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三十七章 封印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三十七章 封印


          瀟湘看向那自言自語的李夢雨,眼中帶著關切之色的問道:“怎么和你當初情況不一樣?”

          李夢雨點頭:“當初雖然我的實力也是一天天的與日俱增的??墒切〖一锏撵`力不知為什么感覺比離開續緣閣前增長了不少。這才一個月……”

          瀟湘見這也不是什么壞事。便又咬了果子,嚼著含糊的問道:“那小兔子靈力增長了多少嘛?”

          李夢雨表情凝重的吐出:“增長了一百年的靈力修為!”

          “咳!咳!”

          瀟湘被果子給噎住了。

          李夢雨白了她一眼:“你都這么大的人了,吃個東西都要噎著?!?br />
          瀟湘拍了拍胸脯,順了好幾口氣,才緩了過來。

          “你說小兔子一個月修為就增長了百年!?”

          李夢雨端起茶來,好似要喝點茶壓壓驚一樣。她也不忘回復瀟湘,含首微微的點了點頭。

          瀟湘眨著眼睛,一臉如同看見新大陸一般,虔誠道:“妹妹我錯了!”

          瀟湘這句話讓李夢雨手一頓,明顯這句話帶來的影響不小。

          瀟湘義正言辭道:“當初我抱怨你,天天睡覺修為便可一日千里?!?br />
          瀟湘帶著追憶之色,感嘆起來:“現在看來這小兔子才是,什么事都不干。修為一個月就增長一百年的靈力修為!恐怕要不了幾十年她都要趕上我們了!”

          李夢雨好似被她的話勾起了回憶一樣,她沉默的點了點頭。同時嚴肅道:“不行!必須要壓制她靈力的增長速度!”

          瀟湘眉頭一跳,有一點不解道:“為什么,她這樣不是很好嗎?”

          李夢雨無語的白了她一眼:“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她空增長靈力有什么用?不懂得控制到頭來就是一個空有靈力的傻子!”

          瀟湘立馬明白了她的意思,眼中帶著思量之色:“你的意思是,想要封住小兔子那些增長的靈力,先讓她把基礎打好?”

          李夢雨見她理解了,便回道:“嗯,當她可以控制好靈力的時候在慢慢的給她解開封??!”

          瀟湘倒是覺得此法可行。

          但是她又冒出一句來:“話說,當初好似你也沒怎么打基礎呀?為什么突然要小兔子打基礎了……”

          李夢雨輕笑一聲:“因為我天賦好,而且機遇也好。不要忘了當初我煉化了什么……”

          被李夢雨這樣一說,瀟湘一臉妒忌的看著她:“可惡!為什么當初公子對你那么好!”

          李夢雨此時居露出調皮之色:“因為,我是你妹!”

          瀟湘頓時啞口無言。

          …………

          而兔子并不知道自己天賦其實是好到爆炸的。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快點結束修煉。

          兔在子經歷了好幾輪的輪番虐待后,終于告別了夢雨姐的修煉。

          她此時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身上衣服也破了不少??墒遣]有春光乍泄,因為兔子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泥兔。

          之所以會這樣,還不是因為從大海里出來后,掉入草原。又輪番的來回經歷著這些輪回。她才會變成這樣。

          周圍景象也開始慢慢的散去,兔子轉眼便回到續緣閣里,她躺在地板上。一根手指母都不想動了,只想就這樣睡個幾天幾夜的。

          瀟湘見小兔子回來了,便親切的打招呼道:“小兔子,今天也很努力嘛!”

          兔子看著瀟湘姐,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她回道:“瀟……瀟湘姐,我餓……”

          瀟湘看著小兔子這樣,抿著嘴巴笑了起來。

          而另外一邊的李夢雨看著一身泥的小家伙,眼中帶著一點不悅之色。她抬手巨大的水球出現并浮在空中。

          兔子看著這水球她已經知道了接下來會發生了。許小兔腦海里突然冒出了許蘭溪教她的一個電器,叫滾筒洗衣機!

          下一秒兔子便感受到那久違的吸力,轉眼她便被吸入水球里。然后水球開始旋轉,兔子在當中翻滾著,就連妖形都被攪了出來。

          兩對耳朵在水球里旋轉起來就如同一對螺旋槳一樣。

          兔子被甩尾多次,本就已經是身心疲憊。在被這樣折騰,很快便被活生生的轉暈了過去。

          慢慢的水球停下來,原本清澈的水?,F在變得渾濁了最多。

          李夢雨細指輕輕的牽動著水球帶著污漬與許小兔分離,然后蒸發消失而去。

          此時兔子全身上下干干凈凈的被定在空中。原本扎成的馬尾辮此時已經展開,就如同瀑布一樣搭在腦后。

          兔子頂著一對白耳朵,熟睡了過去。

          李夢雨看著這樣的許小兔瞳孔瞬間放大了幾分,好似發現了什么。但是很快又搖了搖頭又好似否定了什么一樣。

          瀟湘注意到她怪舉問道:“怎么了?”

