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三十五章 家人晚飯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三十五章 家人晚飯


          兔子低著頭,如果真的如小紫姐說的那樣,她的確是觸犯了青丘與道家定下的鐵律。

          許小兔小聲底語道:“小紫姐我錯了……”

          小紫轉頭看向低頭自責的傻白。眼中帶著疼惜之色,轉口安慰一句:“不過,你這一次做的很不錯!”

          兔子一愣,立馬抬起頭來。眼中帶著驚喜。

          紫眼底的色彩轉眼便消失,恢復往常的嚴厲。

          兔子就如同一個得到糖的小孩子一樣:“真的嗎?”

          小紫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夸你一句,你就上天了?”

          兔子傻笑著連忙擺手:“不,不!不上天。我不想再上天了!”兔子還深刻的記得那一個清晨,自己與太陽肩并肩……

          小紫開了近十多分鐘,她們才回到續緣閣。

          兔子久違的看著續緣閣三個大字擺在自己面前。

          她感覺自己就如同倦鳥歸巢一般。許小兔立在門口,不禁的回憶起了自己離開續緣閣經歷的一切。

          和蘇鷲姐去商場買衣服,結果當天晚上就與一匹雪狼大戰。后又因為起晚了,急忙趕去學校的路上居遇到了白老師。這白老師還正好負責她們班。

          而在大學里的一個月,她結識了許蘭溪他們?;貋碛钟龅焦∪械氖?,不知怎么又掉入幻境里……

          這一個多月的跌跌撞撞讓兔子此時心中有一點哽咽。

          旁邊的小紫抬手直接把車直接扔入自己開辟的空間里。

          她走過來看著發呆的傻白,不解道:“在這發什么呆!莫非出去一個月連家門都認不到?”

          兔子回過神來看著一臉嚴肅的小紫姐。突然張開手過去,一把抱住小紫。

          傻白這一舉動,把小紫弄懵到了,怎么回事?莫非自己剛剛說她語氣重了一點?還是舌頭還在痛?

          兔子顫抖的聲音在胡思亂想的小紫耳邊響起:“最喜歡小紫姐你們了……”

          聽見這句話,小紫瞬間打了一個寒顫,身子化為一道紫色的閃電掙脫許小兔的懷抱。

          她離傻白遠了幾米,一臉嫌棄的看著她:“你出去一個月經歷了什么?怎么變得跟瀟湘姐一樣了……”

          說著小紫又哆嗦了一下。

          許小兔正準備開口,續緣閣的門打開來。

          李夢雨的聲音先傳出來:“你們兩個站在家門口不進來什么意思?”

          轉眼又見瀟湘姐走出來,臉上帶著笑瞇瞇的笑容看著小兔子。

          她打量了一下,便轉過頭去白了小紫一眼:“怎么?像我不行嗎?”

          說著她又一臉魅笑的看向小兔子:“小兔子,你終于開竅了。不枉那一晚妾身對你的調教?!?br />
          瀟湘還時不時的對著許小兔拋了媚眼。

          兔子也跟著小紫一樣,打了一個寒顫。她又想起了那一晚,她立馬搖頭,擺手:“不,不是那個意思!我,我……”

          “進來吃飯了!”李夢雨的聲音有一點不耐煩的催促道。

          兔子聽見吃飯兩個字,她還沒表示,肚子便發出了聲音來催許小兔。

          兔子立馬指了指那面,看著瀟湘姐強笑道:“瀟,瀟湘姐,吃飯了,吃飯了!”

          說完兔子拔腿就跑,風風火火的從瀟湘身邊經過,生怕她攔下自己。接著便對她進行一段不可描述的調教。

          瀟湘也沒有攔下她,臉色露出與往日不同的笑容來看著小兔子的背影。

          小紫慢慢的跟著走過來道:“恍惚間,居然習慣了這傻白。續緣閣也因為有了這傻白,感覺熱鬧了不少?!?br />
          瀟湘瞄了一眼走過來的小紫,贊同的點了點頭:“說起來,二十多年了。就感覺和小兔子在一起的十多天最充實!”

          小紫眼中帶著嫌棄之色,但是眼底又帶著柔意兩者有一點矛盾的抱怨道:“她在的十幾天。我每天可忙的不可開交。一天處理完青丘的事?;貋砗?,晚上還要找時間教她。你看看她又笨,又傻!我真的是太難了!”

          瀟湘看向小紫,又浮現出往日的魅笑:“傻嗎?我感覺那是純真。我看你就是沒有動力!不如,我給你一點動力?今天晚上來我房間?”

          小紫立馬跳開,連忙擺手:“算了!我覺得你這還是給傻白吧!她更加需要動力!”

          “你們兩個還不進來?”李夢雨的聲音已經變得有一點冰冷了。

          小紫哆嗦了一下:“快進去吧!不然夢雨姐要生氣了?!?br />
          瀟湘一臉贊同的點了點頭。

          而許小兔進入續緣閣后,看著熟悉的陳設。心中不斷傳來一陣陣安寧。

          這時李夢雨闖入她眼中。

          許小兔眼睛都看直了!今天夢雨姐穿的是旗袍??!

          那被旗袍包裹的身子婀娜多姿,如綢緞一般。而暴露在外面的肌膚如翠蔥一樣。那堪比瀑布般的長發被高高的盤在腦后。

          此時的夢雨姐,兔子只想到一個詞!養眼!太養眼了。許小兔感覺自己愛了,愛了。

          李夢雨注意到看著愣的小家伙聲音清冷的響起:“還處那干什么,還不去洗手吃飯!”

