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四十三章 暗流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四十三章 暗流


          李夢雨把許小兔送走了后,獨自一人坐在前廳里。

          目光深邃的看著自己前方,自言自語起來:“小孩子?你怎么會化身成一個小孩子?莫非你只是留了一道殘念在小家伙身上?還是……”

          李夢雨心中有許多疑惑,但是都沒有人為她解答。

          她有一點頭疼的靠在椅子上:“天界?才安靜沒萬年怎么又要掀風浪了?唉!照如此局勢看來,莫非小家伙真的是你留下破局之法!為此才把她送到我們這來?”

          “你到底在那?人還沒現身,便已經布下了,這么大的一局?!?br />
          李夢雨看著房梁不知道在想什么。

          …………

          此時郊外,蘇鷲她已經等了老半天了,還不見道家的人來。她真的是有一點腦火了。自己可沒有什么時間在這瞎耗。

          她又焦急的等了片刻。才看見遠處,幾個穿著便服的男子,開著一輛suv緩緩的駛過來。

          他們之所以開車,那還是因為現在是大白天的。

          誰沒事當眾踩一把桃木劍飛過來,飛過去的!

          蘇鷲皺著眉頭看過去,隔著大老遠的車上的幾人都能感到了蘇鷲的目光。他們汗毛立起,掌心里冒著虛汗。

          蘇鷲仔細一看他們,眼神頓時恍了一下。他們居然是上一次那幾個。

          她臉色慢慢的轉變為不滿,想起上一次也是氣。人家睡覺的好好的,突然一只狼妖就跑過來拆她家了,你說氣不氣?

          這些道家的人也真是的,都不管管這些妖。拋開上一次你道家沒有管好一只小狼妖,來拆她家就算了。

          這一次怎么又冒出一個雪狼一族的三長老,是不是下一次直接冒出一只它們族長什么的來呀!

          但是她也明白,對方兩次都沖許小兔來的。她雖然不知道許小兔身上有什么吸引著它們,但從一開始,她能留在續緣閣中,便已經深知她不凡。

          就在蘇鷲失神的時候,車開到她面前。

          上一次那男子和蘇鷲說過話的男子看見這一次還是蘇鷲,頓時擺著一臉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诔缘恼f道:“蘇,蘇九前輩……這么巧……”

          蘇鷲回過神來,對著他冷冷的一笑:“對呀!好巧呀!”

          他哆嗦的打了一個寒顫,盡量露出笑容來:“前,前輩這一次又出了什么事呀!”

          他瞄了不遠處人首分離的丁蕊,咽了咽口水。好似有一點為難的一樣。

          蘇鷲淡然的把傘撐開搭在肩膀上,傘上的鈴鐺發出清楚的聲音來:“放心,這小妖不是我殺的。你們可以用符紙檢測一下,那妖的氣息應該還留著有?!?br />
          蘇鷲口中的那妖自然指的是被李夢雨抬手抹殺的三長老。

          那道家男子眉頭一跳,還有一只妖?他覺得芳城的妖都挺自覺的,怎么這幾個月頻頻出事?

          他急忙掏出一張符紙來,一捏,手指一轉。

          瞬間符紙燃燒起來,可是那火焰居是紅色的。

          他看見這顏色的火焰,驚呼道:“萬年大妖!?”

          雖然現在人間妖很常見,可是大多數修為基本都是百年到千年的。

          就算有萬年修為的老妖,都是身居一方,有道家專門的人監視著。

          這怎么冒出一只萬年大妖呀!

          蘇鷲見他看出來了,便一臉無辜的擺手:“我就來郊外散散步,然后看見了一只什么自稱青丘雪狼三長老的妖,它殺了那可愛的小貍貓,然后要殺我滅口。我只好正當防備。但是沒收到力,把它拍成灰了……”

          蘇鷲全程說的那可是義正言辭,一點都不想是在說謊的樣子,臉不紅心不跳的。

          當聽完蘇鷲說的之后,那男子苦著臉咽了咽口水:“抱歉,蘇九前輩這件事,牽扯太大了。那可是青丘雪狼一族的三長老。我們要稟告道主,這件事只有道主才可以下決定!”

