兔子強笑道:“我父母早早去世了,我爺爺也不知道去那了……”

          三人頓時明白他們提到了許小兔的傷心事。

          許蘭溪瞪了一眼開始提起這個問題的鐘旭,然后問道:“那你是一個人住嗎?還是還有哥哥姐姐什么的……”

          許小兔緩緩地抬起頭看著許蘭溪,眼前不禁浮現起來夢雨姐,瀟湘姐,小紫姐,以及蘇鷲姐的臉頰。

          兔子感覺自己顫抖的心慢慢的變暖了幾分,這時那小屁孩的臉頰又浮現出來。

          兔子頓時握緊拳頭咬著牙,她發誓一定要收拾那小屁孩!

          他們見許小兔握緊拳頭,咬牙切齒。許蘭溪試探問道:“怎么了,莫非……”

          兔子抬起頭來立馬擺了擺手:“不是,我就是想到了一個特別可惡的小屁孩!”

          許蘭溪眉頭一跳,點頭哦道。

          兔子回道許蘭溪的上一個問題:“我有四個姐姐!”

          鐘可頓時笑了起:“哦!那你們生活在一起肯定很幸福吧!”

          兔子眼中閃爍著淚花,幸福?如果自己和袋鼠,熊,鯊魚,豹子那些一起搏斗那叫做幸福的話。那自己的確是很幸福呀!

          三人見許小兔眼中居然激動的淚花都出來了。

          暗暗的點頭,看來許小兔那幾個姐姐對她很好,她幸福的淚花都出來了!

          “哈~”

          此時鐘可居然醒過來了,她慢慢的起身伸了一個懶腰。揉了揉朦朦朧朧的眼睛,看了一眼許小然后余光瞄了一個方向道:“小兔,你認識那個人嗎?”

          說著鐘可指了指自己剛剛瞄的方向。

          只見教室前排的一個長有一點嫵媚的女子,那女子看見鐘可指自己,立馬轉過頭去。

          兔子跟著鐘可的目光看去,愣了一下完全就是陌生臉呀!

          她茫然的搖頭道:“不認識……”

          鐘可起身,鐘旭搭在她身上的衣服滑落。

          她來到許小兔背后,直接撲失去抱住她,目光落在她旁邊的白雨墨身上。小聲的在她耳邊道:“小心那人,她對你有敵意。還有雨墨是我的,你不要有歪心思!”

          說完,鐘可把下巴抵在許小兔肩膀上蹭了蹭。才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繼續打盹起來。

          兔子一時間緩不過來,什么情況?

          她也察覺到了她們四個人之間的奇怪關系,便問道:“為什么你們要分開坐?”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