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元娘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交鋒

       推薦閱讀:都市小農民 武神空間 完美至尊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紈绔棄少 都市全能系統 我只有兩千五百歲 重生尋寶 不讓江山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交鋒


          “夫人,咱們不進去嗎”小丫鬟的聲音打斷了沈沁雪的深思,她渾身一個激靈,望著這輛奢華精致的雙架馬車,竟然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她應該問清楚這里面的人是誰的,斷然不該貿貿然行事,若是早知道這是將軍府的車馬,她就算凍死在雪地里也絕不求助??墒乾F在,她已然到達這里,如果回去,只會顯得她小心眼沒有肚量罷了。

          “研碧”亦萱覺得奇怪,輕輕喊了一聲,就準備自己起身相迎。

          研碧連忙制止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艱難地開口,“夫人,是,是勇毅公府的世子夫人?!?br />
          亦萱還未邁出去的腿就生生頓在了那里,她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掉入了一個冰窖,馬車里的暖氣氤氳,她竟然覺得比在這冰天雪地中還要冰寒徹骨。

          兩個人就這樣,一個站在馬車外,一個坐在馬車里,誰都沒有先出聲。

          亦萱費盡了全力,才讓自己穩下了心神,隨后對研碧道:“讓世子夫人進來吧,莫不要凍傷了?!?br />
          沈沁雪最終還是坐了進來,她一進來,就攜著車外凜凜寒氣,將這個馬車的溫度都減弱了幾分。

          算起來,她們還只在小時候見過幾面,之后雖都是對方心頭的一根刺,卻是從來沒有正面接觸過。就連她做了將軍夫人,她做了世子夫人,很多宴會場合需要碰面,她們卻總能默契地錯開,選擇避而不見。

          因為有時候,不見就是一種解脫。

          五年過去了,沈沁雪早就跟她當初在左相府內見到的那個十二三歲的沈沁雪大相徑庭,她長成了她前一世記憶中那個風華絕代,舉世無雙的女子。

          她解下斗篷,露出里面穿著的洋紅色流彩暗花云錦宮裝。三千發絲挽成一個繁復的牡丹髻,髻上插著白玉嵌紅珊瑚珠雙結如意釵,小巧圓潤的耳垂上別著羊脂色的茉莉耳墜,一雙潔白的皓腕上帶著一副白銀纏絲的雙扣鐲,雖不樣樣奢華,卻樣樣別致,勝在用了心思,巧奪天工。

          “有勞將軍夫人了?!彼A烁I?,不卑不亢,氣度非凡。

          不愧是京都明珠啊這大概。便是安寧郡主能看得上的兒媳吧

          與這顆明珠相比,自己不過是滄海中的一粒沙,渺小得可笑,哪能入得了郡主娘娘的眼

          亦萱自嘲地笑了笑,掩飾眸中的落寞和悲痛,淡淡道:“舉手之勞,不足掛齒?!?br />
          沈沁雪便在亦萱對面的空位上坐了下來,馬車里燃了兩個炭盆,暖氣十足??墒遣恢罏槭裁?,她們都覺得冷。

          瑞珠和研碧悄悄握住了亦萱的手,默默給她支撐和力量。在這場無聲的角力中,誰都不能敗下陣來。

          就這樣大概沉默了一刻鐘。馬車里的氣氛實在是太壓抑了,讓人恨不得打開窗子透透氣。

          還是亦萱決定出聲打破這份平靜,她跟沈沁雪這次見面雖說是巧合,兩人都不想。但不可能就真的一輩子要避免這種巧合,人生在世,還有長長幾十載。哪有不碰面的時候難道就真的要這樣一輩子逃避下去么

          她跟慕容軒的事情在她嫁給顧廷睿,在他娶了沈沁雪的那天就已經徹底成為過去。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拳頭握得緊緊的,許久,再緩緩吐出,緊握的拳頭也漸漸放松了下來。

          “世子夫人”

          沈沁雪抬眸,略驚嚇地看著亦萱,她沒有想到亦萱會主動開口跟她說話。

          “世子夫人是來等世子回家的么”

          沈沁雪更沒有想到亦萱居然能如此鎮定坦然地提到慕容軒就好像之前他們的事根本沒有發生,就好像她根本不認識他一般

          她怎么能這樣冷血無情呢慕容軒為了她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到頭來原來什么都沒有得到嗎多么不值得

          她這樣心心念念在乎的一樣東西,原來在別人眼里一文不值

          沈沁雪的心隱隱作痛,就好像有毒液從心口蔓延,傳入四肢百骸,讓她渾身發麻,讓她恨不得立刻逃離。

          可奇怪的是,她居然聽見自己用一種更加平靜的聲音回道:“對,他被官家緊急召入了宮,我瞧著天下雪了,他沒有帶傘,所以才會趕來,只是沒想到暖爐壞了,還要多虧了將軍夫人的好意?!?br />
          亦萱能看到沈沁雪臉上浮現的笑意以及眸中晶亮的光芒,襯得她晶瑩玉潤的臉格外的動人心魄,那是她在提到慕容軒時才有的光華。

