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綜合小說 > 待罪舞陽 > 正文卷 第三章 房子的主人

       推薦閱讀:至尊龍帝 隨身空間:末世女穿七零 快穿之女配掰開也是黑的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三國之隨身魔法塔 三國之商人當立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放開那個女巫 美女的貼身兵王

      正文卷 第三章 房子的主人


          迎著清晨的曙光,楊舞陽和楊曄之最終在山腰處找到了一所容身之處。

          簡單的茅草屋,很顯然是獵戶留下的,在山霧繚繞的仙氣中,竟有種仙宮的錯覺,恐慌無助的心,跟著靜逸飄渺的遠黛寂靜。

          室內的布局正如它的外表一樣干凈利落,除了一張休息的單人床和簡單的灶爐外,其他便是各種打獵的東西和生活所需品,整潔干凈的陳列,顯示著這里長期有人居??;不管主人何時歸來,自己只能暫時居住。

          從山上流下來的無污染泉水,甘甜可口;冰冰涼涼的,好在現已進入了夏季。

          枯黃的皮膚在泉水的滋潤下變得有了光澤,洗過手臉后,原本沒有一絲力氣的身體,慢慢舒緩了下來。

          洗干凈手臉的楊曄之,葡萄般黑漆漆的眼睛,亮晶晶的,宛如星辰,小巧的鼻子下,粉紅粉紅的嘟嘟唇,肉嘟嘟的小臉細膩白皙,果然是有錢人家優良基因的傳承,不過楊子伊是個列外。

          人就是這么不知足,此時要是有面鏡子該多好,誰家少女不惜美。

          干枯的雙手觸摸到臉上的皮膚時,猶如青蛙外皮的觸感,讓楊舞陽心驚,半邊正常半邊鬼魅,實在不應該如此,看來,有機會了得仔細檢查一番。

          果然生命的威脅解除后,才有多余的心思來觀察周圍的環境,這不,天無絕人之路,泉水邊綠油油的薄荷葉和灰菜正在向自己招手,大山里有多少能吃的,這對于從小在鄉下長大的楊舞陽來說,再熟悉不過,看來,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連綿起伏的大山里面,吃的定是不少,不過,此時這枯如木乃伊般的身體,恐怕撐不到進入山里,便已命喪黃泉。

          情勢所逼,只能燒點熱水,煮點野菜來緩解早已饑餓酌酸的味蕾。

          熱騰騰的薄荷水,慢慢滑入了身體;綠油油的涼拌灰菜,雖里面只放了少量的鹽和醋,但在此時勝過山珍海味,吃飽了肚子,生命才有了復蘇的跡象。

          此時,一直被自己忽略不計的楊曄之,看著楊子伊一臉享受的樣子,咕咕叫的肚子,被迫皺著眉頭猶如喝毒藥似的,猛的灌入了

          一口,之后,像是品嘗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味佳肴,連喝帶吃,直到肚子鼓鼓的,才肯罷休。

          清晨的曙光一點點的沖破了黑暗的枷鎖,迸射出希望的光芒,揮灑在猶如煉獄般的大地上;星星點光滲入仙氣騰騰的首陽山上,若隱若現的勾勒出一幅仙宮圖。

          走了一晚上的路,吃飽喝足的楊曄之,不一會兒,便靠著床邊,進入了夢鄉,只是痛苦的表情,顯然睡的極不踏實。

          而此時的楊舞陽,毫無睡意,根據自己的感覺,身后的幾只眼睛,可是一路上監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雖沒有多余的動作,但這其中的暗涌讓自己無時無刻不在擔憂,無數的疑惑時刻威脅著自己的生命。

          為了讓這具身體盡快變的強大起來,除了食補,保證充足睡眠必不可少。

          必須強制自己進入睡眠,至于監視自己的人,暫且不會威脅到自己的生命,對方留著自己的命,必有所圖。

          終是抵不過這具身體的扶弱,慢慢進入了夢鄉,只是,有種夢游太虛幻境的錯覺。

          一對金童玉女般的璧人,皆是兩敗俱傷,口吐鮮血;男的白衣飄飄,如水墨般的眸子讓人莫名的驚心哀嘆,璞玉般的臉上痛苦萬分;而男子對面,一名身穿湖水綠紗衣的女子,纖弱的身軀,虛無縹緲的步子處處透著凄婉,亮晶晶的眸子充滿了不可思議和決絕;一火紅火紅的少年乘風而來,嘴角的一抹邪笑,無不彰顯著自己的好心情,旁觀者楊舞陽,此時看的精彩萬分,想要進一步聽清談話,剛走兩步,便被突如其來的妖風卷入了無盡的深淵,緊張的幾乎全身痙攣;恰在此時,門外的動靜讓楊舞陽驚坐了起來,已是滿身冷汗,似夢非夢般的一幕,絲絲扣入心弦,牽扯著心臟的跳動。

