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散文詩詞 > 第一粉頭她掉馬了 > 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裴瑜

       推薦閱讀:絕世劍神 最強黑客 打穿西游的唐僧 紈绔棄少 全球影帝 萬道龍皇 最強升級 隨身空間:末世女穿七零 重生之都市狂仙

      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裴瑜


          夏日的橫店分外悶熱,日光從樹蔭縫隙里撒下來,落了一地星辰。

          游年年腿還是軟的,走路都打顫,許歲安見她面色依舊青白,心中一緊。

          開口想要安慰她,不料說出口的話卻變了味兒:“沒死?”

          游年年失笑——還是那個許歲安。

          永遠說不出好話,永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惡劣至極。

          “沒死呢?!彼?。

          余下便皆是沉默。

          游年年想開口,目光往上瞧,卻只觸及到男人鋒利的下顎線。

          她不知為何,突然想起了寧鶴之。

          寧鶴之和許歲安身高相當,看她的時候,卻永遠習慣低頭。

          哪怕他們從前氣氛冷凝,寧鶴之瞧她的時候,也是垂了眼睫。

          輕嘆一口氣,游年年抬起頭:“許歲安,回來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許歲安蹙眉:“你從前不常叫我全名?!?br />
          游年年一滯。

          她也不知道為何,似乎真的再沒有叫過許歲安“歲安”。

          心中一澀,她逃避這個話題:“你知道的,我們總要長大的?!?br />
          “長大之后,”許歲安懶洋洋靠著樹,“就疏遠了嗎?”

          話說的輕巧,他姿態也放松,可插在褲袋里的手,卻微微握緊。

          他在怕。

          “不會,”游年年斬釘截鐵,“可是你也知道,從前的情況——”

          許歲安一聽到從前二字,便猶如被戳了痛點,瞬間冒起了刺:“從前如何?黎塘巷子沒有了許家,你心中也沒有許家了嗎?”

          游年年掐掐眉心:“我知道你心中怨我,恨我也罷,可是你明白的,無論你如何對我,都改變不了什么?!?br />
          “可是你能改變的東西,”她看向許歲安的眼睛,“為什么不抓緊?”

          “你有天賦,現在有名氣,年少有為?;貒簿土T了,三年已過塵埃落定,我不強求你一輩子異國飄零,可是——”

          游年年眸光微微顫抖,隱隱有了水色:“你為什么,偏偏進了娛樂圈?”

          “這里的水有多深,”她指向不遠處的劇組,“你應該清楚吧?別的不說,就今天的事故,”

          說到這兒,她仍是后怕,眸中水色更重:“你真的以為,什么偶然都能被我碰上嗎?”

          “今天是我,明天或許就是你?!?br />
          她越是這么說,許歲安心中就越是煩躁。

          煩躁和后怕摻雜在一起,混出滿腔的醋意。

          講話便也沖了些:“小余,可我不甘心?!?br />
          “我怎么能甘心?我從前是黎塘巷子的少爺,是這京城的天,畫畫不過是怡情,我從沒想到,會有一天靠賣畫為生?!?br />
          “現在呢,我是窮畫家一個,一切背景都被抹去,網上連我的名字都搜不到。許歲安?誰還記得許歲安?”

          “我現在是歲安,空洞虛無的一個名字,沒有姓,沒有身份,一切都沒有?!?br />
          他眼睛紅的厲害,聲音也厲中帶啞,略長的發散亂下來,遮住狹長的眼。

          “小余,我想回去?!?br />
          游年年聲音也在抖:“你瘋了!”

          “我沒有!”許歲安吼道,“我當年雖然被倉皇送出國,可是該知道的一樣不落。對方的手段我一清二楚,他們不干凈,我憑什么不能替許家翻案?”

          “要了許家十幾口人的命,憑什么他們還能在這京城里逍遙?”

          “憑什么?”游年年嗤笑,一把拽過許歲安。

          許歲安不察,被她拽的彎了腰。

          游年年湊近他耳邊:“因為那是寧家!”

          許歲安一僵。

          “你要是出了事,再惹得寧家注意,”游年年低聲,“游家,再加上蔚家,都保不了你!”

          “許家就剩你一個人了,報仇十年不晚,你現在孤注一擲,是要毀了自己!”

          許歲安怔怔,大腦空白一片。

          什么報仇,什么怨氣,什么沖動,幾乎一瞬間都消失了。

          寧家。

          他從不知道,是寧家要許家死。

          “你老老實實待在劇組,”游年年見他面色有變,心中微微安定,趁熱打鐵,“等《傾世》拍完,你依舊是畫家歲安,和許家少爺半點聯系都沒有?!?br />
          “報仇和活著,你總要做一個選擇?!?br />
          說完這句,游年年松開許歲安的領口,提起裙擺轉身而去。

          有些話點到就夠,再不宜多說。

          只是她這人著實不太爭氣,這么久了腿都還是軟的。

          踉踉蹌蹌深一腳淺一腳往劇組走,游年年在心底罵自己。

          你可太傻了,出去說小話都不知道去一個近點的地方,現在拖拉著老胳膊老腿兒,何年何月才能回去?

          轉過拐角,她準備從側門進劇組。

          “妥了,您放心,我制造了不在場證明,找了其他工作人員頂鍋?,F在劇組亂成了一鍋粥,估計是摔慘了?!?br />
          “就那個高度,您放心,游年年少則床上躺十天半個月,留個后遺癥什么的。多則進ICU,這部戲和那個人,算是涼透了?!?br />
          “只是這錢……誒!我就知道您大方!”

          游年年靠在門口,瞳孔微縮。

          她這運氣也忒好了。

          剛還想著是誰在整自己,沒想到,這罪魁禍首,就被她撞了個正著!

          躡手躡腳后退幾步,游年年往身上摸索。

          口袋口袋……

          沒有口袋。

          沒有手機。

          游年年恨不得打自己兩巴掌!

          怎么就不帶手機?為什么不帶手機?

          現在拿什么錄音?拿什么當證據?

          “喏?!?br />
          游年年:“?。?!”

          來人聲音淡淡,走路幾乎沒有聲音,突而湊到游年年身側,往她手上遞了什么。

          “你……”

          她下意識要出聲,下一秒卻被人捂著嘴巴。

          鼻端傳來熟悉清淺的氣息,游年年呼吸一緩,緊繃的神經松懈下來。

          微微抬頭,就見寧鶴之繃直了唇線,目光盯著游年年手上的手機,眸色暗暗。

          游年年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的手機。

          錄音模式已經開啟,顯然寧鶴之早前就開始錄音了。

          “仔細聽著,別出聲?!彼吐暤?。

          游年年慎重點頭。

          側門口的人還在打電話。

          “我向您保證,絕對保密。我辦事兒您放心,不過是做些小手腳?!?br />
          “是,是,我也知道她身份特殊??墒悄怯衷趺礃?,監控壞了,我又有不在場的證明,誰能想到我頭上!”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第一粉頭她掉馬了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5578/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