          這樣的笑容,也只有沈沁雪才能有,因為她是正室嫡妻,因為她光明正大。

          “將軍夫人呢也是在等將軍嗎”沈沁雪覺得自己不該敗下陣來,既然趙亦萱可以裝作無所謂,那么她又為什么要在意

          “是?!币噍纥c點頭,淡淡道:“跟您一模一樣的狀況?!?br />
          沈沁雪便輕輕笑了出來,“將軍跟您真是鶼鰈情深?!?br />
          亦萱也笑了笑,沒有接話。

          “我聽說,夫人前陣子在崇安王府差點跌入池中,可是真有此事”沈沁雪突然抬眸,目光深深地看著亦萱。

          亦萱詫異她居然會突然提到這件事,剛剛她們幾個可還在討論這個呢

          “世子夫人也知道這件事”

          沈沁雪輕輕點了點頭,她看著亦萱,一字一句道:“我不僅知道這件事,我還知道是誰做的?!?br />
          “哦是誰”亦萱斂眉,裝作好奇地問道。

          沈沁雪可不是那種喜歡在背后嚼舌根的人,一則她性格清高孤傲,不屑背后說人是非。二則她聰慧無雙,知道萬事謹言慎行。

          可是這樣一個人,卻突然跟她說她知道她是被誰推入荷花池中的沒有證據的事情,難道她就不怕得罪人嗎

          沈沁雪垂眸,彎唇無聲地笑了笑,隨后才道:“是止瑤?!?br />
          果真跟她們猜的一樣

          亦萱的心頭跳了跳,望著沈沁雪的眼神充滿了疑慮。論親厚,她跟楊芷瑤從小在閨中長大,就算稱不上如膠似漆的好姐妹,那也是如影相隨。而跟她,且不論因為慕容軒有了心結,就算沒有慕容軒的事情,她們也不過是點頭之交罷了。

          現在她們都各自婚嫁,遇到這樣的事情置身事外不是更好她沈沁雪本就是孤傲清冷之人,有什么理由要幫她

          或者說,她是不是在幫她

          “那日世子夫人并不在場,嚴少夫人也不在場,您為何會這么說”亦萱故意裝作很驚訝的樣子。

          沈沁雪并不跟她賣關子,淡淡解答,“止瑤與玉華從小交好,玉華那日在場?!?br />
          玉華,便是云安侯府的二少夫人。

          亦萱輕笑,“沒有證據,誰也不能證明就是她干的,縱然我與嚴家的那位少夫人從小不睦,但都這么多年過去了,她又何必要給我難堪”

          “她是為了我?!鄙蚯哐┖敛婚W躲地看向亦萱,說得坦然又輕松,就好像事不關已一樣。

          “為了你”亦萱看著沈沁雪,眸中未有一絲一毫的波動。

          “對?!鄙蚯哐c點頭,隨后揚起一抹奇異的笑容,一字一頓道:“她是一向喜歡慕容的,這個你我,都知道?!?br />
          提到那個人,亦萱的心不受控制地劇烈一跳,隨后垂眸,斂下自己的情緒,淡淡道:“是,我知道??墒?,是你嫁給了慕容軒,這與我又有什么關系”

          “萱兒,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吧”沈沁雪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她叫她萱兒,不是從前的趙姑娘,也不是現在的將軍夫人。

          萱兒,多么親密的稱呼啊這讓她想到了慕容慧。

          亦萱的眼睛無端端酸澀起來,她按住發疼的心臟,抬眸看著沈沁雪,緩緩道:“好啊你要說什么就直言不諱,我隨時奉陪。有什么事憋在心里,對大家都沒有好處,不如敞開天窗說亮話?!?br />
          “我也正是此意?!?br />
          研碧和瑞珠皆不知所措,她們原本以為這次偶然的相遇會以沉默開始,以客氣結束。完全沒有想到她們居然如此坦白明了,這是要干什么沈沁雪瘋,姑娘也跟著她瘋么

          “夫人”研碧忍不住想要出聲阻止亦萱,誰曉得沈沁雪卻已經開門見山地說了起來,“萱兒,想必你我都清楚的很,雖說慕容娶得那個人嫁是我,但是,他內心深處真正喜歡的人,真正在意的真正想娶的到底是誰”

          沈沁雪一連串的問句問得亦萱說不出話來,她只能聽得到心頭猛烈的跳動,“咚咚咚”一下一下,敲擊著她的心臟。

          都已經過去這么久了,她原不應該在意的。

          沈沁雪望著亦萱失神的模樣,心里冷笑的同時卻又覺得一片苦澀,這是孽緣啊屬于他們三個人的孽緣。

          “止瑤跟我從小要好,她雖喜歡慕容,卻也知道慕容將來是要跟我在一起的,所以她從未想過要爭搶什么,也才會在及笄那年很快嫁了人。其實若當年是你嫁給了慕容,她也未必會對你怎樣。但是可惜,偏偏最后嫁給他的人還是我,偏偏他喜歡的那個卻不是我?!?br />
          她笑容里的諷刺和苦澀太過明顯,這讓亦萱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來。未完待續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元娘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33840/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