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四十四章 周琴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四十四章 周琴


          兔子迫不及待接過來,她還沒有打開便已經聞到了香味。當她開啟時,眼前一亮。

          盒子里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形態各異的小兔子。而那小兔子都是不同顏色的糕點制作而成,雖然這并不是真的小兔子。但是做工十分精良,每一只都栩栩如生。

          許小兔目不轉睛的盯著那一排排整整齊齊的兔子糕點,都有一點于心不忍下口去吃它們。

          可那胡蘿卜的香味夾著另外一種不知名的香味牽繞著她的鼻子,好似在叫兔子快吃它們。

          兔子看著這些栩栩如生的兔子糕點,咬著牙下定決心。自己不能動搖的!

          但是轉念一想,反正你們也不是真的兔子,本兔怕啥?一個字:吃!

          兔子徒手正準備抓起一個來品嘗,突然周鑫叫住了許小兔。

          “等一下小兔!”

          許小兔伸進盒中的手定住,她眨著眼睛不解的看向叫住自己的周琴。

          周琴把自己手中的枕頭放下,然后帶著微笑的來到許小兔身邊坐下。她的笑容如春風一樣拂過許小兔的心靈。

          周琴優雅的坐下,身子很自然的向兔子移了移,她們此時已經靠的很近。

          兔子都可以感覺到周琴的呼吸,她心中有一點莫名之色。

          什么情況?

          周琴看著自己和許小兔的距離,又思索了一下。接著又挪了挪幾分。

          此時她幾乎都要把身子貼在許小兔身上了,她這才滿意。她那仟仟細手伸出來,輕輕的在那盒子上拂過。就如同變魔術一樣,不知從何處取下一根細簽來。

          她拿著細簽道:“小兔,不要用手。用簽把它挑起來?!?br />
          周琴吐出的蘭芳之氣不斷的撓著兔子的耳朵。

          她有一點不適,身子經不住哆嗦了一下。想要坐遠幾分,可是轉頭發現。

          周琴的手不知何時,從她背后繞了過來,撐在自己旁邊。這完全阻攔了她移遠點的機會。

          兔子回過頭,見周琴居已經挑起一只兔子,而且就如同在挑逗自己一般,不斷的擺在她眼前晃著。

          許小兔掙扎了片刻,最后看著吃的份上,也沒有在意她的動作。

          兔子笑著看向近在咫尺的周琴:“那,那個,我可以自己來?!?br />
          周琴依然保存著適當的微笑:“不,還是我來喂你吧!”

          兔子眉頭一跳,以為自己聽錯了:“哈?”

          而且她那適當的笑容,居然讓兔子找不到反駁的話。

          周琴完全不給她問為什么的機會,直接把糕點往她嘴里送。

          兔子見糕點已經來到嘴邊,豈有不吃的理由?

          她張口,周琴很自然的把糕點送入兔子嘴里,頓時許小兔眼睛一亮。

          這糕點和昨天蘇鷲姐給自己吃的那蛋糕味道截然不同。

          這胡蘿卜味的糕點,入口后那胡蘿卜味便消失了。取代的是有一點甜過了的奶油味,以及那屬于奶油的絲滑感就如同綢緞纏繞著舌尖。

          雖然這糕點有一點甜的過頭,但是在下腹后,那甜味居然又化為了一股茉莉花的清香味回蕩在味蕾之中。

          不知不覺她已經咽下去了,回過神來時。

          周琴不知何時又挑起一塊,不緊不慢的往她嘴里送。

          兔子這一次沒有猶豫,也沒有多想直接張開吃了下去。

          就這樣,周琴時機把握的很好。兔子剛剛咽下去,她便挑起一塊往她嘴巴里送。轉眼許小兔便把糕點全部吃完了。

          可是不知周琴又從何處又掏出一個盒子打開,那面放著用胡蘿卜做的夾心餅干。

          兔子也有一點懵,但是送到嘴邊的食物不吃多浪費呀!

          于是一個很自然的吃著,另外一個也很自然的喂著。

          就這樣一直到了,許蘭溪與鐘可進來的時候。才打斷這自然中透露著怪異的氣氛。

          鐘可與許蘭溪進來,正好看見這一幕。

          兔子跟周琴曖昧的坐在鐘可床上,周琴身子已經完全貼在許小兔身上。另外一只手不知何時居然已經搭在許小兔肩膀上,剩下的一只手慢悠悠的往兔子嘴巴里送著吃的。

          而許小兔一臉沉醉于吃的中,并沒有注意到那么多。

          可是周琴那恰當的微笑此時已經變成了有一點滲的笑容。

          許蘭溪看著這一幕急忙過去一把拉起許小兔把她護住在身后,警惕的看著周琴。

          兔子被許蘭溪拉起,這才回過神。出啥事了?

          鐘可一臉無奈的轉去,自言自語的說道:“慘了!”

          周琴見許小兔被許蘭溪拉走,笑容一點點的消失。

          許蘭溪警惕的看著她,先周琴一步開口道:“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對我家小兔動手動腳的!”

          許小兔心在一愣:啥?本兔什么時候成你家的了?還有動手動腳又是什么意思?只記得她動手喂自己來著,什么時候動腳了?

          周琴眼神淡漠的看著許蘭溪:“把小兔還我!”

          許小兔見兩人氣氛不對,立馬從許蘭溪背后露出個頭,去解釋起來。

          原本上一秒還一臉淡漠的周琴看見許小兔露頭,頃刻間便變臉,又帶上了暖心的笑容。

          許小兔并不知道剛剛周琴的臉色變化,轉頭對著許蘭溪解釋道:“蘭溪,她是周琴。就是鐘旭與鐘可的表姐!”