          蘇鷲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不悅,那三長老又不是她殺的,明明就是李夢雨出手拍成灰的,怎么讓她來頂罪呀!

          “你們不信我?”

          蘇鷲聲音凜冽了幾分。

          那男子手抖了一下,自然聽出了蘇鷲不悅的語氣。一時間她也不知怎么開口了。

          這怎么信你?前不久他們帶回去審問的那狼妖。

          他當時就嚷嚷著一句,那就是打死都不說。

          他們也沒有辦法,畢竟現在是法治社會,雖然道家隱于世。但是還是有法治可言的,不可能真的打他吧。

          他們就和那狼妖僵持了好幾天,最后道主出手。

          直接把它活活打死了。得此,道主當時還贊嘆他:還真的是打死都不說,全程連聲都不吭一下。硬骨頭!

          其實當時狼妖是想說來著的,可是被道主第一拳打胸口上便震碎了它的聲帶……

          至于他們在一旁看著自然明白道主的用意,那便是在幫蘇鷲掩蓋。

          你說如果是平常一些小妖什么的,我們可以幫你掩蓋一下嘛!便盡自所能幫你掩蓋一下嘛!

          可是這一次完全不一樣,死了的可是一個青丘當中一個族群的長老呀!這怎么掩蓋?

          而且誰相信,你閑來沒事跑郊外來散步?還碰見了什么萬年大妖殺小妖,然后被迫防備?

          若是它看見你那華裳傘,二話不說,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你怎么感覺是你殺了一只小妖,被那雪狼一族長老撞見,你殺別人滅口?

          他強笑的看著蘇鷲:“那個蘇九前輩,你還是跟我走一趟吧!這件事也不是小的可以做主的……”

          蘇鷲心中想起一個問題來,他們好似不是兔子那么傻,這些話他們應該還沒有那么容易相信……

          “我蘇九行得端,立的正!所說之話沒有半句虛假的謊言!你們要是不信,就找孫離那丫頭或者公那家伙,讓他們來找我!”

          說完蘇鷲揚長撕破虛空離去。

          留下那幾個在風中凌亂的道家人。

          孫離丫頭?公那家伙?

          這兩位可是道主呀!怎么在蘇鷲面前就是丫頭跟家伙了……

          道家有四位道主,其中兩位就是剛剛蘇鷲說的孫離和公。

          蘇鷲的確沒有說虛假的謊言,她說的那叫善意的謊言。

          “老大,我們跟上去不?”

          那男子回過頭瞪了他一眼,正好氣沒處撒:“跟上去?你給我跟上去看看?你也跟著她撕開虛空呀!”

          那人碰了一鼻子的灰,縮了縮頭啞口了。

          他們老大揉著眼睛,忍不住爆粗道:“法克!泄特!怎么遇到怎么一個活祖宗!”

          旁邊的其他人見爆粗的老大,都很直覺的撇開頭去。平常老大教他們要遇事冷靜。

          嗯!現在要冷靜,冷靜……

          之后他們一伙人,把丁蕊尸體收拾了一下,又自己花了半個小時修復了那些被破壞的地方。

          才回道家分部去,把這件事報上去。

          …………

          此時正躺在宿舍里啃胡蘿卜看著《三國演義》的許小兔,并不知道,因為她道家上下忙的不可開交。

          畢竟死了一個青丘的長老呀!雖然雪狼一族并不強大,但是那也是一個不弱的族群。

          與此同時青丘雪狼一族也相繼得到了消息。剩余的幾個長老坐在一起商量起這事情來。

          當中一個身材彪悍的男子,目光如刃的掃過在座的人:“老三也死了!這許小兔到底是何身份?還沒調查清楚嗎?我們都已經接連損失了幾位長老了!?”

