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元娘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斬斷情絲

       推薦閱讀:校園絕品狂神 透視之眼 都市小農民 三國第一軍師 大神你人設崩了 完美至尊 重生尋寶 天才神醫混都市 三國之隨身魔法塔

      第一百四十六章 斬斷情絲


          最快更新

          亦萱聽得渾身發抖。

          趙亦蘭,趙亦蘭她簡直想上前將她那張嘴給撕爛了元娘網首發網元娘146

          但她并沒有真的沖動行事,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憤怒,繼續靜觀其變,隨后就聽到安允說:“堂姑娘,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心思齷齪嗎誰告訴你我喜歡趙亦萱了那慕容軒喜歡趙亦萱又干我何事趙亦萱與他私相授受又如何若事情曝光,誰倒霉我也不會倒霉。我雖不知道你跟我說這些的目的是為了什么,但是我告訴你,事情絕不會像你預料的那樣發展。不要把人人都當傻瓜?!?br />
          他似乎是要走,只聽趙亦蘭喊道:“你站住你真的想把趙亦萱拱手讓人么憑你的家世背景,你若不用點特殊手段怎么比得過慕容軒我實話告訴你,我問過萱兒了,她說她喜歡的人其實是你”

          隨后便是一陣無言的沉默,那腳步聲也戛然而止。

          亦萱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出去,不定要被趙亦蘭編排成什么樣了。她本應該是怒火中燒的,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太生氣了,氣到極致反而變得淡定了。

          “堂姐,我倒是不記得我什么時候和你說過這樣的話?!币噍婢従彽刈叩搅怂麄兌嗣媲?。

          趙亦蘭又驚又懼地看著她,那樣子仿佛見了鬼,顯然她沒有料到亦萱會來

          安允只錯愕了一下便恢復了鎮定,只涼涼地看了眼亦萱,沒有說話。

          “堂姐,我什么時候說過那樣的話”亦萱不去看安允,只盯著趙亦蘭,一字一頓地問道。

          趙亦蘭心里“咯噔”一跳,略有些心虛道:“你,你自己不記得罷了?!?br />
          “原來睜眼說瞎話是這樣的啊”亦萱幽幽地嘆了口氣,繼續道:“其實是堂姐你喜歡安允表哥,又何必誣賴到我的頭上呢”

          “你血口噴人”趙亦蘭頓時憋紅了臉。

          亦萱立刻冷冰冰地看著她,譏誚道:“堂姐也知道血口噴人這四個字怎么寫嗎”百曉生網不跳字。

          趙亦蘭便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安允看著她二人爭鋒相對,實在是覺得沒有繼續留下去的必要,便道:“我還有事,先走了?!?br />
          “等一下”亦萱叫住邁步離開的他。

          安允頓住,沒有回頭,只問道:“萱表妹還有事么”

          亦萱看著少爺單薄干凈的背影,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后一字一句,語聲清晰堅定道:“安允表哥,我不想你誤會,所以還是說清楚比較好。剛剛堂姐說的全都不是實話,我不喜歡你,從頭到尾都不喜歡你。所以,你不要誤會?!?br />
          安允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針刺了下,不是很疼,卻清晰的不容忽視。他壓下心中沒由來的痛楚,一句話也沒說,甚至沒有回頭,邁步就朝前走去,直至消失在院門外。

          “趙亦萱你還真是狠”趙亦蘭憤然的聲音在身后響起。元娘網首發網元娘146

          亦萱收回視線,轉身涼涼地看了她一眼,“大伯母馬上就要來了,最后這幾天我不想和你計較,希望你好自為之?!?br />
          趙亦蘭之后果然沒有鬧出什么動靜,直到五日后大伯和大伯母一家從吐蕃回來,要帶她回江南,她也沒有找過亦萱任何的麻煩。

          元娘谷粒網閱讀.guli.17984手機用戶訪問.guli.

          “來日方長,我們總還會再見的?!边@是趙亦蘭臨走前對她說過的話。

          亦萱蹙了蹙眉,不愿多想。在上一世的記憶中,趙亦蘭除了在她十一歲這一年的歲月里留下過痕跡,之后便是再無瓜葛的。

          既然是無可預知的未來,想了也無濟于事。

          送走了趙亦蘭,亦萱的生活便可以真正稱得上是平淡如水了。

          夏去秋來,日子便這么一天天地過下去。

          自從上次她拒絕了慕容軒之后,慕容軒便再也沒有找過她,甚至連慕容慧,都不知道是因為什么原因,沒有和她有過聯系。

          她樂得自在,每天不是陪老夫人禮佛,便是寫字作畫。至于安允那里,亦萱覺得自己是不能再跟他一起念書了。便找了個適合的機會跟徐婉清說了,只說自己年紀一天天大了,安允明年便要參加第一次秋闈了,若不中便在要等三年,應當好好備考,她們姐妹不能耽誤他。

          趙世秋現在對徐婉清幾乎是有求必應,所以當徐婉清一跟他說起這個事兒,他毫不猶豫地便答應了。甚至還很熱心地和徐婉清商討為亦萱請個教養嬤嬤的事兒,雖說亦萱將來不大可能會嫁去什么勛貴之家,但是學好這些總是有備無患的。

