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七章 出手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七章 出手


          兔子倒是并沒有注意到那么多,她的目光一直緊緊落在冰糖葫蘆上。

          許蘭溪見許小兔眼饞的厲害,笑著分給了她兩串,剩下的她們四個一人一串。

          兔子洗洗刷刷的撥開糖紙,不亦樂乎的吃了起來。第一個入口,頓時滿足的迷起眼睛來,那滑稽的表情,讓鐘旭他們見了都笑出了聲來。

          沒等一會,火鍋的水已經燒開了,同時菜還有肉也相繼送上來。

          鐘旭很自然的起身道:“告訴大家一個小訣竅,這個毛肚此時最美味的!只要放下去十多秒就可以吃了!”

          說著鐘可已經放了下去,十多秒后,他夾起來。沒有絲毫猶豫的放入自己姐姐碗中。

          而許蘭溪白了他一眼:“誰不知道呀!”說著她頓了一下瞄向還在品嘗冰糖葫蘆的許小兔。好像還真的有一個不知道……

          她尷尬的咳嗽了一聲,也出手夾起一片,放入翻騰的鍋中。等待起來。

          兔子轉眼便解決完了兩串冰糖葫蘆,她舔著自己的嘴角??粗羌t辣的火鍋料不斷的翻騰著,那香辣味不斷往她鼻中鉆。

          許小兔咽了咽口水,她桌下的手,下意識的從虛空中掏出一根胡蘿卜來,放在嘴巴里吧唧吧唧的嚼起來。

          頓時房間里安靜了。

          只是聽得見火鍋湯料的翻騰聲以及兔子嚼胡蘿卜的吧唧吧唧的聲音。

          兔子感覺不對勁,為什么突然安靜了?她抬頭只見,許蘭溪他們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

          兔子嚼東西的嘴巴停了下來,頓時反應過來,自己剛剛是從虛空里把胡蘿卜取出來的……那豈不是自己……暴露了!?

          就在兔子心中驚慌的時候,許蘭溪她咽了咽口水問道道:“小兔,你為什么啃胡蘿卜?”

          許小兔見有機會忽掩不過,立馬把自己的腦瓜高速運作,她舉著自己咬了一口的胡蘿卜口吃的圓場道:“這……這是我隨身攜帶的一個胡蘿卜。餓,餓了……好拿出吃……”

          四人都沒有察覺到許小兔那飄忽不定的眼神,她們都注意力都在許小兔那咬了一口的胡蘿卜上。

          鐘旭放下筷子,語重心長的問道:“小兔,你很喜歡吃胡蘿卜嗎?”

          兔子見自己已經把忽掩了過去,頓時松了一口氣點了點頭。作為一只純正的兔妖,自己不吭胡蘿卜吭什么?

          為了表示自己對胡蘿卜的熱愛,兔子還特地補充道:“我從小就喜歡吃胡蘿卜,基本上我頓頓都吃的胡蘿卜!”

          可是兔子殊不知,她的這句話在鐘旭他們耳中卻變成了:我家里窮,只能吃胡蘿卜。一天三頓基本上都是胡蘿卜……

          許蘭溪把自己燙好的毛肚毫不猶豫的夾起來放入許小兔碗中,同時撇開頭去默默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兔子見氣氛還是有一點怪異,而且她們一個個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一點不對勁呀!

          見許蘭溪撇開頭去擦眼睛不解她的舉動:“蘭溪怎么了?”

          她連忙對著許小兔擺手,轉過頭來搖了搖嘴巴:“小兔,沒事就是這煙熏的我淚花出來了……”

          白雨墨伸出細白修長的手拿起筷子,把自己碗里的一塊五花肉夾入許小兔碗中。

          眼中帶著關心之色:“小,小兔多吃一點……”

          鐘可也把鐘旭剛剛夾給她的毛肚也夾入許小兔碗中:“小兔,以后我養你!”

          鐘旭左右看了看自己碗里也沒有菜。便轉手把旁邊的一盤米糕遞給許小兔道:“小兔,以后我們就是朋友!只要有困難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們!”

          兔子看著突然熱情起來的她們,有一點莫名其妙。同時心中也有一點暖暖的感覺。

          為什么自己突然間這么受歡迎了?莫非她們察覺到了本兔的魅力?

          兔子連笑的擺手道謝。

          而且我們的兔子和許蘭溪他們幾個,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于是才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不過感謝歸感謝,兔子看著自己碗里的肉還有毛肚,頓時打了一個寒顫。

          自己是兔子,又不是肉食動物。這些肉雖然不能說完全吃不下,但是那心里就是有一道坎,過不去。這要她何從下口呀?

          兔子看著自己的碗糾結萬分,悄悄地抬頭,便撞見那四雙關切的目光。

          一時間,兔子有一點想哭。自己是兔子呀!一只純正的兔子呀!我不吃肉,吃胡蘿卜呀!

