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三十八章 生日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萬道龍皇 最強升級 隨身空間:末世女穿七零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第一卷 入世 第三十八章 生日


          沙華被李夢雨一掌直接扇飛出去好幾米,她踉蹌的在空中穩住身子。

          “這兔子重要,還是妾身重要!你們選!”沙華一臉委屈的死磕道。

          瀟湘與李夢雨轉過頭去,看著不遠處嚷嚷的沙華,兩人沉默數秒后。異口同聲道:“兔子重要!”

          “咔嚓!”

          瀟湘與李夢雨好似聽見了什么破碎了的聲音。

          沙華垂頭喪氣的飄過來,一臉如同看負心漢般的幽怨的望著瀟湘:“這兔子除了靈力儲存空間大了外,還有什么讓你這么看重?妾身可是貨真價實的曼珠沙華里的皇呀!”

          瀟湘目光緩緩的落回到許小兔身上,一臉意味深長的開口道:“她有七竅玲瓏心!”

          沙華頓時花容大變:“啥!七竅玲瓏心!?”

          沙華慢慢的看向李夢雨,眼中帶著怪異之色:“什么時候,你有孩子了?”

          這句話一出,瞬間氣氛凝固。

          李夢雨臉頃刻間便黑了下來,她抬手撕開虛空,然后探出手去把沙華拽過來。

          她們兩就這樣消失在虛空中。

          瀟湘看著這一幕,嘆氣搖頭:“果然作死你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br />
          瀟湘幾步來到許小兔面前,把她給抱下來,然后送回兔子她自己的房間里。

          瀟湘并沒有留下,因為現在可是大白天,俗話說月黑風高……

          …………

          一直到晚上,許小兔才悠然轉醒過來。

          她揉了揉有一點暈眩的頭,明顯是還沒有從滾筒洗衣機的后遺癥中緩過來。

          好一會后,她靠在床頭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今天自己被熊甩尾,被袋鼠甩尾,甚至于還被鯊魚甩尾。

          雖然沒有遇到豹子,不然她不敢想象豹子給她來一下甩尾自己會崩潰成啥樣。

          兔子頹廢的坐在床頭,轉手從虛空里取出一根胡蘿卜。一臉恍然的吃起來。

          還沒啃到一半,突然門外響起了小紫的聲音。

          兔子立馬起身去開門,只見小紫姐立于門前嚴肅的盯著自己。

          許小兔看著小紫那嚴肅神情,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咽下口中的胡蘿卜,口吃道:“小,小紫姐……怎么,么了?”

          小紫突然笑了,這讓許小兔心底發寒。她來續緣閣這些日子以來,見過笑容最少的不是夢雨姐,而是小紫姐。

          一般小紫姐不是一臉嚴肅,就是板著個臉。這突然莫名其妙的就笑了起來,她心里怎么可能不滲的慌?

          小紫突然抬手對著她伸出來,許小兔立馬閉上眼睛,身子繃緊。她還記得小紫姐一拳凹鋼板的事。她不知道是不是小紫姐也要給她來一拳。

          可是兔子卻只感覺頭頂一軟,她緩緩的睜開眼睛來。

          只見小紫把手搭在自己頭頂來回的揉著。

          兔子有一點反應不過來是什么情況,一臉懵懵的望著小紫:“小,小紫姐。到底,底有什么事。不要這樣嚇唬我……我膽子小……”

          小紫見兔子身子居然都在抖起來了,頓時又板起臉來收回手去:“傻白,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

          兔子見小紫嚴肅了起來,頓時安了幾分心??深D時又忐忑不安了起來。

          “今,今天……是……是什么日子?”兔子小聲音問道,生怕惹小紫姐不高興。

          小紫無語的看了她一眼,為什么傻白那么怕自己?

          “傻白,你真的不記得了?”

          許小兔一臉迷茫的搖了搖頭。說真的,她現在連今天幾號都記不得。那還知道是什么日子呀!

          而且她今天還被不停的甩尾,這活生生的把她給甩傻了,那知道那么多呀!

          小紫一臉惋惜的搖了搖頭:“今天五月二十五日。你說是什么日子?”

          兔子思索起來,這個五月二十五日為什么聽著有一點耳熟?

          突然兔子眼睛瞪大:“今天五月二十五!”

          小紫見她這延遲的反應,抿笑的點了點頭。

          兔子一臉驚喜的開口道:“今天不是我生日嗎?”

          其實兔子都不知道自己是多久出生的。這生日還是她爺爺在青丘登記她信息時,選擇她開起靈智的那一天作為她出生日期。

          所以每年的五月二十五都是兔子的生日。

          但作為妖,生日對于它們來說都不重要。因為一只妖壽命最少都是千年。有的時候一只妖閉關就是幾十年或者百年的。所以生日對于它們而言,可有可無的。

          但是對許小兔來說,這生日也是她最盼望的日子。因為每一年當自己生日來臨的時候,自己的爺爺都會給她準備許多的胡蘿卜。那些胡蘿卜夠她吃一個多月嘞!

          想到這,許小兔眼神暗淡了不少。自己爺爺現在生死不明,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傻白發什么愣嘞?蘇鷲給你帶了一個定制蛋糕來!快下來吧!”

          小紫已經開始下樓梯,但見許小兔處原地不動,便催促道。

          許小兔抬起頭來,看著小紫頓時難過的心,暖了幾分。續緣閣也是自己家呀!她也沒有想到自己這四位“姐姐”居然知道自己生日!

          兔子展開笑容,蹦蹦跳跳的跟上去:“來了!”