          許蘭溪聽見許小兔這句話,眼神怪異的看向鐘可。

          鐘可無奈的出來做證道:“嗯……小兔說的沒錯,她就是我表姐,周琴?!?br />
          周琴看向鐘可依然保持著笑容:“小可,真的是謝謝你了!”

          鐘可聽見這句話頓時縮了縮頭,接著一臉歉意的看向許小兔。

          許小兔并沒有察覺到鐘可歉意的目光,許蘭溪倒是察覺到了。

          就在這一瞬間,周琴居然過去伸出手一把將許小兔給拉入她懷里。并讓許小兔臉貼自己胸口上。她好似在保護自己心愛之物一樣。

          周琴微笑不減的看著許蘭溪,但是笑容中又別有韻味:“小兔的情況,小可也告訴我了。以后小兔交給我來照顧!”

          許蘭溪那愿意呀!不管怎么說自己也教了,養了許小兔一個月了,都把她當自己白菜看待了。

          你怎么說拱就拱?

          鐘可見兩女氣氛又不對,她此時已經沒了往日的懶惰神情。她幾步上前去拉起許蘭溪,一臉嚴肅的出門去。

          此時許小兔心中一陣陣懵,到底出啥事了?而且怎么感覺有一點怪怪的……

          她抬頭看向周琴,周琴的笑容落入她眼眸中去,兔子不知為何。周琴現在的笑容怎么讓她心里有一點發寒嘞?

          而鐘可與許蘭溪出去后,許蘭溪已經察覺到了事情絕對不對勁。

          她直接開口問道:“你是不是隱瞞了什么?”

          鐘可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見她察覺了便坦白道:“我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許蘭溪見她果然知道些什么,便立馬追問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鐘可看著許蘭溪神情嚴肅了起來,猶豫了一下。掙扎了一番后嘆氣道:“我以前也說過,表姐姐家里對她就如同掌上明珠一樣。所有人都很疼愛她,她也十分的懂事聽話,但是久而久之……”

          說著鐘可停了下來好似又有一點為難一樣。

          許蘭溪見她斷斷續續的,皺著的眉頭深了幾分:“久而久之的怎么了?”

          鐘可看著她又嘆了一口氣:“表姐養成了一個怪性格……”

          許蘭溪當即想到剛剛進門看見的一幕,臉色一變:“怪性格?你是指你表姐喜歡女的??!?”

          鐘可尷尬的咳了一聲:“可能比這還要嚴重……一點點……”

          許蘭溪當即臉色一白:“慘了,小兔……”她想回去救出許小兔來。

          鐘可立馬攔住她,急忙擺了擺手道:“其實表姐不……”說著她頓了一下改口道。

          “可能喜歡女的……”

          許蘭溪瞪了她一眼:“什么叫可能?你看看她看小兔那眼神,還有貼小兔那么近……等等,你剛剛好像說了這件事好像與你也有關系吧!”

          鐘可立馬撇開頭去,又語氣小了幾分:“嗯……應該有一點點吧!”

          許蘭溪一把按住她肩膀:“說!到底這么一回事!”

          鐘可逃避這許蘭溪那要吃了自己的目光,吐了吐舌頭:“也不是什么大事……”

          “還想見雨墨不!你不說,我讓你見不著雨墨!”

          見許蘭溪拿白雨墨來威脅她,鐘可只能坦白道來:“其實表姐就是有一點……病嬌……”

          許蘭溪眨了眨眼睛,病嬌?病嬌??!

          “那這關小兔什么事?”

          鐘可瞄了一眼寢室的方向小聲道:“這還要從星期六說起……我本來是想去找表姐問問她多久來學校的。當時我們聊著,聊著。便聊到了我們寢室上來。我也是一時興起便把小兔的事情告訴她了……”

          “誰知道她突然便對小兔感興趣了,還管我要了一張小兔的照片。后面又圍繞著小兔聊了半天,她才說周末去學校?!?br />
          許蘭溪聽見這句話的臉色沉了下去,鐘可見許蘭溪臉色變了。急忙后退一步道:“我當時也沒有想那么多,而且表姐有病嬌這毛病也沒有怎么出現過。所以當時我也沒有在意……誰知道……表姐……表姐對小兔有了想法……”

          許蘭溪頭疼的揉了揉眉頭:“你們一家基因真的奇葩,你看你,懶的都找不到形容詞了。而你弟又是一個姐控,在看看你表姐,怎么就變成病嬌了!?”

          鐘可那敢說別的,她沉默了一會小心翼翼的看著許蘭溪問道:“那個雨墨……”

          許蘭溪瞪了她一眼:“若你表姐沒有放過小兔,你就不要想見雨墨!”

          說完許蘭溪轉身回宿舍里,而鐘可一臉心碎腸斷的看著激憤離去的許蘭溪高聲道:“我和雨墨是真愛!”

          許蘭溪回過頭白了她一眼:“你只是單相思!”

          鐘可頓時一臉頹廢的跟著回去。

          當她們進宿舍的時候,看見許小兔此時被周琴摸上摸下的。

          許蘭溪當即過去一把把許小兔護在身后:“你怎么對小兔動手動腳的,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許小兔天真的眨了眨眼睛:“蘭溪,她說我身上有蟲,要幫我抓!”

          許蘭溪看著一臉傻笑的許小兔,心中一陣陣無語。一個病嬌,一會傻白。湊到一起真的是沒誰了……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