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五章 丁蕊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五章 丁蕊


          兔子冒出這句話來時,另外三人瞬間沉默了下來。至于另外一人自然還是在繼續打盹中。

          許蘭溪盯著自己弟弟看來大半天才開口道:“原本我是坐你位置的,鐘可是坐我這的??墒潜话捉淌谡{開了?!?br />
          兔子可以看出許蘭溪與鐘旭眼中的幽怨。為什么白老師要調開她們,兔子倒是很好奇。

          與此同時,白老師她拿著一張表走了進來瞄了一眼坐在后面的許小兔道:“同學們,關于宿舍分配的單子我已經拿到了。你們也可以選擇住校,也可以選擇不住?,F在可以告訴我一聲,我好把你們名字劃去?!?br />
          很快有不少的人舉手報備,最后統計下來班上基本上三分之二的人都不打算住校。而當中也不缺乏大多數的都是情侶什么的。

          而兔子周邊的四位都選擇了住校,兔子也選擇留在學校。至于為什么她會選擇住校,一半原因都是小紫給她的建議,讓她多跟別人打交道那樣可以更好的融入這個社會。

          同時給她這決心的還有那一晚瀟湘姐對她的調教起了不少的作用。

          白老師又說了幾點關于住校要注意的事情,同時明天自己要選修的課,接著便又告訴了明天要去領取教材后,便接著散課了。

          白老師走了的時候還對著許小兔招了招手:“小兔助手跟我來一下?!?br />
          兔子很不情愿的被白老師給帶走了。

          而一開始坐在前排,還時不時看向兔子的那女子。見許小兔出去后擺脫了那些上前來搭訕的男子后,也急急忙忙的出了教室。

          鐘可毫無聲息的醒來起身,搶在許蘭溪的前面一步來到許小兔坐的位置堂而皇之的坐下,絲毫不理睬不斷瞪她的許蘭溪。自顧自的趴在桌子上,微笑盯著自己旁邊害羞的白雨墨。

          “那一只小貍貓對小兔有敵意……”鐘可懶洋洋的開口道。

          許蘭溪有一點不滿她搶先自己一步:“你怎么知道?”

          鐘可依然趴在桌子上看著白雨墨的側臉繼續道:“你和雨墨有一半妖的血脈!我猜你爸爸或者媽媽當中有一位應該是妖吧!”

          這句話一出瞬間白雨墨身子僵住低著頭,手抓緊自己的衣角。

          許蘭溪二話不說立馬起身來到白雨墨身邊,用自己的身子擋在鐘可的面前:“你是道家的人!?”

          鐘旭見氣氛不對。立馬伸出手去對著鐘可頭一敲,一臉嚴肅的看著她道:“姐!爸媽說了在外面不要亂說話!”

          鐘可捂著頭,不滿的嘟了嘟嘴巴,眼巴巴的看著張旭。

          張旭歉意的對著許蘭溪開口道歉道:“抱歉,我姐就是這樣。不但懶,而且說話都很直白!”

          許蘭溪盯著一臉笑嘻嘻的鐘旭眼中警惕之色絲毫不減:“你們到底什么人!”

          鐘旭有一點為難的抓了抓頭,嘆了一口氣:“我……我們的身份不能隨便說出來,老媽說了。不是親近之人,就不能說!”

          鐘可認真的點了點頭:“對,不是親近之人就不能說…………不過我喜歡雨墨,雨墨就是我的親近之人。那告訴你們也無妨。我爸算是仙吧!我媽是冥界二公主!”

          鐘旭頓時一臉無語的用手拍住臉,聲音拖長了幾分:“姐!”

          許蘭溪看著聲音拖長了的張旭,一臉疑惑的搖了搖頭:“沒聽過,不過只要不是道家的人就好!”說著許蘭溪回道自己位置上坐下。

          白雨墨膽怯的看向打量著自己的鐘可,立馬又低下頭去。

          鐘旭看著這一幕頓時不滿的皺了皺眉頭,許蘭溪也臉色不太好。

          當一個姐控遇到弟控,同時姐控的姐姐喜歡上了弟控的弟弟還變成什么樣嘞?

          …………

          此時兔子跟著白老師來到辦公室里??赊k公室里沒有別人,而且看樣子這個辦公室也不常用,到處都集滿了灰塵。

          白老師坐下打趣的看著許小兔道:“小兔助理,我們還真有緣呀!”

          許小兔看著她那打趣自己的表情,有一點惆悵的叫道:“白,白老師……”

          白老師點了點頭把手撐在桌子上,一邊打量著她,一邊轉著著鋼筆道:“作為我的助手,你得在我有課的時候來這幫我拿課件,我有的時候也會讓你準備一些相關的課堂資料.......”

          許小兔有一點茫然,這啥意思?

          “白老師你是教什么的?”

          白老師緩緩的拿起桌子上的一本書在兔子面前晃了晃。

          兔子看見名字念道:“《大秦秘史》!?教歷史的?”說起來自己好像還是歷史系的來著.......