          當兔子來到客廳,眼前一亮。此時續緣閣與往常有一點不一樣。

          客廳里掛滿了紅色的綢緞,綢緞下垂吊著白色的水晶,在燭光下,閃耀著七彩之色。美的不可言喻。

          兔子跟著小紫一邊走著一邊驚嘆的看著這些裝飾。

          來到后廳。

          許小兔看見,原本吃飯的桌子上,擺著一個近半米高的蛋糕。

          蛋糕頂端有著一個胡蘿卜雕成的兔子,那兔子身子微微的立起,眼睛用不知何名的紅寶石點綴著。整個兔子只能用栩栩如生來形容。

          而蛋糕的奶油,呈淡紅色之色,還散發著胡蘿卜的清香。細聞又有奶油的芬芳。

          蛋糕外面的裝飾,并不是巧克力。而是胡蘿卜雕成的各種各樣的花朵,以及動物什么的。

          整體看下來,那就是一個;賞心悅目呀!

          兔子倒覺得這不是什么蛋糕,而是一件價值不菲的藝術品。

          不要問兔子怎么知道這個詞的,她和鐘可一起出去逛街的時候看見一件很漂亮的衣服。當時鐘可便贊美那是一件價值不菲的藝術品。

          兔子現在這叫活學活用。

          蛋糕旁的,瀟湘,李夢雨以及蘇鷲。此時正在等待著正主的到來。

          見小紫把兔子領來了,四女齊聲道:“小兔子,小家伙,兔子,傻白——生日快樂!”

          在一瞬間,兔子不知為何心里哽咽了一下,鼻子一酸。眼睛也跟著開始迷糊起來。

          張嘴來,心中的情緒讓她半句話也說不出。

          見兔子含著淚水。

          蘇鷲走過去伸出手抹掉她淚水,溫聲細語道:“兔子,不哭,今天可是你生日!你可是壽星!”

          兔子咬著嘴唇,拼命的點頭。如果這一份感動是所謂的家人的幸福感的話。兔子堅信,自己找到了家!真正的家!

          蘇鷲牽著一臉感動的兔子來到蛋糕前,介紹道:“這可是我在一個月前,親自去Osteria Francescana專門為你定的蛋糕哦!要吃完呀!”

          小紫聽見這句話,眼中帶著驚訝之色:“蘇鷲,這蛋糕多少錢?”

          蘇鷲看了許小兔一眼,然后對著小紫伸出三根手指母嘴巴動了動,并沒有發出聲音來。

          小紫看口型,臉一變。三百多萬?這蛋糕怎么這么貴?小紫瞄了蘇鷲一眼,你們有錢人真的會玩,一個蛋糕都這么貴。

          兔子眨了眨眼睛并不知道多少錢,她也是第一次看見蛋糕。以前雖然看過圖片,但是她看的那些圖片上的,能和眼前的比嗎?

          此時小紫抬手,一招。一串紫色的雷電在蛋糕上浮現拼接成一串字:“傻白生日快樂!”

          兔子咬著嘴唇,感激的看向小紫。

          蘇鷲把桌子上一把特別的蛋糕刀握起遞給許小兔神秘一笑:“兔子切蛋糕吧!”

          兔子下意識接了過來,可是看著如此完美,香甜的蛋糕有一點下不去手。

          突然兔子抬手一刀落下。好看有什么用,好吃才是實在!

          許小兔這一刀下去,只見蛋糕外表居然開始變為粉紅。

          蛋糕的糕底,慢慢的流出一堆清香撲鼻的果醬,當中還夾雜著小紅蘿卜塊以及一些其它的果粒。

          空氣中胡蘿卜的清香濃郁了幾分,原本的奶油清香消失了,取代的是椰子的甘甜味。

          這不但不與胡蘿卜味道想沖,而且還襯托出了幾分胡蘿卜別樣的香味。

          兔子使勁吸了一口氣,看向蘇鷲姐問道:“這蛋糕怎么變色了?”

          蘇鷲神秘一笑:“這便才是這蛋糕的神奇點!蛋糕當中包含了一定的無害化學成分,在切開的瞬間。從中噴發出來與表面奶油發生反應……”

          蘇鷲說了一大堆,在場的除了許小兔以外。其她的人都聽懂了。

          終于蘇鷲說完,兔子已經架不住,悄悄的咽了好幾口口水。

          雖然沒有聽懂,但是很牛就對了!

          這詞是跟鐘旭學來的。

          兔子開始分蛋糕。她怎么說也是跟著小紫學習過禮數的。

          她現在可是一個知禮節的紳士兔,她先把蛋糕分給了蘇鷲與夢雨姐。畢竟一個是買蛋糕的,一個是在場的老大呀。

          接著就是瀟湘與小紫。

          最后兔子挖了一大塊開的沒有形象的吃起來。

          兔子第一口吃下去的瞬間。那奶油的絲滑,胡蘿卜的清香頃刻間便充實了她的味蕾。

          而且奶油里還有一點冰冰涼涼的感覺就像一塊薄冰一樣。這感覺太美妙了!

          很快兔子不知不覺間便吃完了一大塊。吃完一大塊后她完全沒有那種吃了奶油的油膩感。

          許小兔再度出手,挖來一塊不亦樂乎的吃起來。

          就連一旁的李夢雨也吃了兩塊,小紫也是。瀟湘吃了四塊,蘇鷲吃了三塊,兔子吃了剩下的全部……

          吃完后,蘇鷲好奇。兔子到底是怎么吃完這么多的。她看著許小兔微微鼓起的小腹,這胃真的裝得下這么多嗎?

          …………

          兔子來到人間的第一個生日在四姐姐的陪同下度過了。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