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散文詩詞 > 第一粉頭她掉馬了 > 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瘦臉針打多了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萬道龍皇 最強升級 隨身空間:末世女穿七零 重生之都市狂仙

      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瘦臉針打多了


          拍完宣傳照,寧鶴之還有別的行程,便先去趕行程。

          游年年檔期很空,自然留下來揣摩劇本——她綜藝接的很少,代言不多但個個大牌,常?;钴S的地方除了劇組就是攝影棚。

          即使如此,她曝光度卻不低。

          也許是因為部部電影的高分評價和好口碑,也許是因為那張靈氣頗足的面孔。

          可現在的大部分人都不會想起,想起暴。

          游年年看完一疊兒劇本,掐掐眉心,下意識拿起手機來刷微博。

          沒想到看到了粉絲群里正在討論的話題——

          百年難遇寧鶴之,千年一聞游年年。

          她著實懵了。

          千年?

          一聞?

          聞什么,老妖怪嗎?

          游年年以為又是什么粉絲的彩虹屁,忙忍著笑準備點進去。

          沒想到看到了一個追星小姐妹這樣說。

          “百年一遇,鶴之出道開始就一直被黑,現在國民度這么高了黑粉依舊猖獗,這種黑粉也是百年一遇?!?br />
          “游年年就更慘了,好好地拍了人生中的第一部電影,還沒指望爆紅呢,結果就被男女主給坑了?!?br />
          “當時那個網暴程度,我記得有人說游年年工作室門口都被潑了油漆,放了死貓,被豬隊友坑的死死的?!?br />
          “那個超話還記得嗎?游年年滾出娛樂圈,那時候可是超話前幾名?!?br />
          “要不是后來憑借《扣門》翻身,這輩子恐怕都走不出陰影了。別人家的黑粉,千年一聞啊?!?br />
          指尖懸在屏幕上,遲遲不落下。

          楚烈見她不動,好奇地湊過來:“看什么哪?”

          游年年倏而反應過來,急忙遮住手機屏幕:“沒什么?!?br />
          她這一開口,才發現自己聲音早已經哽咽。

          帶著微微的沙啞,鼻音很重。

          眼眶里有點澀,但很快被冰涼的液體填滿。

          楚烈頓時慌了手腳:“年年?怎么了這是?誰欺負你了?年年?你回句話啊,你別哭……”

          一米八多的漢子,渾身肌肉虬結,一巴掌能扇飛好幾個葉未舟,偏偏在這個時候手足無措。

          游年年吸吸鼻子,生生把心口的澀意逼回去。

          抹了把淚水,她笑:“沒什么,你怎么這么擔心我呀?”

          只是那笑卻假的厲害,唇角都只是勉強彎了起來。

          楚烈見她笑,心底愈發慌,但思緒漸漸明晰,眼珠一轉,恍然大悟。

          能讓一整天都笑盈盈的游年年哭的,可不就那兩件事。

          一是寧鶴之的視頻,從出道到現在的各種照片剪輯,配上感人的bg,催粉絲淚下。

          往往這個時候,游年年絕對能抱著紙巾盒把妝哭花,哭完一抹漂亮臉蛋,立馬再去下單幾箱專輯。

          還有一個就是……

          當年那件事了。

          楚烈的心立即揪了起來,嘴上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急得直轉圈。

          他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可不能讓當年的悲劇重演。

          游年年自己抱著手機擦干凈眼淚,情緒調解過來后看楚烈那樣子,不禁好笑。

          “烈哥,沒事兒,我只是看到了寧鶴之的視頻,”說著,游年年把手機舉起來,“你看?!?br />
          楚烈一愣,隨即伸長脖子湊過去。

          還真是。

          那無比感人的bg聽的他心里也酸酸的,抽了一下鼻子,嘴上卻半點不饒人:“弄的這么感人,好像他是孤寡老人一樣,需要人照顧需要人心疼?!?br />
          這話說完他就后悔了,連忙“呸呸呸”。

          “我說孤寡老人做什么,他們本來就不容易?!?br />
          游年年:別攔她,她想繼續哭給楚烈看。

          這么一鬧,她心里也好受多了,暫時不去想那件事。

          又坐了一會兒,楚烈見她面色如常,才小心翼翼開口,生怕又不小心刺激到她:“年年,晚上有個飯局,秦導組織的,讓你去撐撐場面?!?br />
          游年年應:“好?!?br />
          秦導就是《扣門》的導演,三年前業內對游年年五分唏噓五分高高掛起的時候,只有她力排眾議用了游年年當女主角。

          導演的考量自然良多,但這份情,游年年算是記住了。

          所以盡管她飯局參加的少,但從不拒絕秦導組織的聚餐。

          到了餐館,楚烈帶著助理轉身去了隔壁房間,游年年敲開包間門,對里面的人一一打招呼。

          首位自然是秦導,其余大部分也都是制片小投資商之類,下位里坐了幾個年輕演員,都是生面孔。

          穿著都很暴露,一女演員甚至直接把手搭在了身邊投資商的腿上。

          游年年心里咯噔一聲。

          秦導招呼她:“年年,來啦,坐吧?!?br />
          游年年理理裙擺,自然落座。

          這排座也是有講究的,以游年年的地位,自然在秦導下首。

          那幾個年輕演員也聞聲看了過來,到底是年輕,或者說資歷淺,臉上藏不住情緒,嫉妒的剛打了玻尿酸的嘴都歪了。

          眾人一番客套,秦導是認真來談事兒的,但也壓不住下面的人胡鬧,她也就對那女生的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你情我愿的事,她總不能敗人興致。

          酒過三巡,游年年沒招架住喝了兩三杯,頭稍有些暈。

          急忙離席,去了走廊盡頭的衛生間。

          揉揉突突跳著疼的太陽穴,她輕嘆一口氣,覺得自己身上哪哪都是酒味。

          正準備找出香水來壓一壓,沒想到聽到了外面的談話聲。

          “游年年?媒體報道的那么天花亂墜,說什么骨相靈氣之類不找邊際的話,我今天一看,也就那樣嘛?!?br />
          “可不是,坐在那兒裝什么假清高,給她敬酒都不喝?!?br />
          “我看她也不干凈,準是爬了導演的床?!?br />
          “真的?我說呢,當年那個情況,誰敢用她?偏偏她拍了《扣門》,我看就是不要臉到點把自己給賣了換來的……”

          這兩個聲音,正是包間里的年輕女生。

          拿著香水的手微微捏緊,泛出青白色。

          眉一挑,她冷笑一聲,看看表,距離和楚烈約好的時間還差十分鐘。

          收拾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足夠了。

          手搭在隔間門上,游年年正準備推門而出,誰料有人比她更快一步。

          “我還以為,能說出這種話的,怎么都是圈子里排的上號的女演員了,沒想到啊……你瘦臉針打多了吧,左臉都比右臉歪?!?br />
          ()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第一粉頭她掉馬了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8/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