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第一粉头她掉马了 >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掉马进行时(超甜)

       推荐阅读:重生溺宠冥王妃 吾乃大皇帝 元娘 都市良人 火影之木叶诡师 乡野小春医 黎明之剑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我娘子天下第一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掉马进行时(超甜)


          二人渐行渐远,顺便带走了两个女生。

          这里顿时空了,只剩下游年年和宁鹤之。

          二人彼此都尴尬,尤其是游年年,浑身僵直,脸红的滴血。

          她到底干了些什么啊,完完全全在宁鹤之面前暴露本性了好吗。

          不是说好和宁鹤之保持距离,一点麻烦都不给他添吗?

          现在怎么反而愈来愈亲近了?

          最后还是宁鹤之开口:“去外面坐坐?”

          这是一家私密性极好的清吧,不然他们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会没人来。

          游年年犹豫半晌,还是点头:“……好?!?br />
          到了外面的吧台,游年年坐下,点单的时候下意识道:“两杯温水,谢谢?!?br />
          宁鹤之扬眉:“你怎么知道我要温水?”

          游年年一愣。

          她也是下意识而为,完全没反应过来。

          游年年当了宁鹤之这么多年的粉丝,还不大不小算是个粉头,怎么能不知道宁鹤之的生活习惯?

          他要唱歌,要?;どぷ?,辣的油腻的一律不碰,身边常年备着保温杯。

          烟酒皆不沾,温水是他最好的选择。

          只好拿过两杯温水,自寻借口:“……我喜欢喝温水,两杯都是我的?!?br />
          “是嘛,”宁鹤之勾唇,“我也喜欢?!?br />
          游年年干笑:“好巧?!?br />
          温热的水被她捂在掌心里,蕴出些暖意来,二人坐在一块儿,谁都没有再说话,气氛安宁。

          最终还是游年年憋不住了,说:“今天,谢谢你了?!?br />
          她不好意思地撩撩鬓边的发,一转头,鼻尖蹭过宁鹤之的耳廓。

          !

          她竟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坐的这样近!

          宁鹤之也是一惊,反应过来的时候,二人依旧呼吸交缠,她的唇离他近极,不过丝毫之间就可触碰到。

          他心中没由来的一痒,突然就想起了不久前游年年阴差阳错印在自己胸口的那个唇印。

          温凉柔软,带着她的气息。

          耳侧一热,二人齐齐转过头去。

          宁鹤之斟酌着开口:“我应该的?!?br />
          “下次,”游年年还是忍不住提醒,“别再这样了?!?br />
          宁鹤之是公众人物,这样的事哪怕是有理有据,传到公众耳里,也会变了味儿。

          游年年忒双标了,这么想的时候丝毫没想起自己也是公众人物。

          她只当宁鹤之有几分侠义,见不得别人随意泼人脏水。

          她真的是喜欢对了人。

          宁鹤之不由一笑,眼中映着清吧闪烁的彩灯,似落了一片星河在其中。

          “你还想有下次?”

          游年年摇头:“不想了?!?br />
          他们着实没什么可谈的话题——主要是游年年开不了口,宁鹤之喜欢什么,她全都知道,比自己家里有几只玩具熊还清楚。要是真聊起来,她能滔滔不绝三个小时不带停的。

          可现在这个尴尬的气氛,她完全说不出口啊。

          好在宁鹤之知道缓解气氛,主动问:“那个女生,你打算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

          游年年低头,温热的水汽氤氲了她的眼睫,落下一片水渍。

          “让楚烈口头威胁两句吧?!?br />
          宁鹤之蹙眉:“仅此而已?”

          “不然呢,”游年年故作轻松,“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逮到一个造谣者就发一份律师函吧?我公司又不是迪士尼,法务部没那么多律师?!?br />
          宁鹤之心里突然就有点疼。

          他知道游年年早年不易,今日的事比起之前来简直是小的不能再小了。

          可他没想到,她对人的宽容程度,已经被逼到了这样柔软的程度。

          游年年看似无比强硬,手段凌厉,实则兔子还是兔子,遇到事儿了自己扛完,晚上回去还是要偷偷红眼睛。

          宁鹤之不知道的是,游年年柔软了一辈子,此生唯一的锋利,全都用在了他身上。

          她不曾说过自己黑粉的一句不是,但捍卫起宁鹤之的名誉来,几乎是瞬间有了一把傲骨,所向披靡。

          宁鹤之是她心中所向,是她阴暗生活里唯一的亮光。

          她可以卑微,可以不堪,可以受人非议。

          宁鹤之不行。

          “好啦,”也不知怎么,宁鹤之突然就伸手,摸了摸游年年的头,“开心点吧,谁还没个黑粉呢?”

          说着还拿出了手机给她看。

          “喏,瞧,我还加了我自己的黑粉群,天天潜水呢?!?br />
          游年年:“?。?!”

          黑粉群?。?!

          她找了好久都找不到的黑粉群,宁鹤之竟!然!有!

          宁鹤之没察觉到她脸色的不对,还继续说:“我都混到管理了,他们有人还叫我黑粉粉头来着?!?br />
          游年年:“……”

          突然好感动,好想给鹤粉后援会会长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家爱豆已经替咱们打入了敌人内部,下一步就是要成为黑粉老大了?

          暗暗记住那个黑粉群的名字,游年年无奈:“你也进粉丝群?”

          宁鹤之一脸认真:“怎么不进?我在我的粉丝群里,也混到管理了?!?br />
          游年年:“?。?!”

          宁鹤之喜滋滋地把手机递给游年年。

          游年年:“……”

          这个群名,好像,似乎,有点,熟悉哦。

          不就是她最活跃的那个粉丝群吗?

          宁鹤之还点开了群成员给游年年看,说:“这些都是我大粉,我都认真记住了她们的名字,这个是后援会会长……嗯还有这个,叫有余?!?br />
          有余本人游年年:“……”

          在掉马边缘疯狂试探!

          她都不知道宁鹤之竟然一直“监视”她们粉丝的一举一动!

          那么她在群里说的那些话,自封的“宁鹤之圈外女友”头衔,宁鹤之也全都知道?

          简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宁鹤之继续说:“最特殊的就是这位?!?br />
          他指着有余。

          “她很多活动都不参加,但只要参加了就是前排,出图也很迅速,张张精品?!?br />
          游年年一脸认真:“她可能比较忙吧?!?br />
          “我也这样想,”宁鹤之说,“这些粉丝大多数我都记住脸了,只有有余,目前还不知道她是谁?!?br />
          游年年松了一口气。

          宁鹤之:“但我心里已经有人选了?!?br />
          游年年:“?。?!”

          她都要瞳孔地震了。

          您一次性把话说完行不行?

          ()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第一粉头她掉马了章节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