          另外幾位沉默了,他旁邊一個隱藏于黑暗中的女子,聲音縹緲的響起:“族長,許小兔恐怕沒那么簡單,她那爺爺的實力我也見過。用一個詞形容便是深不可測,可是他他好似有意隱瞞。而許小兔的身份也存在諸多疑點!”

          那開始開口的彪悍男子皺了皺眉頭,神情緩和了幾分看向她:“有什么線索嗎?”

          女子頓了一下回道:“我揣測,她可能與當初哪位有關有關!”

          “哪位?”男子不解的脫口而出。

          女子猶豫了一下道:“二十年前哪位……”

          瞬間氣氛安靜的可怕。

          安靜了良久后,彪悍男子所以帶著幾分沉重之色開口道:“叫我們的族人收手,同時我們要獅族給我們一個解釋!若是真的與那位有關,我們立馬收手。我親自上門道歉!”

          “族長若是沒有關系我們怎么辦?”旁邊一妖問道。

          男子沉默片刻:“若是沒關系我們也罷手,能讓我們損失好幾位長老,這許小兔背后定然不簡單!”

          見他們族長態度突然轉變如此之快,除了黑暗中的女子以外其他的臉色大變。

          這許小兔到底是什么樣的人物居然讓族長如此退步?

          而青丘另外一地。

          獅族中,一間密室里。

          一個白發男子盤坐在那,身上磅礴的靈力不斷的翻滾著,如同雷云一樣。

          這時一道黑影落下:“稟圣獸,雪狼一族已經察覺到了端疑,是否出手清理掉?”

          那白發男性緩緩的睜開眼睛來,無形的壓力彌漫開:“若是他們真的察覺到了,等一段時候在出手!現在不易有太大動靜!”

          那黑影領命道:“是!”

          說完他歸于黑暗。

          白發男子眼中帶著殺戮之色:“雨帝!當初滅我白族!我會一點點討回來的!”

          突然空間扭曲一個聲音傳來:“我已暴露,我將推動成仙之機!你自己好自為之!”

          聲音來的快,去的也快。

          白發男子冷笑道:“九天玄女,雨帝!看我成仙后如何把你踢下九天!”

          …………

          因為許小兔,一場暗流悄然的浮現出冰山一角來。

          …………

          而宿舍里,許小兔正看著《三國演義》突然宿舍的門推開來。

          兔子看去,只見一個長得如同布娃娃一樣的女子提著行李箱走進來。

          兔子當即坐正,這誰呀?沒見過呀!而且好好看呀!那女子身材沒的說,好的不能在好。一張瓜子臉,細眉靈眼,長發微卷。兔子找不到詞語來形容她的夢了。

          她好似也在打量了許小兔一樣,很快她便友善的落出笑容來。如同百靈鳥的聲音響起:“你好!小兔,我叫周琴!”

          許小兔一驚,她是那個一個月都沒有來報道的周琴!?可是她這么知道自己名字的?

          許小兔愣了好幾秒,周琴亭亭玉立的站在那,恰到好處的微笑。給人十分親近的感覺。

          “你,你好……”

          反應了半天,她從嘴巴里擠出這幾個字來。

          周琴笑在自己包里摸索了一下,然后取出一個盒子遞給許小兔:“小兔,鐘旭與鐘可時常跟我提起你,他們說你愛吃胡蘿卜。所以在來的時候,我為你做了胡蘿卜味的糕點?!?br />
          兔子眼睛睜大,想起來了,鐘可他們說了周琴是他們表姐來著……

          不過這周琴真著道,上來就給本兔送好吃的。

          兔子立馬下床過去盯著周琴,準確說是盯著她玉手中的糕點。

          看著許小兔這樣,果然跟鐘旭與鐘可說的那樣。她握嘴淺笑起來:“小兔,我很喜歡你!”

          兔子點了點頭,目光盡在盒子上:“嗯!嗯!我也喜歡你!”

          兔子頓了一下,怎么感覺有一點不對勁……管它的,吃才是最重要的!

          周琴眼中帶著秋波之色,她抬手把糕點遞給了許小兔,然后笑著開始收拾起自己床位來。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