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續緣閣 > 第一卷 入世 第四十六章 傳開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最強升級 絕世武魂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第一卷 入世 第四十六章 傳開


          因為家庭教導原因,所以這姐弟兩從小便一直這樣認為。

          至于白雨墨為什么會喜歡許小兔。是因為他并不覺得小兔是女人,當然這只是直覺。

          早自習開始時,白雨墨終于看見了許小兔,兔子被鐘可拖著,一臉生無可戀的與還在抓瞌睡的周琴趕來。

          她們前腳剛剛進去,白老師后腳便跟著進來了。

          白老師瞄了一眼正往位置上趕的許小兔三人。

          也沒有叫著她們,但眼中卻帶著打趣的笑意,瞄了許小兔幾眼。

          兔子此時腦袋已經不能思考了,早上那一幕幕把她兔頭給燒壞了。

          許小兔還是第一次這樣與別人坦誠相待,而且還有肌膚之親……

          就連瀟湘姐最起碼也會給她留下一件淡薄的衣服嘛。這周琴直接就……

          想到這兔子就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本兔這算什么?被非禮了?可是她好像是女的……只有男的那才叫非禮……

          兔子被鐘可給牽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目光呆懈的看著前面。

          鐘可看著小兔還是如此,一臉無奈的把周琴拉到自己位置邊坐下,嘆了一口氣看了還在抓瞌睡的周琴。自己表姐這是唯恐天下不亂呀!

          周琴什么也沒有說,爬在桌子上開始繼續睡起來。

          算了,這都不關自己的事!鐘可也懶得管了,她打著哈欠也跟周琴一起睡起來。

          白雨墨悄悄的打量著目光呆懈的許小兔,他遲疑了一下。伸出手去,有一點顫抖的把早上買的冰糖葫蘆遞到她面前。

          兔子依然沒有反應,白雨墨遲疑了一下,收了回去。一臉悲痛的埋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老師站在講臺上緩緩的說道:“就這個周末,我們學校出了一件事!”

          突然響起的聲音把許小兔給拉回神來。

          白老師掃看了教室一圈后,繼續道:“法系二年級的一位學姐為了救一個小女孩入院了。對于這件事,我們學校方也得有表率,所以希望各班可以派幾個代表去看望一下她學姐?!?br />
          說著白老師的目光在下面的人中游走起來。好似在等待著誰積極一點,做一個表率一樣。

          許小兔有一點意外,想不到白老師居然知道這件事。身為當事人的她自然明白白老師口中的那法系二年級的學姐是誰。

          肯定就是郭小刃唄!不管怎么說兔子還是很擔心郭小刃情況,她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去看一下她。

          當然這包含了許多原因,拋開她前世是郭嘉的身份不說。郭小刃出事的時候,她當時也在場。

          而且自己還答應了黃薇要幫她續這兩世情緣嘞!

          兔子正準備舉手。

          白老師一臉故作為難的開口道:“大家不積極的話,那我來點名哦!”

          說著白老師的目光直接越過前排所有人落向許小兔。

          兔子看著那目光,頓時心中居然明白了是什么意思??磥聿挥帽就糜H自舉手了……

          “許小兔同學,你作為老師的助手,這一件事你當仁不讓哦!”

          果然是這樣,兔子起身一臉不辱使命的點了點頭:“明白了!”

          不知周琴是何時轉醒的,而且還在許小兔話音剛剛落下之時,舉起芊芊玉手。

          兔子余光注意到周琴舉手,早上那一幕又浮現出來。她哆嗦的縮了縮頭,心中冒出了不好的預感。

          周琴掛著溫和的微笑回道“白教授,我也想要去!”

          兔子心中不解,周琴為什么想要去看郭小刃,麻煩她們認識?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白老師正準備開口,鐘可搶先一步,急忙坐起來。舉著手無奈的開口道:“白教授,帶我一個唄!”

          鐘可之所以如此積極還不是怕周琴把許小兔當街給辦了。所以還是去看著一點好,而且周琴本來就是知名人物,如果到時候引發什么騷亂。那就有的頭疼的了。

          白老師看向周琴旁邊的鐘可,頓了兩秒,目光繼續回到周琴身上。沉默了好一會,好似在猶豫什么一樣,良久后她正準備開口。

          鐘旭又搶先一步道:“白教授,我也想去!”

          鐘旭作為一個姐控自然什么都不要想,跟著去是鐵定的。

          白老師有一點不滿了,你們打斷我一次可以忍,這兩次又是什么意思。

          鐘旭剛剛說完,白老師怕在有打斷自己,便急忙開口道:“你們那些要去的,就跟著許小兔同學就是了。到時候我會告訴你們是那個醫院?!?br />
          說著白老師繼續看向周琴道:“你就是那個休學一個月的周琴同學?”

          周琴起身,一歉意的點了點頭:“抱歉教授,我也想早點來的,但是家里有點事。所以才遲到了一個月?!?br />
          此時有一個女生看著周琴,好似想起了什么一樣,她驚呼道:“你是周琴!哪位,哪位!周鑫大音樂家的女兒周琴!”

          “哇塞!真的是周琴女神!我還記得當初她在迪死泥音樂節上,艷壓群芳,一句舉拿下了首魁!”

          “我要合影……”

          “我要握手……”

          “我要給她生猴子……”

          …………

          瞬間教室炸開了鍋。

          白老師看見這一幕眉頭一跳,怎么也可以料到周琴知名度這么高。她使勁的拍了拍桌子,可是這那能和他們那些聲音相比呀!

