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四十五章 非禮!?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萬道龍皇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四十五章 非禮!?


          許蘭溪伸出手來,一臉關切的敲打了一下許小兔的兔頭:“笨蛋!她說有蟲就有蟲呀!?你怎么這么傻嘞!”

          兔子嘟嘴望著許蘭溪,心中不滿了。本兔這么聰明怎么可能傻!而且周琴給我吃的也不像是壞人,長的又那么好看!

          鐘可好似看見了什么一樣,突然沖過去抱住許蘭溪背后的周琴。

          許小兔跟著許蘭溪下意識看去。只見周琴帶著笑容,手里高舉著一把菜刀。

          兔子:??!?

          許蘭溪:這真的是病嬌??!

          鐘可緊緊的抱住周琴的手強笑道:“表姐冷靜呀!冷靜!千萬不要沖動!”

          周琴盯著許蘭溪:“你剛剛打小兔對不對!”

          許蘭溪下意識后退了好幾步,病嬌真的很危險,她可以感覺到殺氣。

          許蘭溪可以肯定若是鐘可不攔住周琴,恐怕她真的是想殺自己。

          許小兔也后退一步,明顯也被嚇到了:“周,周琴,你……怎么會有刀……”

          周琴看向許小兔,頓時笑的燦爛無比:“小兔,我當然是為了切水果給你吃呀!”

          兔子見周琴一臉熱情的笑容,她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可是本兔并沒有看見水果呀!

          一旁的許蘭溪心中吶喊道:你那是切水果?明明就是切我的呀!等等!小兔你點啥頭呀!你是真的傻還在假傻!

          這時周琴蹲下去,從自己行李箱里掏出一個椰子來。兔子有一點驚訝,這行李箱有一點厲害哦!什么都掏的出來。不知道有沒有胡蘿卜……

          許蘭溪眼中帶著不確定的眼神看著周琴,不會真的是切水果吧?

          周琴手起刀落,只見椰子動了一下然后變為了兩半,還灑落了不少的椰汁。

          周琴慢慢的看向許蘭溪有一點惋惜的嘆氣道:“刀法生疏了!”

          許蘭溪哆嗦了一下,這明顯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呀!小兔你看看!咦?兔子你抱著那椰子殼喝啥?看這呀!

          周琴細指輕輕的拂過刀背,然后轉手放入行李箱中。

          鐘可見周琴把刀收起來之后才松了一口氣。

          許蘭溪咽了咽口水,并沒有因恐嚇而退縮。她還是要保護小兔,保護自己白菜!避免被周琴毒害。

          兔子喝完椰汁,一臉滿足道:“好久沒有喝過椰汁了!”

          兔子還記得以前喝椰汁還是在青丘,自己跟爺爺去青丘的海邊的時候喝過。

          青丘其實也與人間一樣,有平原,冰川,大海。同時也有春夏秋冬的氣候。

          …………

          原本許蘭溪說要保護自己白菜的??墒侵芮僖徊讲浑x的跟著許小兔。她完全沒辦法了!

          兔子也開始察覺到了不對勁,為什么周琴看自己的眼神比她看胡蘿卜還要急切?

          晚上出去吃飯的時候,白雨墨知道了這事后顯然有一點接受不了這一幕。

          至于鐘旭與鐘可兩姐弟嘛!都擺著一個無奈的表情,同時看許小兔的眼神也帶著同情之色。

          而她們晚上一起出去吃飯的時候還引起了不小的騷動。這騷動的根源正是周琴。

          許小兔這才知道,周琴居然還是一位天才音樂師。聽鐘旭說,她還經常上電視,又去參加各種各樣的音樂節什么的。

          雖然兔子不懂,但是她明白。周琴就是很牛逼!

