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uj9c"><pre id="xuj9c"></pre></th>

    1. <th id="xuj9c"></th>
      
    2. <li id="xuj9c"><acronym id="xuj9c"></acronym></li><th id="xuj9c"><pre id="xuj9c"><sup id="xuj9c"></sup></pre></th>
      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元娘 > 第二百零一章 狠心拒絕

       推薦閱讀:透視之眼 大神你人設崩了 完美至尊 透視之眼 都市全能系統 重生尋寶 三國之隨身魔法塔 他的小仙女 美女的貼身兵王

      第二百零一章 狠心拒絕


          最快更新

          亦萱受到驚嚇的心因為安允這一番勸誡的話語而漸漸冷靜了下來。她心中好笑不已,緩緩坐下身,冷眼看著他道:“你憑什么說的這么理所當然我跟你說過,不管我跟他之間到底有沒有結果,我都不會后悔現在跟他在一起。至于以后呵,最差的結果不過是給他做妾或者進庵堂,只要不會死,我又何懼之有”

          “趙亦萱你真是瘋了你就那么喜歡他”安允狠狠瞪著她,咬牙切齒道:“他不過是嬌生慣養的紈绔子弟哪里值得你這般傾心交付你現在還小可能不知道這會對你將來的影響有多大但是我告訴你,只要我想,你跟慕容軒今后不可能會有機會再見面”

          “表少爺你可不能太過分”亦萱還沒有說話,瑞珠便忍不住打抱不平。真是的,慕容少爺哪有表少爺說的那么不堪他雖然頑劣了些,對姑娘可是一等一的癡心可不像表少爺你

          安允直視亦萱冷然的目光,繼續道:“不過我并不想說出去,我給你機會選擇。希望你能夠明白你跟他是不可能的。難不成你想要看到姨母以后為你操碎了心嗎”

          他的最后一句話果然戳中了亦萱的軟肋,亦萱整個人的氣勢都弱了下來。

          對啊若是她執意要跟慕容軒在一起,雖然最后可能會如愿以償,但中間的過程肯定是曲折的,母親定要為她操心勞累。她果真愿意讓母親為她吃苦嗎

          “趙亦萱,趙府近日來好不容易安穩下來,想必你也珍惜這樣安穩平和的日子。難道你想要將來親手打破它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何必要自尋煩惱”

          聽著安允的循循善誘,亦萱沉默片刻,隨后抬頭直視他,嗤笑道:“安允表哥真可有意思,你跟我說這么多到底是為了什么是真的喜歡我想要跟我在一起還是只是為了報趙府這幾年的恩你說喜歡我,要娶我。純粹只是因為我母親和祖母期望吧你還真是用心良苦。不過。我不屑這份施舍的婚姻?!?br />
          她想的果然沒錯,安允怎么會真心誠意地喜歡她呢他說要娶她,不過只是跟上一世一樣是為了報答母親待他的那份恩情罷了只是她怎么可能會繼續讓自己那么傻,重蹈上一世的覆轍

          安允卻道:“不是。我是真的喜歡你,趙亦萱。我知道姨母對我很好,但感激有很多種方式,我從來不會賭上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去感激。我安允。只會娶自己喜歡的人?!?br />
          亦萱愣愣地看著他,不知道作何反應。

          “我知道你現在跟慕容軒兩情相悅,但畢竟愛的沒有太深,若想抽身便要趁早。我不求你立刻喜歡上我,只希望你可以給我一個機會,我會用時間讓你慢慢接納我。不管多少年。我都可以等。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做傷害自己的事情?!卑苍士粗噍?,極盡溫柔地說道。

          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亦萱從來沒有聽安允這樣低聲下氣跟誰說過話,他向來是清冷高傲極具自尊的。

          只是,改變的再多又如何面對安允,她的心早已經死了,再也不會跳動分毫。

          所以

          “安允表哥。我沒有辦法。我對慕容軒。還有感動,只是對你。我最多只能不把你當仇人。我不可能會喜歡上你,我更不可能會跟你成親。若是母親執意如此,我寧愿青燈古佛了此殘生,我也不要嫁給你?!?br />
          這樣殘忍的一句話被亦萱用那樣平靜的語調說出來,就好像用鋒利的刀子一下一下朝他的心口劃去,血淋淋的痛,他從來不知道人心還能痛到如此地步。胸腔被馬車狠狠撞擊過的那種痛楚跟心里的痛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凌厲的,熾烈的痛,安允覺得自己現在若是死了就好,那樣便不會有所感覺。