          白老師把書放下,又拿起一張表遞給許小兔:“好了,把這表拿回去吧!這是你們宿舍的分配結果?!?br />
          兔子接過來,看著不少被劃掉的名字,最后終于找到了自己是名字所在。

          404號寢室成員:鐘可,許蘭溪,周琴,許小兔,秦雨薇,王蓮。當中秦雨薇與王蓮的名字被劃掉了。

          兔子正準備離開辦公室往回走的,但是白老師扔給許小兔一本《三國演義》叫他回去好好看看,兔子看著這一指多厚的書有一點心累的感覺。

          她在離開辦公室后,回教室的路上又被截住了。

          截住她的人正是鐘可告訴她要小心的那女子。女子如面大敵人般的盯著許小兔。

          兔子被她截住還有一點發懵。

          “你叫許小兔?”那女子開口道。

          兔子下意識點了點頭道:“怎么了?”

          女子嘴角泛起微笑來,兔子感覺到周圍的靈力有一點紛亂,而且她也察覺到了這女子身上居然有妖氣!

          女子緩緩地開口道:“想不到我居然在這遇到你了,我抓住你想必可以去雪狼一族要獎賞吧!”

          兔子頓時皺了皺眉頭,她是妖!她警惕的盯著這女子,同時隨時準備從虛空中取出扇子來。

          兩女之間的氣氛十分凝重。

          “小兔,丁蕊你們在做什么?還有小兔你還在磨蹭什么,快去告訴大家寢室的分配情況?”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時,白老師出來了。她靠在辦公室門口看著不遠處的許小兔與那女子兩人高聲道。

          兔子見被叫做丁蕊的女子,皺著眉頭看著那出來攪場的白老師,又對著許小兔冷笑一聲。便轉身離開了,兔子見她走了這才松了一口氣,然后轉過頭對白老師感激的一笑。

          可是白老師接著瞪了她一眼:“還不快去!”

          兔子立馬縮了縮頭,急急忙忙的離去。

          見許小兔走了,她嘴角微微的一翹:“這小兔子還有一點意思,小家伙也不簡單呀!”

          她靠在門框處笑著擺了擺頭,回到辦公室里去。

          而兔子回到教室后,把宿舍的分屬情況告訴了鐘可她們,而剩下的那些住校的也圍過來找到自己名字然后相繼離開而去。

          被分到許小兔一個寢室的還有一個叫周琴的,碰巧的是鐘可與鐘旭居然認識她,而且這個周琴還是他們的表姐!

          許蘭溪當即吐槽了一句:“你們是一家子都來這學校,而且還都來一個班了嗎?”

          兔子也有一點無語。

          可是最后她們都沒有見到鐘可他們的表姐周琴。

          鐘旭與鐘可好似都不意外:“正常,周琴表姐在家里地位很高,她是諸星月捧的!想必現在她還沒有掙脫家里的束縛吧!”

          至于白雨墨與鐘可自然在男宿舍里。白雨墨很慘,一個人一個宿舍,而鐘旭是六個人一個宿舍。

          最后他們也離開教室去往宿舍整理起來。許小兔也跟著鐘可她們一起去了404的女生宿舍。

          一進去,就是灰塵漫天飛,房間不大也不小,三張兩層的床,還有兩張桌子以及衛生間。

          接下來許小兔與許蘭溪動手開始打理起來。至于鐘可,在進門后就坐下在門邊,靠在門框上開始睡起覺來。

          對于這一點兔子與許蘭溪也很無奈,她們兩人用了半小時終于搞定了寢室的衛生。

          打掃完了之后,許小兔靠在墻上暗嘆道:原來打掃衛生也很累呀!若是用靈力幾乎是分分鐘鐘的事情,但是自己現在面前兩個大活人,這么敢用呀!

          轉眼反觀某個靠在門上睡覺的鐘可,陽光撒這她身上,就如同鍍上了一層光韻一般。兔子忍不住走過去蹲下看著打盹的她,那細長的睫毛,以及晶瑩剔透的嘴唇,一切看起來看起來就如同一件鬼斧神工的藝術品一樣。

          兔子咽了咽口水,為什么感覺她有一點眼熟?是不是自己見過?不可能呀!

          就在她失神的時候,鐘可突然睜開眼睛來。把兔子嚇了一跳。

          鐘可看著許小兔二話不說,一把把她抱住抓過來。

          兔子有一點懵,啥情況?

          只見鐘可把許小兔按在門另外一半門框上,然后她把頭靠在許小兔肩膀處又開始打盹起來。

          兔子懵懵的眨了眨大眼睛。哈!這算什么情況?我好歹也是堂堂兔妖被拿去當枕頭???

          許小兔雖然心中糾結,但還是小心翼翼的低頭看著鐘可。生怕吵醒她一樣,她發現從這個角度看鐘可,又是另外一番韻味。

          兔子不知道是不是睡覺可以傳染,她也打了一個啊欠,眼皮子開始打起架來。她不知不覺間就把頭靠在鐘可的頭上也開始打起盹來。

          至于許蘭溪在剛剛便出去了,所以此時宿舍里只剩下兩個打盹的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直到兔子慢慢的醒過來,可并不是她自然醒來的,而是她屁股坐痛了才醒過來的。

          可轉過頭去,發現自己靠著的鐘可早已消失了。自己現在是靠在門框上的。

          兔子她起身活動了一下卷曲久了的身子,接著找了找周圍。都沒有找到許蘭溪與鐘可的身影,便自己出去在學校里轉起來。

          她不巧的是遇到了一個自己半月前見到的人,郭小刃!

          此時郭小刃在籃球場外看著里面打籃球的人。

          兔子下意識過去打招呼,可是郭小刃一臉警惕的看著她。那目光就如同看一個陌生人一樣。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