          奈何兔子心中怎么吶喊都沒有用。因為她不能告訴許蘭溪她們,自己是一只兔妖。

          最后在百般無奈下,兔子稚嫩的用筷子變扭的夾起一塊肉來往嘴巴里送。

          入口瞬間兔子淚花就往外冒起來。她心中不斷念道:酒肉穿腸過,兔子心中坐!自己是兔子,是兔子……

          許蘭溪她們看著吃著五花肉冒著淚水的兔子,都帶著欣慰的目光看著她。

          鐘旭與許蘭溪還又專門為兔子煮了好幾盤肉。

          兔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把這碗中的肉還毛肚吃完的,但是她最后還覺得那個毛肚什么的還不錯,入口十分脆,味道還很好……

          剛剛吃完,許蘭溪就如同一個姐姐一樣,不斷的往她碗里夾肉來。

          許小兔看著那些肉,眉頭一跳急忙起身逃道:“我,我去廁所……”

          說完兔子便急急忙忙的奪門而去。留下包間里有一點發懵的四人面面相覷。

          許蘭溪抬手把包間門關上,然后表情認真的把筷子放下道:“我的直覺告訴我,你們兩個身份也不簡單,光是可以看出我和雨墨的身份這一點已經不俗了?!?br />
          說著她頓了一下,看了一眼白雨墨繼續道:“我和雨墨先跟你們攤明。我媽是白霞,我爸是許榟!你猜的不錯……”

          許蘭溪的瞳孔瞬間變為金色,她靜靜地盯著鐘可,就如同盯住獵物了一樣。包間里的溫度也隨之下降了不少:“我和我弟,有一半是妖的血脈,這來自于我們媽。她是白蛇。前世是白素貞?!?br />
          這句話倒是把鐘旭給驚住了:“你們是白霞集團的大小姐和大少爺?那……”

          白雨墨低下頭去不語。許蘭溪點了點頭。

          鐘可目光一直在白雨墨身上,她輕輕的用筷子敲著鍋邊,打斷鐘旭道:“很不巧,我和小旭是依蘿公司的大小姐和大少爺。

          這一次輪到許蘭溪驚訝了:“你們兩個……”

          鐘可把手指放在嘴唇中間噓道:“這件事我們就此忘掉,也不要告訴小兔?!?br />
          許蘭溪緩緩的坐下,平復了著震驚的心情,依蘿公司在全球是前十的大公司,而他們白霞集團,只是在華國排在前十。雖然兩個都是全十,但意義相差甚遠。

          許蘭溪點著頭道:“小兔不容易,不如我們養她怎么樣?”

          白雨墨第一個舉手道:“我,我沒有問題……”

          鐘可瞄著白雨墨輕抿嘴角點頭。

          鐘旭坐下,沒有異議的打了打手勢。

          突然鐘可感應到了什么,起身向外走去。

          另外三人見不對勁,便跟了上去。

          而此時,在女廁所里的許小兔。正在不斷用冷水洗臉,她想要沖掉那肉味。

          “許小兔!”一個如同幽靈一般都聲音響起。

          兔子聽見這聲音全身一震,她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那丁蕊。

          她打了一個寒顫,立馬轉過頭去。

          只見全身被棕色毛發包裹著的丁蕊正站在她背后,背后有一條長尾在不斷的擺動著,頭頂有一對尖耳,瞳孔如同貓的瞳孔一般收縮著。

          許小兔當即警惕起來:“你,你怎么在這!”

          丁蕊冷笑起來:“你現在的價值在雪狼一族中,已經價值兩株靈草了!你說我為什么在這?”

          兔子身子一震,什么時候靈草的消息跟胡蘿卜一樣,到處都可以聽到。自己做續緣閣里不知道泡了多少靈草?,F在自己又可以兌兩株靈草……

          莫非自己是靈草聚集器?

          兔子不敢大意,她感覺不出來丁蕊到底是級別的修為。她隨時準備出手,可突然空間扭曲。

          只見一只細長的手伸出來,一巴掌直接把丁蕊打回貍貓的原形,并從廁所窗戶處抽飛出去。

          兔子看著這一幕眨了眨眼睛,啥情況?

          等等!兔子認識那一只手,那不是夢雨姐的手嗎?

          此時續緣閣里。

          李夢雨緩緩的從虛空中收回自己的手來,有一點不滿的甩了甩手:“果然隔空抽人還是沒有那當面抽著有手感?!?br />
          旁邊的瀟湘一邊把玩著自己手中的彼岸花,一邊開口道:“若是我,肯定要一巴掌把那小貍貓抽的生活不能自理,讓她躺個幾百年的?!?br />
          李夢雨端起茶杯小抿一口:“她在小家伙的那所大學里?!?br />
          瀟湘手一頓好奇道:“她?”

          李夢雨點頭放下茶杯,眼神深邃的開口道:“在我之下的那個女人……”

          …………

          此時廁所里的許小兔已經回過神來了。同時她也大致猜到了夢雨姐為什么出手,想必那丁蕊的修為已經超過七千年了吧!

          與此同時,鐘可她們已經來到了廁所門口。至于鐘旭與白雨墨自然在外面等著。

          鐘可與許蘭溪進來便看見處那發呆的許小兔。

          鐘可開口問道:“小兔沒有奇怪的人出現吧!”

          許小兔看著進來的鐘可與許蘭溪立馬搖了搖頭:“沒……”

          她不可能告訴鐘可她們丁蕊是妖吧!

          鐘可又打量了周圍一樣,才松了一口氣。

          不過許小兔反應過來:“為什么你們都來廁所了?”

          許蘭溪眨了眨眼睛,轉向看向鐘可直接甩鍋道:“我跟她來的?!?br />
          鐘可搖著嘴,輕抿:“我就來上廁所,你也跟著?”

          許蘭溪咬著嘴唇盯著灑脫甩鍋的鐘可,為什么突然感覺她那么欠揍嘞?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