          前世臥底的歷程,始終讓楊舞陽在危險的環境中,多了一絲連睡覺都有的警惕。

          看看周圍的環境,只一眼,楊舞陽便被一把精致的匕首所吸引,是把很順手的武器。

          拿著武器,楊舞陽輕輕的向外走去;草屋外的一切如常,因常年照耀不到陽光,再加上霧氣的環繞,所以地面總是潮濕,只要任何東西經過,便會留下蛛絲馬跡。

          追隨著腳步印,楊舞陽略顯遲緩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了茂密的深山處,直到停留在懸崖邊,很明顯的打斗痕跡。

          又出現的新勢力,讓原本復雜的形勢,越是詭怪疑云,不知這股新的勢力是沖著楊子伊而來?又或者楊曄之?

          越來越多的疑云謎團,讓楊舞陽腦袋疼痛,手腳痙攣,看來此處不是長留之地。

          轉念間,突然心頭滑過了楊曄子的模樣,調虎離山之計,楊舞陽枯瘦的身影便飛快的沖了出去,空留下身后的萬丈深淵。

          耳邊呼呼的微風聲,在楊舞陽看來,自己并沒有泛濫的同情心,但楊曄之總歸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時間在一秒秒的流逝著,察覺到體力在一點點的流失,楊舞陽最終憑著頑強的毅力,趕到了茅草屋外。

          果真中計了,看目前一對四的局面,再看地上躺著的兩個,不知那方是敵是友,又或著都是敵人。

          好在,照目前的情況,楊曄之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看來必須轉入后方,才能進入房間。

          很快,楊舞陽轉到了房子后面,略顯沉重的從后窗戶進入了房間,聽到動靜的楊曄之,手拿弓箭,迅速轉過身來,看到來人是楊子伊時,亮晶晶的大眼睛里便蓄滿了委屈的淚水,邁開小短腿要向楊子伊跑過來,好在楊舞陽反應夠快,立馬壓低了聲音。

          “噓!不許哭,我沒有丟下你,剛只是出去了一會,現在,我問你什么,你回答就好”。

          “外面的人有你認識的嗎?”

          “黑衣人我不認識,戴面具的那個人,說是這間房子的主人,是他把我叫醒的,我說你不會丟下我的,他說你不會回來的,要把我送到山下去,我們走到門口時,黑衣人來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在屋里等著別動,我出去一會回來”。

          原路返回的楊舞陽,再次繞到了敵人的后方,觀察著情況。

          只一眼,楊舞陽便發現楊曄之口中的房子主人,之前應該受過重傷,剩下的三個黑衣人能力雖一般,但這樣長時間的拖下去,結果不言而喻。

          自己這副身體,幫忙,那是自己找死。

          可事實是自己真要找死。

          就在三個黑衣人配合完美的向房子主人攻擊時,一快如幽靈般的白影向房子主人的后背沖去,緊接著便是一黑衣人倒下的聲音和房子主人一劍刺穿另一黑衣人的心臟,逃過一劫的一個黑衣人,明顯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房主人轉過身,看著后背倒下去的黑衣人,銀色面具下面眼里一閃而過的懊悔,繼而在觸到楊舞陽清冷的眼眸時,已是一片清潭。

          不用感謝,我是那小孩等的人,剩下的一個留給你。

          實則,強弩之末的楊舞陽剛才已用盡全身的力氣和勇氣,自己能僥幸成功,全靠運氣。

          要是這三個黑衣人真的團結一心,要是不是自己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那么,現在躺下的定是自己,后背一陣冷汗,宛如抽去了病絲。

          不知自己當時哪里來的勇氣,現在腦中已是一片空白,甚至腦海中只有一個聲音,快速的逃離現場。

          如站在了云端,飄飄然,轉身向屋子走去,全身已抖如篩子。

          當然更不可能看到房主人銀色面具下眼中閃過的熊熊烈火。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待罪舞陽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126082/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