          亦萱說完這些話,便不再去看安允,神色冷漠的叫瑞珠都心生寒意。她從來不知道姑娘若是有心傷重人,可以將人傷到這種地步

          她從前還總覺得姑娘對慕容少爺太過殘忍,如今想來,姑娘對慕容少爺的那點傷害簡直就跟撓癢癢似的。

          若是當初姑娘也對慕容少爺說了這一番話,想必慕容少爺再也不會有熱情和勇氣堅持下去了吧

          之后,安允果然沒有再說一句話,車廂內的氣氛尷尬到了極點。瑞珠都想要跳下車自己走回府,偏偏兩個當事人毫無知覺。

          約莫一炷香的時間,馬車終于抵達了趙府。

          瑞珠狂松了一口氣,正待匆匆離開,卻聽到亦萱語聲平靜地對著安允說道:“這是大夫開的藥,你讓院子里的丫鬟每隔三個時辰煎一副,等這些藥都吃完了再去醫館復診。這段時間內不要做什么力氣活,最好讓丫鬟幫你揉揉,有助于血液流通,否則有淤血積在胸腔,對你身體不好?!?br />
          然后她又看見安允神色如常地接過那些藥材,甚至還點頭對亦萱道了聲“謝謝”,隨后便告辭離開了。

          瑞珠又一次驚訝了,難道剛剛在馬車上的事情是自己的錯覺怎么這兩個人跟沒事人似的還是自己心理素質太差了

          回到了葳廷軒,瑞珠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開口道:“姑娘,您當真如此討厭表少爺為什么要對他說那樣殘忍的話”

          “我不對他殘忍難不成還要讓他誤會給他機會么那樣我至慕容軒于何地既然決定要跟他在一起,那便要斬斷所有對我們不利的因素?!币噍胬渲?,不容置喙的說道。

          “話雖這么說沒錯,但拒絕也有很多種方式,姑娘那番話的確是太狠了些。表少爺畢竟,只是喜歡姑娘您而已?!比鹬閲@了口氣,略有些不忍。

          “瑞珠,你別總是同情心泛濫。有同情心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币噍孓D頭瞪了瑞珠一眼,嚴厲道:“該狠心的時候就要狠下心來,決不能有半點惻隱之心我這人最怕麻煩,我不想安允以后跟我胡亂糾纏,一句話能解決的事情干嗎要為了怕傷害他而費盡周折快刀斬亂麻何嘗不可”

          瑞珠被噎的說不出話來。心里卻想,對待敵人自然不可以有半點仁慈,譬如王麗盈和柔姑娘,她可從未有半點同情心??蓪Υ髅魇巧埔鈱ψ约旱娜?,何必要做到那樣殘忍的地步無論是之前的慕容少爺還是如今的表少爺,她都覺得姑娘的處理太過了些。

          但是瑞珠卻不知道,亦萱只是因為受到過傷害,所以才會變得如此心狠。因為不狠下心傷害別人,最后受傷的會是她自己。

          此后一段日子,亦萱一直將自己鎖在葳廷軒內,除了跟徐婉清聊天解悶,不曾跟任何人見面,只謊稱自己的生病了。期間無論是安允去醫館檢查還是秋闈的第二場開考,亦萱都讓瑞珠和研碧代她處理,不曾踏出院門一步。

          這一切不過是因為,她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堅強心狠,安允的事情多多少少還是對她有了影響,她沒辦法正常生活,急需靜下來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情緒。

          十五日很快就到了,這也是秋闈的最后一日,今日考完之后,所有的學生直至放榜之日都可以輕松一陣子。自然,這一日于他們而言也相當的重要。

          安允早早便起床做最后的準備。徐婉清也相當在乎,挺著即將臨盆的大肚子為安允忙前忙后。

          因為徐婉清的關系,原本并不想去送安允的亦萱也只好替安允各種打點,為的就是希望徐婉清能少忙碌一些。

          “母親,放著我來您別動我來就行了”亦萱眼瞧著徐婉清要接過安允手中的硯臺,連忙放下手中的活計,拎起裙擺飛奔了過去。

          徐婉清無奈地住了手,看著亦萱如此緊張的模樣,忍不住失笑道:“沒必要如此緊張,母親只是懷了身孕,又不是手腳不能動?!?br />
          亦萱聞言,立刻皺起眉頭道:“大夫說了大約便是這幾日生產,要您呆在屋子里休息,萬事都小心些,您偏偏就是不聽若是要爹爹曉得了,怕比我還要夸張”

          “這不是允哥兒最后一日考試了么我擔心他會不會因為太緊張忘記帶什么東西,便特意過來為他打點打點,也不是什么力氣活,母親哪有那么矜貴”徐婉清毫不在乎地說道。

          亦萱簡直要被她氣死這腹中的孩子,可謂是她和母親的希望,哪里能夠不嬌貴著些偏偏母親毫不自知之前倒也聽話安心呆著不動彈,可自從安允開考以來,母親便成天操心著安允的事情,搞得安允比她的親生兒子還重要真是,氣死她了

          沒好氣地把安允手上的硯臺奪了過來,遞給瑞珠,冷冷道:“將表少爺考試要用的東西都盤點仔細,千萬不可有半分疏漏?!?br />
          存稿大概就只能醬紫了,現在的我還不清楚以后幾天要怎么過哭未完待續。

          第二百零一章狠心拒絕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元娘章節列表 http://www.saswargames.com/biquge/33840/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木瓜影院