          這個詞是兔子跟鐘旭學的。鐘旭告訴她只要遇到什么厲害的人就用這個詞形容。

          為了避免麻煩,她們晚飯吃的有一點急忙。

          同時回去時,又為了躲避那些狂熱的路人們。她們專門繞路走了半天才回到學校。

          四女疲憊的躺在床上,鐘可低微的聲音傳來:“今天,我太累了!先睡了!你們繼續……嗨……”

          說著鐘可便沒聲了。許蘭溪有一點無語,為什么她吃了就睡都長不肥?她摸了摸自己的腰,雖然不粗,但是和小兔的比起來一個是天,一個是地。

          周琴不知何時居然來到了許小兔的床上,兔子轉身看見躺在自己旁邊的周琴嚇了一跳。

          “怎……怎么了周琴?”

          周琴抿笑著回道:“我晚上害怕一個人睡,能不能跟你一起睡?”

          兔子聽見這句話不禁想起了曾經青丘打雷的時候。自己總是往爺爺的被窩鉆。許小兔一臉理解的看著周琴,點了點頭表示可以。

          周琴一臉幸福的抱住許小兔的手。

          至于一旁的許蘭溪也懶得管,只要她們不干什么奇怪的事情。自己絕對不管。

          她專門上網去查過病嬌這詞語,她看完解釋和案例后。

          從那刻起,許蘭溪決定只要她們不干什么奇怪的事,自己是絕對不插手她們的事情。這可關系到自己的命呀!

          兔子眼皮開始打架來,她記得周琴是一個音樂師,那么唱歌很厲害吧!這便陰差陽錯的冒了一句:“本兔想聽你唱歌……”

          周琴聽見這句話身子微微的一顫,看著已經閉上眼睛的許小兔。

          她小心翼翼的坐起來,然后側身坐在許小兔旁邊。她從自己箱子里取出一個匣子,打開來一把樸素的古琴躺在那面。

          周琴把它平放在自己雙膝上,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好似在醞釀什么一樣。

          “?!?br />
          周琴撥動了第一根琴弦,聲音并不響亮,但是這房間里所有人都聽得清楚。

          周琴睜開眼來,此時月光通過窗戶撒在她身上。

          許蘭溪在她彈奏開始的時候便坐了起來。她看著月光之下的周琴,眼中帶著復雜之色。

          周琴本來就很美,若不是她給自己的第一印象是病嬌的話?;蛟S她此時真的會覺得,周琴就是一位廣寒仙子,身不染塵,潔白無瑕。

          可是有了那病嬌的印象,許蘭溪真的不敢把她們兩人想象成一個人。

          周琴撥動琴弦的速度十分緩慢就如同月夜下繞樹而流的小溪一般,一點點流進了入睡人的心中。

          許蘭溪也不知不覺的躺下睡著了。

          鐘可不知何時轉醒,她眼中帶著驚訝之色看著周琴。她沒有發呆,而是靜靜地享受著這曲子。

          鐘可她們周圍兩間寢室現在都沒有人。雖然有的學生在學校掛名,但是實際都是出去和男友一起住的。

          所以周琴這一曲,只有她們寢室的人可以消受。

          一曲不長也不短,周琴優雅的抬手按住余音。

          鐘可緩緩的起身看著周琴,問道:“表姐,這曲子從來沒有聽過你彈起過呀!新作?”

          周琴小心翼翼的擦拭著琴,沉默了好幾秒才回道:“我今日所感,情不自禁便彈奏了起來?!?br />
          此時周琴不在是病嬌之姿,她就如衣不染塵的仙子一樣,眼中只有琴與她。

          鐘可聽完這舒緩的曲子,總結幾個詞來。

          曲子舒緩,清冷,但是清冷中又夾雜著一絲喜悅。

          鐘可下意識問道:“表姐,打算取何名?”

          周琴把古琴放入匣子里,在轉手放入她那神奇的行李箱中。

          目光落向自己旁邊的許小兔又轉向窗外的孤零零的白月:“名嘛……”

          月光落在許小兔身上,就如同一層被子一樣,兔子熟睡的臉頰顯得格外的美麗。

          周琴嘴角翹起,緩緩的吐出兩個字:“月兔!”

          鐘可細品:“月兔?月……兔……”

          鐘可明白了,她對著周琴擺了擺手:“表姐我先睡了哈!”