          白老師她其實是知道周琴的身份的,但是礙于她一個月沒有來,便忘了。今天突然冒出來,這也讓她措手不及。

          白老師又拍了好幾下桌子,依然還是沒有效果。

          周琴也注意到了要爆發的白老師,便立馬開口聲音提高幾分道:“請各位回到自己位置上,安靜……”

          果然周琴一開口效果比白老師好太多了,基本上聲音都小了幾分,但是都還圍著周琴。

          周琴又清了清嗓子聲音變的生硬了幾分:“請各位回到自己位置上!”

          周琴這樣開口,這才慢慢的把聲音壓了下去。

          她們一個個看著周琴那嚴肅的目光,一臉不舍的回到自己位置上。但是也不排除那些回到位置上都拿著手機拍周琴的人。

          周琴兩手放在桌子上,身子前傾微笑的看著那些還在拍自己的人:“各位,我忘說了。你們現在拍我,已經侵犯了我的肖像權。以我現在的知名度來說,你們一人應該要賠償一萬美金?!?br />
          雖然周琴是笑著說出來的,但是那冰冷的感覺還是蔓延上他們心頭。

          那些拍照的人,立馬把手機放下,然后低著頭悄悄的刪除自己剛剛拍的照片。

          當然有的人也懷著僥幸的心里,結果他們當天下午便收到了律師函警告。這把他們嚇的立馬刪除,恨不得把手機都扔了。

          周琴見大家都安靜了下來,看向白老師笑道:“教授,抱歉給你帶來了麻煩?!?br />
          白老師瞄了一眼那些低著頭的學生,見周琴還算懂事,聲音緩和了幾分道:“關于周琴的事情,我也給大家說明白了,如果以后出事不要來怨我?!?br />
          說著白老師又拍了拍桌子:“關于周琴在我們學校的事情一旦大肆宣傳或者造謠等……只要給周琴同學帶去了不必要的麻煩,你們上了什么法庭呀!賠錢什么的呀!學校是不過管的。而且讓我們知道是誰,我們學校將會把他停學。我現在已經提醒了在座的各位了!到時候出事不要來怨我也不要怨學校!”

          下面一陣陣安靜。

          兔子也沒有想到周琴居然這么出名,這時白雨墨再一次把冰糖葫蘆遞到許小兔面前。

          許小兔這才注意到,她眼睛一亮,一把接過來。傻乎乎的對著白雨墨笑著點頭小聲道:“還是雨墨好!”

          突然許小兔感覺到了三道殺氣,她哆嗦的抬起頭。

          許蘭溪看著自己,轉頭,鐘可與周琴也都盯著自己。

          殺氣是從她們身上傳來的,兔子打了一個寒顫,然后緊緊的握住白雨墨給她的冰糖葫蘆。

          心里嚷嚷著:看也沒有用,冰糖葫蘆是我的!

          …………

          而周琴帶來的影響也不是這幾句話就能解決的。

          在那之后,白老師又宣布了丁蕊因為家里的事情,退學了。全場恐怕也只有許小兔知道,丁蕊并不是退學了,而且死了的事實。

          下課前,白老師叫兔子跟著她去一趟后便離開了教室。

          白老師出去一瞬間,基本上全部的人都朝周琴圍去。

          許小兔也借住這個機會出了教室往白老師的辦公室趕去。

          兔子這么急,其實還是有一點事情想要請教一下白老師。

          她想問問《三國演義》里郭嘉到底是一生底經歷了什么?她是否娶了黃薇。

          兔子來到辦公室,正好看見白老師被一個男老師搭訕。

          兔子很自覺的站在一邊不開口,白老師看見許小兔來了。便扯開話題道:“劉教授,我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你可以先回去嗎?”

          那被叫做劉教授的男子,看了一眼許小兔?;剡^頭去笑著溫文爾雅的點了點頭:“白老師那你先忙,對了!你晚上有空嗎?我知道一家不錯的餐廳……”

          白老師立馬搖了搖頭打斷他:“劉老師抱歉!晚上我有事!”

          劉老師不懈道:“那明天……”

          白老師見他還沒完了,便看向許小兔道:“女兒,晚上你爸說要做火鍋。叫他不要做了,我爸叫他今天晚上去他那吃!”

          兔子懵了,自己啥時候成她女兒了?但是看著白老師那意味深長的眼色,兔子咽了咽口水,她可以想象出,如果自己出什么差錯的話,白老師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兔子弱弱的回了一句:“嗯……”

          那劉老師看了許小兔一眼,又看了看白老師一眼,剛剛恍然看一下還覺得她們不像。但是現在一看。她們倒是十分神似。

          劉老師干咳一聲:“白老師你先忙,我們改日在聊?!?br />
          說完他便急匆匆的離去。

          兔子一臉無辜的看著白老師道:“白老師,這我怎么就成你女兒了?”

          白老師瞪了她一眼:“讓你冒充一下又不會缺胳膊少腿的!怎么不愿意?”

          兔子傻笑著,你是老大你說了算:“愿意,愿意,當然愿意啦!”

          白老師這才轉過身去,開口道:“那個法系二年級的學姐叫郭小刃,在青民醫院?!?br />
          兔子自然知道這些,但是還是誠懇的點了點頭。

          “那個,白老師我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

          白老師翻著一本書有一點意外的看了許小兔一樣:“問吧!”

          許小兔咽了咽口水:“那個三國時期,曹操麾下的郭嘉的妻子有那些呀!”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續緣閣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6/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