          李夢雨擺了擺手,只見七彩靈力開始修補起許小兔的衣服來。

          見她不想說,瀟湘也不追問。不過她也不得不承認,小兔子放下頭發長的真的是不錯,她都有一點小小的心動。在考慮要不今天晚上來一個夜襲……

          李夢雨做完這些后,她兩只手一合。只見一根像法杖一樣的棍子入手。

          她把杖子對著許小兔輕輕的一點,頃刻間十條白色虛尾從她背后展開。她身旁還有龍鳳光影圍繞著她翱翔著。

          李夢雨此時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七彩之色。

          她這法杖一點,一道淺藍色的封印率先落下。

          接著又點一道紅色封印落下。

          李夢雨足足落下了八道封印才收回手來,同時法杖消失,虛尾也隨之散去。

          李夢雨看向瀟湘:“該你了!”

          瀟湘起身伸了一個懶腰,只見她眉心一抹像花瓣一樣,而且還帶著血紅之色的額印顯露。

          現觀瀟湘,她已經沒了往日的嫵媚之色,她全身上下散發著冰冷透骨的殺意。

          瀟湘聲音清冷的呼道:“沙華!”

          只見瀟湘背后盛開出彼岸花的虛影。接著一個大拇指大小,如同精靈的小人出現,并立于她肩頭。

          她沒有翅膀,全身被彼岸花的花瓣包裹著,眼中帶著難言復古的符號。

          她也伸著懶腰,看著瀟湘道:“怎么找妾身有什么事嗎?”

          瀟湘突然伸出手去,彈開坐自己肩頭的她。轉手便指了指浮空中的許小兔道:“沙華給小兔子下封印?!?br />
          沙華被彈開有一點不滿,她懸空立著,兩手環抱的看著許小兔。

          “為什么要給這小兔子下封印?而且看樣子夢雨不是下過了嗎?”

          瀟湘伸出手去捏住沙華:“叫你下就下,那這么多廢話!”

          沙華被她捏著也不掙扎:“你們至于嗎?這就一只兔子而已,跟你們什么仇什么怨。要下這么多封印。還要別人修煉不?”

          她為許小兔打抱不平道。

          李夢雨抬手在許小兔眉心一點,只見一片如同星空一樣的世界展開了,瞬間吞沒了續緣閣。

          沙華看見這一幕,眼睛咕咕的打轉的盯著許小兔。

          李夢雨收回手來,瞬間星空消失而去:“明白沒?”

          沙華咽了咽口水:“我你個乖乖,這兔子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靈力儲存空間?”

          沙華慢慢的看向李夢雨試探道:“應該趕上你了吧!”

          李夢雨搖頭,淡定的吐出幾個字來:“比我大!”

          沙華頓時眼睛泛起光來:“那妾身可以寄身在她身上不?”

          李夢雨瞪了沙華一眼:“你敢!”

          瀟湘也瞪了她一眼:“若是在把小兔子變成我那樣,那么續緣閣就民不聊生了!”

          沙華對著瀟湘拋了個媚眼:“怎么不喜歡現在這樣嗎?”

          瀟湘抬手掐住她頭,聲音從牙縫里擠出來:“開始覺得還不錯。但是想到,那一天公子回來,看見我這樣。我就有一種想掐死你的沖動!”

          沙華連忙推著瀟湘掐自己頭的手:“錯了,妾身錯了……”

          李夢雨干咳一聲止住她們兩:“好了,干正事!”

          瀟湘見李夢雨開口,這才放開沙華:“快點下封印,不然我掐死你!”

          沙華砸嘴完全的抱怨道:“你們就是把妾身當工具來使用,用完就不理妾身了!妾身要告你們壓榨勞動力!”

          瀟湘一巴掌拍她頭上:“還不快點!”

          沙華扁著嘴哏了一聲。

          她緩緩的抬手只見兔子腳下虛空裂開,一個花骨朵從虛空中鉆出來。妖嬈的盤旋上去纏繞在許小兔身上。

          然后花骨朵慢慢的綻開來,一朵美麗而凄涼的彼岸花在許小兔頭頂開放著。

          花瓣外卷如同簾子一樣垂下,把兔子護著當中。淡紅色的光韻不斷灑落下來,沒入許小兔身體里。

          就這樣足足過去了一盞茶的時間,彼岸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凋零。

          沙華在彼岸花凋零后,才收回手來拍了拍:“哏!妾身也是有尊嚴的!下一次找妾身辦事。只有你們求妾身我,妾身才會出手的!”

          說著沙華揚了揚頭。

          瀟湘不耐煩的把她扇飛:“你怎么那么廢話!”

          李夢雨贊許瀟湘的話,還一臉一笑的點了點頭。

          沙華委屈的看著她們:“你們一個個就是禽……”

          沙華后面一個字還沒有說出來,就感覺到了殺氣。立馬把很后面的話全部咽下去了。

          沙華耷拉著頭,好似吃了敗戰一樣。

          她立馬轉移話題道:“不過話說,你們是怎么找來這……這么奇葩的兔子的?”

          瀟湘看著許小兔甩出一句:“她自己送上門來的!”

          沙華狐疑道:“不是你們拐來的?”

          瀟湘回頭瞪了她一眼:“我們像是那種拐賣無知小妖的嗎?”

          沙華下意識點了點頭:“那家伙就是,把妾身拐賣給了你!”

          瀟湘眼神頓了一下,好似在追憶什么一樣:“要不是你死皮賴臉跟著我,再加上公子的吩咐!你以為我愿意呀!”

          沙華嘴角一翹,眼神飄向許小兔:“居然我們兩個都互相嫌棄,不如……”

          李夢雨抬手再度把飄過去的沙華扇開:“不準對小家伙有什么想法!”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