          徐婉清雖說不太想跟趙世秋有過多的接觸,但是對于亦萱的事兒向來是積極認真的。于是連著跟趙世秋商討了許久,才請安老夫人出面請了從宮里出來的一個老嬤嬤教亦萱規矩。

          老嬤嬤姓劉,曾經是服侍先皇后的宮女,先皇后去后她被放出了宮,不過卻沒有嫁人,而是呆在了平寧侯府當管教嬤嬤。

          平寧侯府敗落,劉嬤嬤也回鄉養老,這次會來,完全是看在安老夫人的面子上。因此徐婉清甚至是老夫人都對安老夫人心存感激。

          徐婉清更是對著亦萱感慨道:“怪道看你安允表哥做事有禮有度,不卑不亢的,原來竟是宮里的嬤嬤教養長大。所以說這風度氣質都是慢慢累積來的,別看平寧侯府沒落,將來說不定就又會被官家重視了。屆時要恢復爵位,也不是什么難事?!?br />
          亦萱看著徐婉清光彩重現的臉,心微微一沉。

          她就奇怪為什么父親和母親這么積極地幫她找教養嬤嬤,表面上看是她一天天長大要學著點規矩不能再胡鬧了,實際上母親是以為她將來能嫁給安允做侯夫人吧百曉生網不少字

          侯夫人自然要學會那些上流社會的繁復規矩。

          亦萱想,若不是上一世母親去的早,是不是也會這么積極地幫她請教養嬤嬤。是不是自己嫁去侯府后就不用為了怕給安允丟臉,整天沒日沒夜地學規矩了

          她至今還記得走路到麻木后磕在地上的疼,鉆心的疼,卻沒有一個人關心她。

          眼底瞬間聚攏一片霧氣,她吸了吸酸澀的鼻子,沒能拒絕徐婉清的好意。

          而趙亦柔和趙亦月,也終于因為這樣一件事,被老夫人從梨香院放了出來。因為她們畢竟是趙家的姑娘,學好規矩對她們將來沒有壞處。

          老夫人沒有親自去梨香院,只叫王桂家的帶了一句話給她們。元娘網首發網元娘146

          “你們以后可要好好學著規矩,不該有的念頭不能有,不該動的心思也千萬不能動。要知道老夫人能放你們出來,也能再將你們軟禁。屆時再要出來,便要到嫁人的時候了?!?br />
          這樣一句不帶任何怒罵的話,卻生生嚇得趙亦月和趙亦柔白了臉,再也不敢輕舉妄動。

          老夫人的軟刀子向來使得好至此,她們歷時半年的軟禁,終于宣告結束。

          九月的京城秋高氣爽,到處都是黃燦燦的落葉。葳廷軒的秋海棠妖嬈盛放,清風一吹,帶來一樹花海清香。

          亦萱安靜地坐在院子里發呆,眉宇微微皺起,眺望遠方的時候眸中帶著一片迷茫。

          這些日子以來,她一邊在等趙忠的消息,一邊也在等那場動亂,那場京城即將爆發的一場最大的動亂。

          她清晰地記得上一世那場叫全京城都人心惶惶,草木皆兵的動亂。到處都是賊寇亂黨,尸殍遍野,哭聲震天,京城因為太子叛亂而陷入一片人間地獄。

          老皇帝被氣得臥床不起,四皇子等諸位有才干的都在捉拿一干亂黨,太子黨四處逃竄,竟連流連于邊關之地的賊寇盜匪也來到京城作亂。

          那整整三個月的動亂最終是在四皇子手中得以平息的,四皇子也是因此被百官擁護,被官家重視。

          她那個時候也差點被王麗盈利用這場動亂給害死亦萱想起她被王麗盈騙出府后那個賊匪惡心的面容和滑膩的手掌,現在都瑟瑟發抖,心生寒意。

          若不是安允后來救了她,她也不會逃過那劫。

          當時她被嚇壞了,安允那文文弱弱的書生也不知是哪里來的力氣竟殺了那賊匪,然后抱起瑟瑟發抖的她說;“別怕,沒事了,有我在?!?br />
          有我在

          愛他,便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吧

          可是記憶中那個溫柔的對她說著“有我在”的少年,卻在過后的歲月里漸行漸遠,對他的情意也在婚后幾年彼此的折磨中消失殆盡。

          所以亦萱不會忘記那一天永慶三十六年秋,九月初四她永遠都不會忘記

          可今天,已經九月初五了。

          記憶中的混亂,并沒有“如約而至”。一切,看上去還是那樣的平和安靜,她甚至能聞到海棠花的清香,那么的恬淡溫馨。

          難道這一世,果真什么都變了嗎

          她以為自己的重生最多只會影響身邊的小事兒,卻不曾想,連歷史上最大的雍安門之變都能影響。

          九月初四,太子他,并沒有在雍安門逼宮。

          亦萱苦惱了起來,那種迷霧重重的感覺,真的十分的不好受。

          蹙眉郁卒了半響,突然眼前一亮。

          信對了,她寫給顧廷睿的信

          難道是那封信的原因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元娘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33840/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