          兔子被李夢雨的聲音拉回神來。她一臉激動的沖過去抱住李夢雨。

          李夢雨身子一僵。緩緩的低頭看著抱住自己的小家伙,也知道怎么開口。干脆讓她抱了一會后,輕微的一震,把小家伙給震開:“洗手吃飯!”

          兔子被震開回過神來。一臉留戀的看著夢雨姐的身子。

          抱夢雨姐的感覺真爽,夢雨姐的身子比棉花還軟!抱起來好似沒有骨頭一樣,而且她身上還自帶著一點她說不出的香味,聞起來清新淡雅。而且夢雨姐全身上下更是沒有一塊贅肉。

          李夢雨瞪了小家伙一眼,好似在警告她那不對勁的眼神。

          兔子立馬縮了縮頭,然后跑廚房里去洗手,回來時。

          小紫姐,瀟湘姐,以及夢雨姐已經入座,在她們面前還擺著碗筷。

          許小兔很少看她們吃東西,夢雨姐大多數都是喝茶,瀟湘姐是喝酒,小紫姐兔子好像并沒有見她吃什么喝什么。

          反觀桌子上,呈放著不少的佳肴,當中還有幾道是以胡蘿卜為主菜的菜品。

          許小兔急忙過去正準備坐下。

          突然小紫叫住她。

          “傻白,坐另外一邊去!”

          兔子正準備坐下。聽見這句話身子瞬間僵住,轉過頭看著一臉嚴肅的小紫姐。

          有一點不明白為什么,但是還是聽話的走到另外一邊坐下。

          兔子看著那空著的位置眼中帶著好奇之色,莫非還有人來?

          李夢雨見許小兔也上桌后發號施令道:“吃飯吧!”

          兔子看著夢雨姐一轉眼,又看了看空著的位置。想問那為什么空著。

          可是嘴巴張開發不出一點聲音來,瀟湘的聲音悄然在她耳邊響起:“不要問,吃飯!”

          兔子看向瀟湘姐,瀟湘給了她一個眼神。

          許小兔低著頭也不問那么多,專心致志的吃起來。

          這一桌菜,基本上都是偏素的。李夢雨她們三只吃了一點,剩下的全被兔子解決了。

          兔子再一次刷新了她在夢雨姐她們心目中飯桶形象。

          其實這也不能怪許小兔,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感覺許久沒有吃過飯了一樣??赡苁悄腔镁沉粝碌暮筮z癥吧!

          吃完后,兔子肚子也微微的鼓了起,她癱坐在椅子上。心中感嘆:果然還是續緣閣好。

          飯后碗筷也沒有讓許小兔收,小紫姐就一個人全部收拾完了。

          吃飽喝足,兔子就想睡覺了。

          可是她想著自己那幻境里的事。自己到底是怎么出幻境的,她也沒有搞明白。莫非與那塊玉有關?

          兔子抬手把虛空中的扇子取出,然后盯著下面掛著的那塊黑白相間的玉。

          對于許小兔這舉動,倒是引來了李夢雨她們的目光。

          瀟湘好奇的問道:“小兔子怎么了?”

          許小兔看著瀟湘姐立馬請教道:“瀟湘姐,我經歷了一個幻境,那是在三國時期,我被封在扇子里……”

          兔子開始講起來,李夢雨她們認真的傾聽著。

          可是當兔子講述到道一那一段時便變成了:“然后曹操請了一個……嘰……里……呱……啦……呱……啦……”

          瀟湘一愣:這又是鳥語?

          小紫臉黑了下來,上一次兔子也是,問她是怎么來續緣閣的她也是冒的這些話。

          李夢雨眼眸中色彩帶著所思之色,靜靜地看著懵住的許小兔。

          兔子心中十萬只青丘的野馬奔騰而過,自己說的啥?

          “就是有一個叫……哇……咔……咔啦……”兔子不服氣,可是依然是鳥語。

          李夢雨伸出手打斷小家伙的鳥語道:“你是不是想說,你遇到了當初帶你來續緣閣的那個人?”

          兔子頓時眼睛一亮,果然還是夢雨姐厲害。自己說成這樣都能明白。

          兔子不斷的點著她的兔頭。

          其實李夢雨并沒有聽懂,只要稍微一想,便明白了。

          見小家伙點頭,李夢雨低著頭思索著。她突然皺了皺眉頭,好似遇到了什么疑惑一樣。

          所有人看向李夢雨,在等待她給出一個答案一樣。

          良久后,李夢雨對著小家伙的扇子一點。

          許小兔手中的扇子飛入她手中,李夢雨左右打量片刻,然后注入靈力。

          扇子依然沒有變化,就跟普通的扇子一樣。

          她把扇子展開,又合上。細細的觀摩了片刻,無奈的搖了搖頭:“罷了!說不定,哪天我們就會見到那個帶你來續緣閣的人了?!?br />
          兔子點了點頭,對!到時候自己一定要揍小屁孩一頓。想著有夢雨姐她們撐腰自己還怕那小屁孩不成?

          兔子又給夢雨姐她們說自己自己的學校生活。一番交談后,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點多了。

          兔子撐不住了,上樓回到自己房間去準備睡覺。

          許小兔回道自己房間。這和自己離開時沒有什么變化,她打開行李箱取出裝著她爺爺衣服灰燼的罐子。

          放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雖然她現在知道自己爺爺有可能還活著。

          但還是要拜,當然現在她這不算是祭拜。她是在祈求自己爺爺不要出事。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