          說完鐘可倒下繼續睡了起來。

          兔子睡的很安詳,或許是因為疲憊,或許也是因為周琴的曲子。

          但她并不知道一首即將紅遍華國的曲子,月兔因為她誕生了。

          第二天清晨,兔子被許蘭溪叫醒。兔子轉醒見自己身邊躺著睡的正香的周琴頓時愣了一下。下一秒直接坐起來,目光呆懈的看著周琴。

          好幾秒后,一臉懵逼的兔子才反應過來昨天晚上周琴是跟自己睡來著。

          兔子早上這突然的舉動其實也不能怪她。

          她昨天在續緣閣里,大清早的醒來就看見瀟湘姐躺自己旁邊,心中早就有了陰影。而今天醒來看見自己身邊又有一個人,所以這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

          兔子也緩緩的記起昨天晚上周琴說要和自己一起睡覺的事情過程后。她這才松了一口氣,掀開被子準備下床。

          可是低頭一看。

          咦?本兔的褲子嘞?抬頭又摸了摸自己的手,本兔的衣服嘞?

          轉眼看向旁邊,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出現,兔子感覺心跳都加速了好幾分。

          周琴全身一絲不掛的躺在自己身邊,那吹彈可破的肌膚……

          兔子腦袋一片空白,她有一點反應不過來,昨晚發生了什么!她記得自己是穿著衣服睡覺的呀!

          本兔的衣服嘞!?

          而叫她起床的許蘭溪看著這一幕眉頭一跳。

          昨晚發生了什么?她心中也冒出這幾個字來。

          因為被子被掀開,周琴突然抬手把許小兔給按了回去,然后如同八爪魚一樣纏上她身子。

          兔子感覺到那細膩的肌膚與自己的肌膚不斷摩擦。

          她全身通紅無比,若不是夢雨姐給她的手鏈壓制著她妖形??峙峦米觾蓪ν枚涠家俺鰜砹?。

          許蘭溪默默的轉身離去。

          兔子現在腦袋還是一片空白,動都不敢動一下。

          許蘭溪出了宿舍門,眼中帶著淚水迎著朝陽自言自語道:“自家的白菜還是被拱了!弟弟你要堅強呀!”

          當她來到教室時,看見自己弟弟白雨墨拿著一串糖葫蘆不知道在等待著誰。

          白雨墨見自己姐姐今日居然是一個人來,上前好奇的問道:“小……小兔又睡過頭了?”

          許蘭溪看著白雨墨,一瞬間不知說什么好。

          她伸出手去拍著他肩膀,一臉意味深長的點頭:“弟呀!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一顆樹上吊死?”

          白雨墨看著今天有一點不對勁的姐姐,立馬躲開她拍自己肩膀的手:“姐,你……你怎么了……”

          許蘭溪苦著臉,一臉不忍的把今天早上看見的告訴了白雨墨。

          “啪!咔!”

          兩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只見白雨墨手中的冰糖葫蘆掉地上,發出了清脆的破碎聲。

          “瞎說什么!”突然許蘭溪身邊的教室里傳來一個聲音。

          她們兩看去,只見白老師推開門來,淡定的許蘭溪與白雨墨。

          許蘭溪立馬吐了吐舌頭:“白教授,早!”

          白老師看著她們兩一臉無語的說道:“你覺得兩個女子一起睡覺就一定會出事嗎?你爸媽怎么教你們的?”

          許蘭溪與白雨墨異口同聲的各自冒出一句道。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女人都是大豬蹄子!”

          白老師眉頭一跳:“你們都這么大了,怎么對于基本都夫妻知識都很缺乏呀!”

          許蘭溪,白雨墨:……

          白老師無語的擺了擺手:“回去問你們爸媽吧!我一個教歷史的可沒責任教你們這些……”

          說完白老師便拿著教案離去,只剩下原地發愣的姐弟。

          許蘭溪爸爸告訴她,世界上除了她爸和弟弟外,其他的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而白雨墨媽媽也告訴白雨墨,世界除了他媽媽和姐姐其她的女人都是大豬蹄子……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